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編輯灶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東海大學的東南角,是一片紅土丘陵,幾年前這裡種滿牧草,人煙稀少,偶有遊民闖入,一度是校園治安死角。2014年開始,紅土丘陵上出現了一間間溫室,一望無際的牧草地綻放出了蔬果園,現在,它是由學生經營、耕作的一方園地,也是附近居民散步的主要去處。

這片農場在校內扮演的角色十分多元,從它曾擁有的諸多名字可以說明。開創之初,這裡是「綠色博雅農場」,說明了大家對它的願景;對於社區居民和校內許多學生來說,這裡是「東海生態農場」,孕育的友善蔬果遠近馳名;以教育意義而言,它有「紅土學院」的稱號,跨域課程、各種社區創新、相關實習活動都圍繞著這個名字進行。

夕陽下東海生態農場的溫室 (圖片來源:東海生態農場)

扶助弱勢學生為起始的社會實踐場域

東海大學原先設有「共同助學金」的制度。這項制度是為了減免經濟弱勢學生學雜費,同時提供發展性的服務學習平台。為了持續加值學生綠色產業力,創造校園內的工作服務機會,而有了在東南角丘陵地開創學生農場的計畫。

東海大學已有聞名全國的牧場,由於所在的大肚丘陵土壤貧瘠,過去曾嘗試該丘陵紅土地開墾菜園,但多因土壤過於貧瘠而失敗。當時適逢食安風暴,國人食農教育的意識逐漸抬頭,因此紅土上開闢菜園的計畫又再度回鍋。在「教育部人文及社會科學知識跨界應用能力培育計畫」(註1)支持下,八千坪的十間溫室在紅土地上矗立起來,各種技術性的問題一一探究、實驗、克服,逐步建構成今天的局面。

東海生態農場的溫室緊鄰居民散步的路徑上,這裡也是學生擺攤販賣收成的地方。(圖/阿桂)

現在,生態農場的經營成員,來自通識友善農作專業課程、對農作有興趣的跨院綠領袖學生(也就是前述的校內工讀),同時有三位計畫專任助理在維持這個農場的日常運作。從田間管理到行銷,全以學生工作坊的形式,組成不同的學生團隊,分工而治,共同經營農場。由副校長組成跨單位委員會帶領方針,生命科學系林惠真教授指導、執行與推動助理統籌與規劃作業,同時連結社會各界資源。各式的創新方案,都由各組學生團隊以工作坊的方式來規劃、討論、以及實際執行,是學生農場、城市農園,也是社會實踐的實習場域。

做中學的農事

東海大學沒有農作專業的學系,然而農場的工作人員,無一不是東海大學的學生或校友。農場中兩位專任助理,明達和文軒,前者是政治系畢業,大學時讀了劉力學的書,而興起了對農事的興趣,生態農場甫成立之時,劉力學來到農場指導,明達因此得以和他學習了半年的有機農作。文軒本是農村子弟,家裡經營養鹿場,從小對農事有些了解,化工系畢業後曾在業界工作了幾年,最後仍決定投入生態農場的建置與經營,成為農場初期穩定與強化的力量。農場成立迄今四年多,兩人已經累積了許多經驗,也不斷進行各種農場中耕種與營運的嘗試。

此地的環境有其限制,由於缺水,也沒有灌溉用的溝渠,因此,拉水帶成為解決的方法,農場裡有些業師是來自鄰近大肚山上的農夫,這幾年來也和這些農夫邊做邊學,明達會到大肚山上去看他們怎麼處理農事,以適應此地的環境。

「他們(業師)很厲害,他們不會真的澆水,會算好什麼時候下雨,下雨前趕快種,種完之後雨真的下了,就可以撐好幾個禮拜,再等下一波雨水。」明達說,「火龍果的業師在大肚山,我會過去觀察他們,也不只有看火龍果,就是聽他們講怎麼弄農場的事。」

明達在溫室裡說明有機作物的農事、各種試誤的歷程。(圖/阿桂)

不過在地業師平時自家農場也有許多農事,整個季節,遇到蟲害病害等問題,往往無法及時來學校指導。因此大家找到的第二個專業諮詢對象是「農業試驗所」。從和霧峰農試所的合作,漸漸取得研發一些改良作物和技術新知,能提供比較及時的諮詢。「紅土學院」計畫所規劃的跨領域課程,也會邀請農試所的研究員來擔任業師,助理們便跟課,一起充實新知,農試所的業師們也會帶一些比較特別的作物種子或苗,例如中國品種的黑枸杞、蛇瓜等等。

