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見面,依林熟練地泡著茶,要替正在講故事的阿公招待客人─我們,她面無表情,泡完茶後靜靜地坐在一旁,與阿公有種很微妙的距離,很近但絕對不會碰到彼此的距離,她沒有刻意看誰,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就只是默默地在一旁傾聽。事後才知道,原來我們年紀相仿。 依林和我一樣個子小小的,跟她相處多次之後逐漸發現,我們一樣喜歡韓星,一樣喜歡唱歌,一樣想要到處旅行、遊玩,一樣喜歡逛網拍、被可愛的衣服吸引…,我們一樣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我開始好奇,依林在作為看護時或是在其他額外時間會有哪些面貌出現?而這些面貌又是在怎樣的角色下產生的?她在阿公家會呈現出哪些角色?在切換至角色後,與他人的互動又為何? 工作之餘,她不時會想起家人,和我分享著爸媽又...

文字/ 梅慧玉 人類學重視知識的實踐,因此往往將倡議文化相對性奉為圭臬,於是田野工作的意義與魅力總在研究者與報導人心靈互動與轉變的回饋歷程中展現。 對我們而言,這次小田野最難忘的行動是夥伴們一起向看護朋友學習手食印尼料理的過程。我們把在廟口的印尼日常生活美食搬進了學校東南亞系的會議室,在那裡我們向其他人分享並推廣了手食樂,以及這個行動的意義:文化的互相學習並無高低之分,學習的重點在於是不是能放下自我的偏見,讓心歸零,用最原始的好奇心與他者互動,並在彼此的對話中有新的發現。本單元的三篇文章闡釋了這個重點。 手食三部曲之一:放下筷子與刀叉 文字/ 劉依婷;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