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工作所需,去年一整年,我回到熟悉又陌生的生長環境──鹽分地帶和台江內海,尋找這塊土地上的飲食記憶。過去對於這塊鹹鹹的土地,我僅憑藉著家人的敘述,以及逢年過節返鄉拜拜的情形,建構出片面的印象,然而關於它的內涵,我還是略感陌生,尤其是「吃」的部份。 隨著田野調查、拜訪耆老,我才知道過去在貧瘠的臺灣西南沿海地區,人們連吃一碗白米飯都是難得的享受。八、九十歲的長輩們,用他們最熟練的臺語跟我說著以前的生活有多艱辛:「阮以早嘛攏無啥通食,無啦!哪有親像恁這馬遮爾好命。」訪問的10人,約有8人以這句話作為開場白,接著開始娓娓道來他們過往的艱困生活,以及「靠海吃海」的哲學。   以番薯籤乾做為主食是常態,偶爾摻上一點白米飯;蔬菜水果也稀少,較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