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因參與教育部計畫,我與三個碩班研究生、六位大學部同學,以及在臺灣工作的普尼(匿名),展開了八天七夜的印尼之旅,主要目的地是位於中爪哇Purwokerto(普禾加多)的普尼家村落。這個說長不長、說短也不是太短的旅程,不但是我...

「這幾年臺灣高教掀起了一波波的改革風,也逐一勾勒出樣貌截然不同的未來大學。但人生沒有那麼簡單的一條線,或者是非黑白。」談起學校內正在執行的人社跨域計畫[1],蔡政良老師很直接的如此開場。 勇於超克界線,既是水底獵人也是總幹事的人類學老師  ...

不得不說,上班比寫作更有吸引力,只是上班時常很無力。 只要工作夠久,上班族幾乎都會體驗到「曾經的熱情,現在變成例行公事」的感覺,在某個夜深人靜的時刻,察覺這些日子以來每天做的事都差不多,驚奇與驚喜變得愈來愈少,甚至完全消失,就是每天上班下班...

斜槓青年(slash)、零工經濟(gig...

妳比家鄉那些女孩們聰明一些,妳大學畢業,在電子工廠上班。妳和老公非常恩愛,你們有個三歲多的孩子,也想買自己的房子。後來,妳工作的工廠關了門,買房子的計畫被迫暫緩。妳得知鄰國臺灣有許多給女孩子的工作機會,多半是看護。妳想妳可以勝任,因為妳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