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編輯灶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異鄉遊子的思鄉情懷像是眾所皆知的秘密。車站,人來去匆匆,是映著悲歡離合的舞台,同樣的空間卻有另一群人駐足,大廳內黑白相間的地板上,是移工共同尋找家鄉記憶的聚集地。我曾經就是這樣過份聰明,認為他們「一定都很想家吧」。

 


 

移工只是身分,不該是刻板標籤

午後的一中街才剛剛甦醒。夜晚的一中街總是不甘孤單與寂寞,越夜越美麗。熙熙攘攘的街道,更可以看出青春與活力。來自印尼的Xexon與我們約在一間潮牌店前見面,我先是驚訝,因為這不是移工常出沒的區域,再說,我連潮牌店stayreal在哪裡都不知道!

Xexon故鄉是印尼的龍目島,目前26歲,來台擔任廠工。看到這裡你可能也會跟我一樣,對Xexon這樣的外籍勞工存在著既定的想像。不過,或許這就是刻板印象被打破的感覺,真正見到Xexon時,我又再次感到驚訝。他和「我所想像」的移工有很大的不同,在他身上,我似乎嗅到了自由的氣息。他身穿潮牌,流利的中英文,夾雜運用,手上拿著看起來價值不斐的單眼相機。

眼前的他,大方、熱情。見到我們,就像見到老朋友,交談起來沒有一絲絲尷尬,一聽說我正在學印尼語,他更是拜託我「說」給他聽。

反倒是我害羞、內向,就是吐不出一個印尼語單字!

當我們跟他聊起相機,他的眼睛為之發亮,興致勃勃的跟我們分享照片。聊著聊,他突然說:「不然我幫你們拍個幾張吧。」

拿起相機,一反剛才嘻嘻哈哈的態度,Xexon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神情真摯,擺出不輸專業攝影師的架勢。反倒是鏡頭前面的我,距離專業模特兒還差地遠遠遠。不習慣快門的速度,還在等攝影師喊著123,Xexon的相機裏已經有十幾張照片,恐怕都是我的糗樣。

關於攝影,Xexon謙虛的說,他都是自學,簡單拍拍、拍興趣的。手裡握著他的相機,他分享著一張張他與朋友出遊的照片。日月潭、101頂樓、澎湖等台灣大小景點,相機裡的照片飛快轉換,我似乎快看完了整個台灣。其中還有很多景點,我甚至是沒有去過,一時錯覺,我其實才是外國人似的。

忽然我心中湧上一絲絲自愧感,當我們情緒高漲的喊著移工議題,我們都忘了他們不只是在這裡工作,而是在這裡「生活」。「鄉愁」、「渡台悲歌」、「歧視」等,單一故事的循環,使我們再次為他們貼上了標籤,這也難怪多數社會大眾仍有著「刻板印象」。

當我聊起,他最喜歡拍什麼?他毫不猶豫的回答我說是「人」,我接著問他說那風景呢,畢竟他去過那麼多臺灣景點。他卻說直接了當的說,他不是很感興趣,我頓時明白了什麼,他拍的從來都不只是風景。照片的溫度,包涵了執鏡者的情緒與動作,不再只是定格的影像,而是生活的寫照。從那刻起,我知道我們的身分不再是侷限於訪談者與受訪人,而是朋友之間無私的分享。

回到家,我一如往常的打開facebook ,一張張熟悉又尷尬的臉孔映入眼簾,定睛一看,「天啊,他也把我拍的太胖!」在社群網站上。我這樣告訴他。他卻直言不諱的問我體重幾公斤!虛擬空間上的一來一往,笑鬧之間我們真的相信,我們成為了朋友。

 

在台生根的印尼文化

在Xexon跟我們分享的一系列的照片中,特別引起我的注意,我從來沒看過的印尼文化活動,舉辦的地點就在我們所熟知的台中公園。

 

 

照片裡的印尼文化活動稱為Peresean,是龍目島的重要文化活動之一。往往會有兩名男子被指定參賽,他們赤裸著上身,一手持木棍、一手持盾牌,相互比試,直到一方流血受傷,才能分出勝負。

Peresean是過去印尼當地的部落(sasak),為了驅逐侵略者所進行的一種訓練,也是男子氣概的象徵。Peresean同時也可作為旱季時求雨的儀式,因為古老的傳說相信,血流的越多,雨就會下得越多。另外,也會搭配傳統音樂及舞蹈來炒熱氣氛。

時代的浪潮裡免不了「與時俱進」,到了現今,Peresean或許漸漸變成一種觀光文化。即使初衷已生變,不會犧牲所有的傳統。所以即便是現在,我們都可以看到那些特意被保留下來的味道與痕跡。不過也因為環境的不同,在台灣,Peresean更像是一種印尼移工獨有的文化休閒娛樂,比賽採取自由參賽,且多在慶祝特定節日所舉辦。

Xexon說他也曾參與過比賽,他笑著告訴我說,他當時有受傷,而且真的很痛!他還半開玩笑的問我要不要參加比賽,膽小的心理又開始作祟,我連忙說我不要。但我們相約下次一起去現場觀賽。

 

不只是鄉愁,他們與我們沒有不同

在Xexon身上,我發現放假的移工不是只有鄉愁。移工的生活與我們大同小異,閒暇之餘也會進行一些娛樂活動。他們不會只有如同公式一般的辛酸血淚史,更不會只有思鄉的情緒。單一故事是我們貼上的標籤,我們可以嘗試突破這個同溫層,看看在這世界上的其他人在做什麼、想什麼,不要一昧聽信一家之言而造成自身視野狹隘。

八月中,Xexon的工作簽證就到期了,他即將回到印尼。我問他,離開後會不會想念台灣,他沒有回答,只有給我一個堅定的眼神。

 

_
圖文|曾孟揚、陳郡彗(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2018/6/22

 

About the Author
編輯灶

Related Posts

香料可用來增香、調色、矯臭、防腐,還有食療效果。我們是不是常常知道某些香料的存在卻總是不知道該怎麼使用它?它就像另個世界,屬於進階版的料理,只有少數人可以踏進。但真的是這樣嗎?理解香料,正是...

胡椒,這種熱帶藤蔓植物所結的辛辣果實,不過是表皮皺皺的一顆小小香料,卻把歐洲拖出發展遲緩的中世紀,帶進廣大的印度洋貿易網…… ──《最嗆的貿易史》 陌生的開始 KeAech...

出發到亞齊前,最讓我們困擾的,就是服裝要如何符合穆斯林教義,既要遮蓋住手腕、腳踝,又不能展露過多曲線。抵達後,我們各個睜大眼睛觀察,想知道當地的穆斯林會如何穿出符合規範的服裝,這些服裝又有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