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編輯灶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而當我們問起Nam,在越南當理髮師與在台灣當理髮師有何不同?他只感嘆地說了一句:「在越南當理髮師,我是一位老闆;但在台灣這裡當理髮師,我就只是一位員工而已。」

 


 

關於Nam,關於我,關於夢想

我是Nam我來自越南北部的一個小城市太平省,27歲的我已結了婚也是兩個小孩的爸爸。在一般傳統家庭裡面,媽媽通常是小孩的主要照顧者,而爸爸扮演的角色是家庭的經濟支柱。不例外,我就是扮演著家庭經濟支柱的這個角色,我要扛起這個家。

回頭想想,從很小的時候,我就想要在長大後成為一名理髮師。但很無奈的是,家裡的人都反對,並沒有給予我任何的支持。即便如此,成為理髮師這樣的嚮往,依然留在年幼的我的心中,而且我覺得我有一天必須去完成這個……可以說是夢想吧!在一年兩個月前,我還沒來到台灣,我還是能夠每天陪伴著我的老婆和兩個小孩,但為了撐起家裡的生活費用,我決定往我小時候的夢想前進。

還記得以前的夢想,就是希望自己之後能當個理髮師,但是家人的不同意阻斷了我的理髮夢,他們對我說:「我們年紀都大了,希望你能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不希望你去做這麼不穩定的工作,我們倆都希望你能到公司好好的上班,有固定的薪水。」

當時的我沒想太多,也就乖乖地聽爸媽的話、順他們的意了。

 

初嘗圓夢滋味

到了後來,我結了婚、生了小孩,我開始感覺到自己真正地成為了一個家庭中的重心,我決定要替自己作主一次,朝向我的興趣同時也是夢想發展,所以我就去上了理髮課。

上課的那段期間,我必須承受家裡的一切開銷,巨大的壓力落在我的肩頭上,這是我在學習剪髮期間,感到最挫敗的事情。其餘學習上的問題,對我來說反而都是小事,但是不知不覺中,我也撐過了這段相當煎熬的時期,成功成為一名理髮師,並且自行開業當了老闆,這是我第一次嘗到圓夢的滋味。

 

為家「錢」進台灣

但過了不久,小孩也長大了,整個家庭的生活費用越加擴大,做理髮似乎已不夠支撐家庭生計,於是萌生了前往台灣工作的想法。因為身旁已有好多朋友踏上這條淘金路,所以我認為出國工作應該會是一條出路,也藉這個機會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

於是我就跟仲介簽下合約來到了台灣。

來到台灣後,平日我都在台中郊區的一間車床加工公司上班。朝八晚九的生活日復一日地重複上演,單純而規律。單調的工人生活,唯一會變動的,大概就只有更晚的下班時間吧。

但一到假日,我就能夠我就會去到台中東協廣場,我就能轉身變成年幼時夢想的理髮師……。

「Nam!Nam!」耳邊響起幾聲呼喚,打斷了我的思緒,「你對於看到我們的第一印象是甚麼呢?」

我回答:「當時我看到你們三個人進來店裡,以為是一般的越南客人,但聽到你們都在說中文,我就認定你們三個是台灣人了,但讓我驚訝的是,你們其中一人走過來跟我說了一口流利的越語說他要洗頭,還說了他也是越南人,我才發現原來是同鄉。」

「後來,你們說,要問我一些問題,其實讓我生起了警備心,我害怕你們會去報警檢舉我們,但清楚你們的來意後,我就卸下心防,想要幫助你們完成這項作業。」語畢,我們其中一位組員,笑著說:「還因此成為朋友了呢!」

我也以微笑點頭回應了他,繼續著我們之間的訪談。

 

惡制度下的鋌而走險

根據一項勞動部統計資料顯示,2016年外籍勞工國籍及行業分類,製造業為台灣對外籍勞力需求最大的單一項目行業,主要勞工來源國為菲律賓、泰國及越南,尤其越南外籍廠工人數來到152, 106人,是最大來源國。Nam就像是無數個越南移工的縮影,懷抱能夠賺進更多錢的想法來到了台灣,但高額的仲介費就像噩夢一樣纏繞著他。

高額的仲介費不只是單一來源、一次給付而已,除了來自仲介公司從中收取的手續費用外,更包含了「回扣制度」。根據國內的研究調查,回扣制度是由雇主提供勞力需求給仲介,而仲介支付回扣給雇主,達成互利的關係,然而這些額外的費用卻加諸到了移工的身上,使移工必須支付更高額的仲介費,背負更沉重的金錢壓力。

