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編輯灶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一〇六」是我教職生涯中特別具有人類學實踐色彩的年份,它是一段以系列課程影響學生「啟行」的教學耕耘。課程共三門兩類,一類重視(人類學文本)的產出,另一類倡議社會行動,課程雖有區隔但相互關連:學習的主軸都強調進入他者的世界,以及自我與他人心靈交會後,互動與轉變的回饋歷程。而我也在這段耕耘中更細緻地啟動「師生共作」的學習模式,成立了「KeAceh團隊」,團長的新角色帶來教學的成長與領悟,「一〇六」也是我個人的啟行年。

受苦熱情

一〇六的上半年,我領著幾位學生在埔里某個聚落,進行三個多月印尼籍看護工作參與觀察紀錄,完成網站「我的看護朋友@台灣的東南亞」。過程中我們感受到不只埔里人對伊斯蘭宗教信仰,以及香料食物的陌生,連願意接觸看護朋友的我們,也對這兩種文化元素所組成的社會有距離感,但卻充滿了好奇。這段人群交會與互動的一幕正是當前台灣面對東南亞現象的縮影,我們對理解他者社會、尊重他者文化,仍處於一種待開發的階段。但我同時注意到:莘莘學子所擁有探索世界的強烈好奇心,若能導入適切的學習,對於改變上述現況、倡議多元文化尊重的理念有所幫助。這個發現隨著移地學習計畫案的通過得以進一步實踐,迎來了忙碌的一〇六學年。

暑假過後,我與一群來自不同科系、年級、具有不同性格與特質、家庭背景的六位學生相遇,我們組成了KeAceh團隊,不但到印尼的班達亞齊市(Banda Aceh)執行海外伊斯蘭生活營計畫,更將這段生活營的見聞與學習反思,在幾個不同場合分享與發表,完成網站。密集性的課程任務讓我們在一學年內經歷了一段「受苦熱情」的日子,它同時也「很人類學」。

KeAceh團隊在海外所經歷的文化差異與衝擊(cultural shock)是啟動移地學習的重要契機,夥伴不但好奇地進入他者世界一窺究竟,也與己身經驗進行對話、反思,領會多元文化尊重的意義,而分享這段移地學習經驗的種種,則是我們與亞齊朋友互動、連結後的自發性回饋行動。

與人牽絆

人類學透過「與人牽絆」認識世界、影響世界,它是KeAceh團隊重要的學習項目之一。因為與人牽絆,人類學的研究法(參與觀察法)在操作時,倫理議題先於知識獲取,權力結構總影響知識情境。KeAceh團隊的與人牽絆學習除了發生在生活營階段各類與亞齊朋友的互動外,團隊本身凝聚力的形成與維繫也是實作重點。

我們抵達亞齊後幾乎每天的行程都有亞齊朋友的陪伴,生活營可行性評估的確認也是在第四天下午,與六位亞齊朋友共同討論出來的。當時大家圍坐在一起,我正式向亞齊朋友解釋此行的目的與任務,說明過去兩天半的文化觀察,並聆聽他們的建議與修正。到了離開前一日的惜別會,我們邀請亞齊朋友主導話語方向,一反過去十餘日的模式,夥伴這次回答他們的提問,說出各自的亞齊經驗,內容多半圍繞在文化差異與衝擊的點點滴滴感受上。

毫無疑問的,KeAceh團隊夥伴間的扶持與陪伴是這段學習的關鍵助力。移地前,團隊已花八週進行人際交流,出國準備的各類細節被拆成多項、多次分工任務,由不同組合的搭檔負責,多元學科背景的六位夥伴因而熟絡,甚至主動開起「烏梅會」(「無」梅會)討論自己在團隊分工中可以扮演的獨特定位。團隊的凝聚力到了移地階段繼續積累,除了啟動每晚會議有關學習反思的真誠對話外,夥伴憑藉著彼此間加油打氣,學習切磋,完成了每次的使命必達。離開亞齊前夕,我們在過境機場懷著不捨與感恩的心情開始籌備返國後的分享會,KeAceh團隊的任務從此邁入了新階段。

奮力掙扎

夥伴戲稱移地階段的種種學習設定是「梅子魔鬼訓練營2.0版」,與前八週的「1.0版」一樣密集與紮實。出國前的訓練包括閱讀幾本相關書籍,三次田野筆記搭配影像記錄實作,參訪台中清真寺、學習手食與印尼料理……等,粗略了解與接觸生活營所需的文化常識、研究技能後,移地學習旋即啟動。移地日子的節奏緊鑼密鼓,三天內完成可行性評估,我們立即針對感興趣的兩個主題(穆斯林頭巾與香料料理),展開團隊分工的聚焦探索。「寫不完的田野筆記、睡不飽的覺,以及每晚開不完的會」是那段生活營日子的滋味與回味。

返國後的KeAceh團隊邁入了忙碌的回饋階段,我們反思亞齊經驗的種種,分享並倡議。半年之內進行了四場發表會,或用臺語講述生活營的種種,或招待賓客學習手食印尼料理,或在跨科系的場域分享學習經驗。我們介紹香料料理、介紹穆斯林頭巾與服飾穿搭的美學觀、介紹異文化驚艷之處,同時,我們也倡議多元文化尊重。不過,比起沒眠沒夜的備稿,或者採買、與台灣廚師溝通印尼料理的備餐過程,這半年內最具有挑戰性的課程目標是,把亞齊經驗付諸文字與影像的「做網站」任務。

雖然學科訓練與文字、思考能力的差異是影響這項任務完成的變數,但「做」網站其實更是KeAceh夥伴「凝視」自我,學習整理並超越的一項試煉。這次的他者不在遠方,而是團隊與夥伴,進入是面對自己的「習性」。無論帶領者或聆聽者都有過碰撞與衝擊、停滯與焦慮、逃避與疏離的日子,因而等待、沈澱、釐清,再出發。夥伴與自我他者間長長常常的拉扯,終於換來秋收的喜悅。

一〇六學年末,我們席地而坐,聆聽去年9月22日初次見面時,各自對學習的期許(錄音),回顧中領悟了學習永無止境,結束與開始相形並存的道理。KeAceh團隊在一〇六成就我成為一位自豪的團長,我雖無法(也不應)把夥伴們都變成一個樣,但依舊期盼,在奮力掙扎的教學設計裡,曾為他們開啟了追尋人生更多可能性的「亞齊門」。這一切對於我而言,正是一種人類學知識的實踐。

本文經KeAceh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Posted by 
About the Author
編輯灶

Related Posts

東海小棧成立於2018年,其前身為過去的乳品小棧,獨特的磚牆構造曾為東海的乳品開啟輝煌的時代,後來由於乳品小棧的搬遷,富含歷史意義的場域變成東海大學校內的閒置建築。隨著校方推動「教育部人文及社會科學知...

今天夥伴們抱著與亞齊朋友「一起做大事」的決心,分組前往幾處餐飲店與市場,認識亞齊料理的主角─香料,除了捕捉豐富多樣的香料畫面外,也採集到料理的香料成分訊息,在下午參訪亞齊國家博物館(Muse...

香料可用來增香、調色、矯臭、防腐,還有食療效果。我們是不是常常知道某些香料的存在卻總是不知道該怎麼使用它?它就像另個世界,屬於進階版的料理,只有少數人可以踏進。但真的是這樣嗎?理解香料,正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