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懷疑到相信,學習擺脫標準答案的框架 2017年,初秋。李宗芹老師「人際關係與溝通」的第一堂課,講台上的助教興奮地向同學宣布:「老師要帶我們去舞蹈空間舞團做工作坊噢!」 頓時間同學們的臉龐閃過了一絲的猶豫,凝視著台上的助教,卻沒有人提出回應。中堂下課時,幾位小女生像小動物般怯生生地擠到助教身邊,零碎又小心地輪流發言,「那個……,我們不會跳舞」、「我覺得自己跳起舞來很難看」、「我跳國標舞都會踩到對方的腳」……,遠方一個調皮的大男生揚起聲音喊著:「對啊~我是肢障欸!助教妳確定要帶我去嗎?」聽到他的公然自嘲,全班同學都笑了。 是啊,提到跳舞,人們第一個反應常常是先說:「我肢體不協調。」還沒開始就先敲起了退堂鼓,聽見要跳舞的邀請,最先聯想到...

你也許聽說過,臺灣是世界排名前五的遊艇王國。但不為大眾所知的是,我們之所以在客製化遊艇產業表現如此突出,重要的因素之一,是因為臺灣有群造船技藝精湛的傳統木工師傅。然而這種技藝卻隨著產業轉型、社會價值的影響,正在消逝中。 董明山師傅住在高雄,是少數使用傳統技藝的造船木工,今年快70歲了。2014年,他曾在沒有任何船圖測繪的輔助下,僅憑藉著一張1954年的舊照片,協助中山大學「邊緣社區認同再造」計畫中的「木船實驗工作營」[1],一同執行復刻舢舨船的任務。並於後續一系列的課程與工作坊,成功在2016年復刻出消失40多年重達兩噸的大舢舨船,下水航行。 從老師傅的眼睛看出去,便能判斷下一步該做的工序、木料需配合裁切的尺寸、木頭要走的斜度等,這...

排灣族紋身師Cudjuy,正在手工製作紋身用的工具。   初次見到Cudjuy,會被他遍佈全身的紋身圖紋所吸引,令人想起迪士尼卡通「海洋奇緣」(Moana)裡的「毛伊」,Cudjuy到菲律賓訪問時,還曾被當地的小孩以為就是飾演該角色的演員。作為一個在平地工作的原住民,他有著雙重身分:他是宋海華,在大學裡擔任工友,學生都叫他華哥;在排灣族部落,他的名字是Cudjuy...

黑毛狗沿著參差的房舍踏步、灰條紋貓倏地溜進矮圍籬、雞隻在誰家後院咕咕亂啼⋯⋯置身於新店溪對岸的美河市大廈、碧潭兩岸的綠堤自行車道之間,是進步城市對比違章建築的既視感。在這一區約40戶有機搭建的混凝土屋群,或見曲折起伏的小巷、外推的洗衣機、用木板橋連結的菜園和鵝圈,或見用竹竿紮綑的凱旋門,繪有圖騰杵臼的牆面上寫道:「溪洲部落」。 李秀春阿姨拉了張塑膠椅坐在家門前,一旁停著機車、擺著爐具和瓦斯桶,掛著風鈴的突出屋簷,與鄰居的麵包樹接壤,她就像歡迎客人進門一樣地,歡迎工作坊成員來到她這半戶外、半開放的空間坐下聊聊。這一系列名為「尋找記憶點」的社會設計工作坊,由關注原住民飲食文化的食菜好文化工作室成員陳思郁籌劃、從臺大城鄉所博班起一路協助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