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位作家、記者、社會運動人士,加拿大人,出生於蒙特婁。60年代,她的美國父母因政治因素而來到了加拿大。她說:「因為戰爭,讓我在加拿大出生;因為健保系統,讓我們留在加拿大生活。」她從小就受到生活周遭複雜的政治因素影響,而在美國和加拿大兩地往返的雙重國籍背景,使她觀看事物的角度,總能跨越邊界,擁有自己獨到的見解。 她的母親是紀錄片製作人,活躍於社會運動,並且身兼公民記者的身分,這也影響了Naomi日後對自己的個人定位。   青澀少時:擁有社運父母的尷尬 母親所製作的紀錄片,側重於反戰、女性主義運動等議題,從小耳濡目染下,使得她對社會議題格外敏銳。在家裡,總是可以接觸到不同的說故事方法,以及各式思考角度,這樣的成長過程讓她知道,促使人...

  在大眾面前說出「我喜歡男生。」是不是一件困難的事?對女性而言,這是一句不需刻意強調的句子。但身為一位男同志,就是人生一大難關—「出櫃」。記得高中時,還處於深櫃之中,但沒出櫃不代表沒有人發現我的不同,八卦傳到老師耳中,某天我被叫到辦公室,老師問:「你是同性戀嗎?」我只默默搖搖頭。老師接著說:「不是就說不是,不然會被欺負。」當時解讀為「當同性戀就會被欺負」。但多年過去,我相信老師試著保護我,也要我更有勇氣為自己挺身而出。 在我們所生活的社會裡,仍然有許多人,對性別的認知只停留在傳統的價值觀及眼前所見的粗淺印象,但如果每個人都是一本書,性別其實只是書本內頁中的其中一行,遠遠無法定義你是誰。今年六月,美國奧蘭多的同志夜店發生一起殘忍的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