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府二鹿三艋舺」是臺灣人熟悉的諺語,描述了從清朝開埠以來,臺灣由南至北三大港市的盛況。其中艋舺,是臺北的起源,即今日的臺北市萬華區。一座曾有過繁華光景的兩、三百年老城,在都市變遷的過程逐漸轉變成邊陲地帶。 如今,有不少社福團體進駐此地,他們集結各自的力量,運用不同的方式、活動,長期關注地方的弱勢族群,讓外界更能了解萬華的另一種面貌。此外,也有越來越多在地居民為家鄉挺身而出,這些努力,無不讓萬華在冰冷的都市中顯得溫暖而獨特。 本篇文章訪談了三個萬華在地店家,聆聽他們在本業之餘,如何為地方貢獻心力,透過他們的故事,帶你看見人們口中「土會黏的艋舺」,如何由地方生活為根基,堆疊成深厚的人文與歷史場域。 艋舺古早味涼粉—辜凱鈴:「如果每個...

因為是一群人社師生所完成的專業音樂劇公演,所以令人感動 2016年,中山大學的師生們發起了一場在地故事音樂劇的大夢,透過半個學期,師生們真的完成了從在地故事採集到劇本生成,甚至階段試演的艱鉅任務。然而,有了劇本之後,是否一切就只剩照表操課,讓演員、場地、行政各司其職,便可靜待登場呢?老師們苦笑著繼續描述後續發展。 106-1學期開學,便是緊鑼密鼓的演員徵選,為了展演《大海的女兒》這齣在地音樂劇,中山大學推出了「歌唱與戲劇表演」、「展演實作專題」兩門實作課程,一邊主打演員的肢體、演技、歌藝等實作訓練;另一邊則需要扣緊演出的一切行政、票務、宣傳等安排。在需要高階技術的音樂創作,李思嫻老師引入了一門研究所課程「進階管弦樂法」協力。然而,各...

勇於想像與開創的高教跨界新連結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從在地故事的挖掘開始,打造一齣充滿著在地文化與歷史脈絡的音樂劇,而且還有現場八重奏的配樂,並登上市級文化中心的舞臺售票公演!這是可能的嗎? 答案是,只要有一群熱血的老師跟學生,這樣不可能的任務就會成真! 2016年底,一次中山大學校內的共創會議中,透過中山HFCC邊緣社區認同再造計畫[1]協同主持人吳涵瑜的牽線,把中山社會系王梅香老師、音樂系李思嫻老師、劇藝系林宜誠老師三位老師聚在一起,共同思索「社會系、音樂系或者戲劇系跟在地的串聯會是什麼?」,試圖透過課程合作實驗,並探索可能的解答。 以社會系而言,每年至少會產出五份以上的社會調查研究報告,收入廣大的檔案庫裡;音樂系、劇藝系的學生...

2017年12月,因參與教育部計畫,我與三個碩班研究生、六位大學部同學,以及在臺灣工作的普尼(匿名),展開了八天七夜的印尼之旅,主要目的地是位於中爪哇Purwokerto(普禾加多)的普尼家村落。這個說長不長、說短也不是太短的旅程,不但是我與大多數成員的第一次印尼行(還包含兩個第一次出國的大二生),也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帶著一群學生出國。這個計畫的出現,來自於學校國際處因應教育部「教學創新試辦計畫」,以「強化師生國際參與」的項目,希望校內師生們進行「深度」國際學習的規劃,補助項目包含了國際研討會、田野調查、國際參訪、實習與志工等。對於總是為了田野經費焦頭爛額的研究生們,以及非常希望能透過實地參與,應用語言與課程知識的許多大學部同學們,這...

「這幾年臺灣高教掀起了一波波的改革風,也逐一勾勒出樣貌截然不同的未來大學。但人生沒有那麼簡單的一條線,或者是非黑白。」談起學校內正在執行的人社跨域計畫[1],蔡政良老師很直接的如此開場。 勇於超克界線,既是水底獵人也是總幹事的人類學老師  任職於臺東大學公共與文化事務學系的蔡政良老師,本身是人類學的研究背景,然而在成為一個人類學家之前,他曾於竹科一家科技公司擔任副理多年;另一方面,他是來自新竹的客家人,如今卻落腳在都蘭過著與阿美族人近乎無異的生活方式。他既是大學老師,同時也是民族誌影片工作者,甚至策劃了多場影展;而身在部落的他,被部落族人推舉出任總幹事,肩負了諸多繁雜的公共事務。1994年因為一趟旅程來到都蘭,又突發奇想的透過夏令營...