除此之外,也會從育苗場進購。然而育苗場的苗量大,因此多半有施作藥劑,很難取得有機的苗,因此還是會盡量自己試著育苗,以及在種植的過程中自己掌控有機的過程,「要學的事情還是很多,學是學不完的。」明達說。

黑豆是隻會抓老鼠的狗兒,也是大家的好夥伴。(圖片來源:東海生態農場)

啟發對土地的熱情

由於農事需要人力,三公頃大的農場和溫室,還要加上各項合作計畫的行政雜務,不是兩位助理可以應付得了的,因此農場上分工的方式,是兩位助理會帶著大學生在農場邊做邊學,排定班表後,學生便按時到農場來,執行那些指定的事項。工作內容隨著節氣、種植項目和執行中的計畫而隨時調整,由兩位助理規劃。學生過程中也習得許多有機作物、種植瓜果的工作經驗。每學期和寒暑假,都會換一批人手,並排定新的班表,時間久了,有興趣的學生自然便留下,一個學期過去,助理和學生們用Line群組說明天的工作,不用親臨農場,學生也能自行完成交辦的農務,目前固定的班底約莫6人左右。

「育苗、種菜、包菜、收菜、施肥、除草,每個人都有機會輪到那些農事。」明達說,「有些學生來的時間比較零散,就讓他階段性地專注在某些工作上,我們固定禮拜一二收菜,禮拜四五種菜,原則上大家的事情很固定。」

黃琬瑊目前是農場的志工,去年剛從餐飲管理系畢業,大學四年裡很積極地投入在農場的工作。琬瑊生長在小農家庭,父親堅持有機種植,一家人在臺南的市場擺攤數十年,賣衣服,也賣自家有機種植的瓜果蔬菜。她的成長過程與許多農家子弟一樣,專注於學業,很少跟著父母下田,與土地也甚無連結。在進入東海大學餐飲系時,從未出過國的她,志願是當導遊,直到因共助金參與了生態農場的工作,才在離家百公里外的紅土上,找到與自家土地作物的連結。

琬瑊在校時,因為在生態農場接觸了有機農法,也實際參與農事,因此在土地上找到了她關心的議題,也就是父親堅持的有機農作。「我種菜最基本的初衷,就是吃到很健康的菜。再來就是幫我爸減輕壓力。」她說。

將視野放回土地上後,琬瑊會從學校帶些意見回去分享,「不過他多半已經知道」,父親有時也對學校生態農場上出現的問題提供經驗解方。四年過去,琬瑊對家鄉有機小農面臨的問題有深刻的關切:「台灣現在很多小農不知道要把菜銷到哪裡去」琬瑊說,「小農種植面積小,成本比較高,批發商也不會接受他開的價格,因此小農也不會主動找批發商合作。」琬瑊希望日後能幫忙家中規劃,嘗試種植別的作物,並結合臺南老家附近幾位有機種植的小農,建立小型的銷售網絡,不排除日後和生態農場共同銷售合作的可能。

現在,即使已從東海畢業,琬瑊還是會有空回來農場幫忙,身為農場熟門熟路的學姐,除草、收菜、蔬菜箱、幫忙賣菜,「這裡和學生建立的關係,是很深刻的。」她說。

2017年大愛電視台的專題「農夫與他的田」對黃琬瑊和吳文軒的專訪。
(影片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jytJ8xtnJM)

跨域共創的園地

農場上不斷有各種新活動產生,作為一個大台中的城市農園,這裡花了很多心思與不同外部單位合作,在農場內嘗試許多不同的可能。

走進農場,開闊的一片紅土地上,先進入眼簾的是一排溫室,溫室的後方是一塊剛除好草的地,助理明達指著空地上整好的地,細數著來年的耕種計畫:這裡要種果樹、那裡學生已經來整好地、另一邊則已種好了一整排四季檸檬。一旁的小花園,是與臺中市「城食森林專案」合作的基地,配合臺中市的食育政策,東海生態農場成為木箱種植的示範基地。因為城食森林專案而結識的業師,也成為技術諮詢與疏通市府行政的重要資源。

