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寫文字維生的人,這樣的生活已經過了三年。目前只出過一本書,還不太有資格稱為作家(但用了這樣的標題請見諒),如果有人問我現在在做什麼,通常我會說自己是「寫專欄的」。 聽到我是專欄作家,大家的第一個反應都是:「哇,你文筆一定很好吧!」不,其實我文筆並不出眾,比我會寫的人多的是。小說、散文基本和我無緣,我試過寫小說,寫不出來,也沒有投稿文學獎的經驗,認識了真正的文學創作者之後,深深發現自己無法和他們相比。 此外,我也沒有人文領域的背景,大學和研究所念經濟,經濟系是個奇怪的系,有些學校是法學院、有些是商學院,我讀的則被歸類到社會科學院,說到底就是念數學,用方程式推導模型、解構世界(我不認為這是好方法)。和那些年輕就立志創作的人不同,...

  我曾經離開寫作的世界。   大學的四年歲月,我一度停筆。 那段日子,我認為自己再也不可能寫出任何詩句,我並沒有「寫詩的才華」。 我擱下筆。 寫出動人心弦的詩篇,是我當時的願望。但,我卻漸漸發現,自己並沒有寫詩的能力,或者說,寫詩並不是一件適合我的創作方式。 詩,是一針見血的作品,形式講求精簡精煉,就像是蜜蜂的刺針般,快速且無誤地螫人一下,在極短極短的篇幅裡,展現作者深厚的意念。這就是詩的魅力之處,神髓所在。 不同的寫作類型,需要的是不同的形式。詩、散文、小說,儘管都是「寫作」,但它們的性質與呈現,卻截然不同。對於任何人來說,想要掌握各種不同的寫作類型,是極其辛苦的事情。如果,始終不知道自己的能力,適合發揮在什麼樣的領域,埋頭苦幹可能...

曾經,我有過不少夥伴。在純文學創作的道路上,我們各自懷抱著雖不盡相同、但大方向類似的理念,為這個社會上大部分人毫無興趣理解的事情一頭熱,並懷抱著孤單又悲壯的心情,同時,更加珍惜身邊這些被歸類為「少數」的朋友們。   長期專注於埋首創作與閱讀,鮮少注意到外界事物的我,直到某一天抬頭四望,才發現同行者已經寥寥可數。 說不悵惘,當然是騙人的。然而,對於友伴的離去,我沒有任何怨懟的情緒。畢竟寫作這條道路實在太顛簸,或許比他們當初上路之初所想像的,更加破碎流離。 想要成為一名文學創作者,首先必須直視的問題是:...

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揹著槍在大街小巷奔走,穿上這身制服、成為警察,純屬意外。 空氣裡煙硝味瀰漫,那股嗆涼於呼吸之間竄入鼻腔,而後擴散至整個肺部,耳朵裡還殘留方才如攻堅現場般震耳欲聾的槍響,意識到握著槍的手還在微微顫抖著。將視線移到前方靶紙上的彈著點,雖不甚滿意,也只能聽從教官指示,將手槍插回腰帶上的槍套內,大步邁出警察局靶場。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揹著槍在大街小巷奔走,穿上這身制服、成為警察,純屬意外。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高不成、低不就的人,讀書考試也是那種不太好、也不太壞的人。高中時期,因為理科是我始終都搞不懂的項目,因而放棄了喜歡的生物,選擇社會組。大學也是隨性地選填上應用華語文學系,很羨慕系上其他人的文學造詣,信手拈來便是華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