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度剛好的燈泡自屋簷懸吊,還有電線垂下的弧度與金屬製的風鈴。這裡是新店溪岸的「溪洲部落」,歷經反迫遷抗爭,新北市政府將以重建經費三分之一由族人自籌、三分之一由族人向銀行貸款、三分之一由政府出資的「三三三模式」進行異地安置。是時某個部落的日常夜晚,新店區的萬福全總頭目、溪洲部落的黃日華頭目和探訪族人生命史的「尋找記憶點」工作坊成員們,正坐著塑膠椅圍繞小方桌,在萬頭目的屋簷下一邊吹著河岸的風、一邊喝著飲料、一邊討論著。 「沒有喝過『三合一』嗎?」兩位頭目驚訝地問。同為工作坊成員,從博士班起就到部落混的台大城鄉所吳金鏞老師,趕緊到部落裡的雜貨店,手拿數罐飲料回來。噹噹噹!只見桌面擺著一瓶紅標米酒、一罐國農保久乳和一罐伯朗咖啡。邊笑著說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