旁邊的瓜棚架,則是與社福團體「愛的力量協會」協作的成果。每周固定時間,有該協會的志工帶著成年身心障礙者,到此地進行園藝工作,該協會的志工從竹子區砍來竹子,搭成美麗的瓜棚,將這小塊地變成可供休憩的小花園。「這一整塊就給他們使用,我們不太會干涉他們,」明達說,「他們比我們還會做,很強。」

農場的規劃,也會與外部單位合作,可因此引進一些新的想法。圖為臺中市社福團體「愛的力量協會」在此開闢的小菜園。(圖/阿桂)

不過,助理們和學生在此的各項嘗試,仍會遭遇許多需要打通的關節,也是生態農場經營上的困難所在。比如由於與校外住宅區不到五百公尺,社區的居民農場內的各種建置須考量到社區居民,比如和東海附幼簽訂的廚餘堆肥計畫,因居民抗議有異味而被迫中止;與業師在農場進行蜜蜂養殖,也因居民擔心蜜蜂的騷擾而中斷。農場內想增建建築物,來存放農具和提供學生遮風避雨,也因校內建物須取得建照的相關法規,成本太高而無法實現。勞作教育處和參與農場的各個計畫主持人們,都是學生處理這類事情的最大奧援,如何與社區居民建立關係、行政單位的溝通協調,學生和助理們都表示正在學習中。

夕陽西下,紅土地發出了橘色的光芒。遛狗、慢跑的人們魚貫出現。這片學生的農場,長出的不只是生鮮蔬果,也是學生與不同理念逐步交織、不斷有各種大小新方案發生的所在,以生態農場為介面,以大自然為背景,在食農育議題、學生實習、動手實作、環保議題、社會公益、社區合作等多種因素交織之下,紅土丘陵上構築了一個獨特的社會實踐場域,在一屆屆來來往往學生們的心中,擦出短暫又深刻的火花。

美術系的學生以農場周邊的環境作為創作素材,為農場內的戶外教室課桌椅彩繪。農場的作物、東海牧場的乳牛、大肚山上的都入畫,一如不同又相關的理念,在此地交織。(圖/阿桂)

 

註1:HFCC計畫為教育部資訊科學司「人文及社會科學知識跨界應用能力培育計畫」,簡稱為HFCC(humanities, field, co-creation),強調「人文、場域與共創」。HFCC計畫在本質上,是一個鼓勵創意、創新與創業的教學研究計畫,不僅鼓勵人文社會科學領域的師生組成跨領域協作團隊,開設跨域課程,貢獻所學服務地方,實踐大學與地方「共生共好」目標;也嘗試透過此計畫的資源挹注,鼓勵大學人社領域師生因應未來社會發展趨勢,積極進行創新改革。所關心的社會議題包含:(1)文學與生命關懷、(2)社區關懷與空間活化、(3)銀髮樂齡在地安老、(4)古老技藝與記憶回復、(5)飲食與土地、(6)東南亞移工、(7)批判性多元文化。HFCC計畫執行期程為104年至107年,臉書請搜尋「人文臺灣」。東海大學為HFCC計畫項下補助之學校,計畫名稱為「紅土學院:城市農園的實踐與創新」。
_
文/阿桂

責任編輯/葉碧玲
About the Author
編輯灶

Related Posts

東海小棧成立於2018年,其前身為過去的乳品小棧,獨特的磚牆構造曾為東海的乳品開啟輝煌的時代,後來由於乳品小棧的搬遷,富含歷史意義的場域變成東海大學校內的閒置建築。隨著校方推動「教育部人文及社會科學知...

今天夥伴們抱著與亞齊朋友「一起做大事」的決心,分組前往幾處餐飲店與市場,認識亞齊料理的主角─香料,除了捕捉豐富多樣的香料畫面外,也採集到料理的香料成分訊息,在下午參訪亞齊國家博物館(Muse...

「草根意識工作室」負責人劉晉宏老師,致力於推廣都市生態永續農園與食農教育,已有六、七年的時間,曾經與台北、新北、新竹和台中等地方政府均有合作。以其豐富的經驗,劉晉宏對臺灣現行的食農教育政策與執行現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