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向初次見面的人介紹:「我是文字工作者,現在自由接案」的時候,偶爾會從對方的眼神裡看到某些浪漫想像:「哇,好好喔~你們不用上班,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去很時尚的咖啡店寫稿,陽光從窗邊灑下,一邊優雅地喝著咖啡,一邊和老闆討論今天放什麼音樂比較搭配寫作心情,像電影演的那樣吧?」 雖然「優雅地在咖啡店寫稿」這種電影般的情節不是不會發生,但僅僅占了自由工作很小的部分。從現實條件來說,泡咖啡店要花錢,好咖啡店更是高消費,去到那裡卻不能享受咖啡與氛圍,必須進入工作狀態,總覺得不甘心啊!而且文字工作的收入靠文字產出,有音樂和人聲的咖啡店未必是專心寫作的好地點,一旦寫不出來就沒有收入,沒收入之前就先花錢,總覺得有點罪惡感,所以文字工作者大多會運用不...

從懷疑到相信,學習擺脫標準答案的框架 2017年,初秋。李宗芹老師「人際關係與溝通」的第一堂課,講台上的助教興奮地向同學宣布:「老師要帶我們去舞蹈空間舞團做工作坊噢!」 頓時間同學們的臉龐閃過了一絲的猶豫,凝視著台上的助教,卻沒有人提出回應。中堂下課時,幾位小女生像小動物般怯生生地擠到助教身邊,零碎又小心地輪流發言,「那個……,我們不會跳舞」、「我覺得自己跳起舞來很難看」、「我跳國標舞都會踩到對方的腳」……,遠方一個調皮的大男生揚起聲音喊著:「對啊~我是肢障欸!助教妳確定要帶我去嗎?」聽到他的公然自嘲,全班同學都笑了。 是啊,提到跳舞,人們第一個反應常常是先說:「我肢體不協調。」還沒開始就先敲起了退堂鼓,聽見要跳舞的邀請,最先聯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