不得不說,上班比寫作更有吸引力,只是上班時常很無力。 只要工作夠久,上班族幾乎都會體驗到「曾經的熱情,現在變成例行公事」的感覺,在某個夜深人靜的時刻,察覺這些日子以來每天做的事都差不多,驚奇與驚喜變得愈來愈少,甚至完全消失,就是每天上班下班,處理該處理的事,做得好很普通;做不好也不用太在意,反正日子還是得過,明天也不可能不來。 當工作成為例行公事,上班變成重複劇情,生活變成生產流水線,每到年底許多人都會開始思考:「我這樣下去要到什麼時候?」「是不是該換工作?」「現在辭職去實現夢想來不來得及?」 如果業務還可能變化、職位還可能升遷,也許還能從現職中找出挑戰性,重新鼓起精神。但如果本來就對自己的工作不太有熱情,又得面臨僵固的環境,真的會...

斜槓青年(slash)、零工經濟(gig...

妳比家鄉那些女孩們聰明一些,妳大學畢業,在電子工廠上班。妳和老公非常恩愛,你們有個三歲多的孩子,也想買自己的房子。後來,妳工作的工廠關了門,買房子的計畫被迫暫緩。妳得知鄰國臺灣有許多給女孩子的工作機會,多半是看護。妳想妳可以勝任,因為妳向來很聰明,又燒了一手好菜,所以妳去了臺灣。妳服務的對象,是個高齡96歲的阿嬤,她幫妳取了一個名字,叫「阿瑛」。阿嬤與家人同住,行動有些不便,由於家人白天上班時間無法照顧阿嬤,於是請妳來幫忙。 妳已經96歲,也許妳從未想過自己會活得這麼高齡,妳的身體還算硬朗,除了行動須靠輪椅、每天需有人幫妳注射胰島素外,妳都可以照顧自己。妳那體貼的老伴已經過世,妳的三個兒子、三個女兒也都結婚並散居各處,妳和小女兒一家...

妳二十歲上下就遇到了心儀的男孩,你們結婚,有了孩子。妳並沒有特別早婚,同村的女孩都差不多如此。妳覺得很幸福,但妳和老公想要有自己的生意,聽說,去臺灣工作三年,可以賺到很多錢,許多人都循著這個方式回來賺了一筆創業基金,甚至蓋了家裡的房子、幫助家人完成大學。去臺灣,真的很好賺。 那是一個物價水準比較高的島國,和這裡一樣,年輕人會離開家鄉到別處去工作,所以有許多老人需要照顧,他們會付不錯的薪水,妳只要和老人住在一起,照顧老人家生活起居。於是,妳和老公說好,想到臺灣去,只要三年,賺到為數不小的一筆創業基金回來。你們想開一家建材行,這附近很多人都想蓋自己的房子。 認識的姊妹裡有去臺灣工作過的。有人說,要小心臺灣的雇主,不能和他們同桌吃飯,...

提到工作這件事,我們總有些既定想像,比如在愈大的公司上班,工作愈穩定;在公司有個職位,也比自己接案的個體戶穩定。但在閱讀從紙本過渡到網路的時代,從事文字工作的人可能得做好「大公司搞不好比小組織先陣亡」、「上班比接案工作還不穩定」的心理準備。 今天無論當編輯還是記者,做書籍雜誌還是網路新媒體,遇到「你負責的業務比你的職位還常換」、「你所屬組織的壽命比你的職涯更短」、「同事紛紛往其他產業去」、「但也總是有人不怕死地要來當你同事」的現象,都不會太吃驚。 從我們自己的行為就能發現上述現象的來源。二十年前不論是誰,閱讀都只發生在紙本;但現在我們每個人讀到文字的機會,更常發生在電腦和手機螢幕。只要回想你上次何時翻開印刷物,和上次何時看螢幕就很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