金錢的壓力讓任何勤奮的勞力都顯得廉價,Nam每日每夜辛勤的工作只能使情況勉強好轉。對於Nam來說,加班已是常有的事,工廠甚至規定必須要具有溝通能力的移工才能加班,但過長的工時所給予的報酬卻相當低廉,再加上仲介費的消耗,所剩無幾的薪資根本負擔不起整個家庭生計,因此Nam才選擇向外尋求更多的打工機會,他來到了東協廣場,再次拾起剪刀,重溫自己最喜愛也最熟悉的工作–理髮師。

 

越南做老闆,台灣當員工

乾淨明亮的越南理髮廳裡,放送著涼爽的冷氣。Nam的假日理髮廳,與東協廣場二樓的其他間越南理髮廳相比,擁有獨特的舒爽。除了冷氣的舒爽感受,走進店內,可以發現店內空間雖然不大,卻擺了一張沙發和不少的塑膠凳子,另外架了一張茶几,上頭放著茶壺及幾盞茶杯。茶杯中存留著茶湯及些許茶葉碎屑,是這群制度下廉價的勞動人們寶貴的休閒享受。看著一團又一團的越南人走入店內,從他們臉上的神情看來,似乎也就不難明白,理髮廳內的歡談,與理髮廳外走廊上嗑著瓜子、喝著冰茶的閒話家常,都是來自越南的這群辛苦人的快樂表達。難能可貴的相聚時光。

Nam!假日的理髮師。沙發旁的一張小書櫃羅列著各式髮型書,粉白牆上也貼著一些產品廣告作為裝飾,空氣中飄散著髮劑與洗髮精摻雜的香味,最後映入眼簾的是一位個頭不高的Nam,說起話來略顯羞澀,但眼神專注、神情認真。一面接受訪問,同時仔細地替客人理容。

在訪問的過程中,對於我們的提問,Nam都給出了認真的答覆,句句都能感受到他的真摯。他說他是一位喜歡交朋友的人,當他確認我們的來意之後,就決定要好好回覆我們的問題。

而當我們問起Nam,在越南當理髮師與在台灣當理髮師有何不同?

他只感嘆地說了一句:「在越南當理髮師,我是一位老闆;但在台灣這裡當理髮師,我就只是一位員工而已。」

 

祝你找到金剪刀

Nam說起,當初想來台灣,除了想要增加收入的主因外,也是想來台灣玩玩,順便增廣見聞;但現在轉眼間已經來台一年多了,對於未來,他有些規劃,也就是如果之後的收入沒有穩定提升的話,就要回到越南,看看是要重操舊業或者投資、經營其他事業,這樣也不用再飽受思鄉之苦,可以與家人團聚。

不過Nam對於理髮師的夢想,卻不是完全放棄。當我們接著問到:「那如果你有機會能夠在台灣開理髮廳,你願意嗎」?

Nam肯定地說:「會啊!我會開。我之前有嘗試過,但是我不是台灣人,所以就失敗了。」

礙於現實面,移工在台開店需要文件及執照,且同時需要台灣的合夥人,因此這個夢想,目前還未能夠達成。但是,我們也都相信,靠著他的勤奮及真誠,未來再重逢之時,Nam已搖身成為了老闆,找到了那把屬於他的「金剪刀」。

 

_
圖文|古景元 魏郡奎 邱哲維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2018/06/22
About the Author
編輯灶

Related Posts

香料可用來增香、調色、矯臭、防腐,還有食療效果。我們是不是常常知道某些香料的存在卻總是不知道該怎麼使用它?它就像另個世界,屬於進階版的料理,只有少數人可以踏進。但真的是這樣嗎?理解香料,正是...

胡椒,這種熱帶藤蔓植物所結的辛辣果實,不過是表皮皺皺的一顆小小香料,卻把歐洲拖出發展遲緩的中世紀,帶進廣大的印度洋貿易網…… ──《最嗆的貿易史》 陌生的開始 KeAech...

出發到亞齊前,最讓我們困擾的,就是服裝要如何符合穆斯林教義,既要遮蓋住手腕、腳踝,又不能展露過多曲線。抵達後,我們各個睜大眼睛觀察,想知道當地的穆斯林會如何穿出符合規範的服裝,這些服裝又有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