曾經,我有過不少夥伴。在純文學創作的道路上,我們各自懷抱著雖不盡相同、但大方向類似的理念,為這個社會上大部分人毫無興趣理解的事情一頭熱,並懷抱著孤單又悲壯的心情,同時,更加珍惜身邊這些被歸類為「少數」的朋友們。   長期專注於埋首創作與閱讀,鮮少注意到外界事物的我,直到某一天抬頭四望,才發現同行者已經寥寥可數。 說不悵惘,當然是騙人的。然而,對於友伴的離去,我沒有任何怨懟的情緒。畢竟寫作這條道路實在太顛簸,或許比他們當初上路之初所想像的,更加破碎流離。 想要成為一名文學創作者,首先必須直視的問題是:...

  此次的行動以浴場為首,希望政府重視文史建築保存的重要性,這些自日據時期延續至今的古蹟多與欲拆戶是相連,在法務部的拆除工程之前應先有妥善的後續保存計畫。綠黨的潘翰聲認為,不只是此處與浴場共生的榕樹,華光社區中許多與舊建物共生的樹木,是城市記憶、歷史的一部份,人、樹、屋是不可分割的。   參與的居民朱博安在心願卡上寫下:「現在看見的這片風景、這些味道,都會一直留在我的腦海裡。如果大家現在的努力,可以讓這裡留下一點點痕跡,不僅僅是為了我的回憶,而是能夠讓大家理解這是與自身相關聯的。」   一起參與清掃行動的,除了周遭的住戶,也有來自中正國中的生態志工社,一起守護身邊的恆久歷史。   五月二號將再次召開文史審議會議,希望近期對於華光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