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臺灣高教掀起了一波波的改革風,也逐一勾勒出樣貌截然不同的未來大學。但人生沒有那麼簡單的一條線,或者是非黑白。」談起學校內正在執行的人社跨域計畫[1],蔡政良老師很直接的如此開場。 勇於超克界線,既是水底獵人也是總幹事的人類學老師  任職於臺東大學公共與文化事務學系的蔡政良老師,本身是人類學的研究背景,然而在成為一個人類學家之前,他曾於竹科一家科技公司擔任副理多年;另一方面,他是來自新竹的客家人,如今卻落腳在都蘭過著與阿美族人近乎無異的生活方式。他既是大學老師,同時也是民族誌影片工作者,甚至策劃了多場影展;而身在部落的他,被部落族人推舉出任總幹事,肩負了諸多繁雜的公共事務。1994年因為一趟旅程來到都蘭,又突發奇想的透過夏令營...

不得不說,上班比寫作更有吸引力,只是上班時常很無力。 只要工作夠久,上班族幾乎都會體驗到「曾經的熱情,現在變成例行公事」的感覺,在某個夜深人靜的時刻,察覺這些日子以來每天做的事都差不多,驚奇與驚喜變得愈來愈少,甚至完全消失,就是每天上班下班,處理該處理的事,做得好很普通;做不好也不用太在意,反正日子還是得過,明天也不可能不來。 當工作成為例行公事,上班變成重複劇情,生活變成生產流水線,每到年底許多人都會開始思考:「我這樣下去要到什麼時候?」「是不是該換工作?」「現在辭職去實現夢想來不來得及?」 如果業務還可能變化、職位還可能升遷,也許還能從現職中找出挑戰性,重新鼓起精神。但如果本來就對自己的工作不太有熱情,又得面臨僵固的環境,真的會...

斜槓青年(slash)、零工經濟(gig...

妳比家鄉那些女孩們聰明一些,妳大學畢業,在電子工廠上班。妳和老公非常恩愛,你們有個三歲多的孩子,也想買自己的房子。後來,妳工作的工廠關了門,買房子的計畫被迫暫緩。妳得知鄰國臺灣有許多給女孩子的工作機會,多半是看護。妳想妳可以勝任,因為妳向來很聰明,又燒了一手好菜,所以妳去了臺灣。妳服務的對象,是個高齡96歲的阿嬤,她幫妳取了一個名字,叫「阿瑛」。阿嬤與家人同住,行動有些不便,由於家人白天上班時間無法照顧阿嬤,於是請妳來幫忙。 妳已經96歲,也許妳從未想過自己會活得這麼高齡,妳的身體還算硬朗,除了行動須靠輪椅、每天需有人幫妳注射胰島素外,妳都可以照顧自己。妳那體貼的老伴已經過世,妳的三個兒子、三個女兒也都結婚並散居各處,妳和小女兒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