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課堂擾動到老社區 隨著在輔仁大學的學習,尤其是今年心理系的「家庭社會」課程,不管是課堂內的文本分享,還是課堂外自組主題小團體討論,反覆地思辯自己的工作狀態、身體動能及家庭歷史,即便現在進到社區工作發現自己的政治敏感度超低,找不到語言對話,自立門戶忙著找錢找資源,深刻感受到身心與工作的擠壓,便開始提醒自己有多少做多少,對於接下來在洲美社區的規劃,不想只是在徵收前懷舊,更希望和居民一起找回家庭歷史,以及具體呈現政府政策下的居民真實生活和轉變,有條件與沒有條件的,不是單單開發與不開發的二元選項而已。這些社會性的連結,亦是在課堂中看似私人的家庭故事背後,其實勾連的是各種政治與歷史的環節,藉由課堂的書寫與互相回應文本的課程設計,找到了不同...

  秉持「有得賺有得玩」的心態,我時常藉由工作,順勢收集自己有興趣的素材,或是研究工作所需的相關語料和文本,不過事後要整理這些蒐羅回來的「寶物」,又得花一番功夫。很多時候,受訪者往往使用他們最熟悉的語言──例如臺語,來回答我的提問,但對於從小生活在郊區「庄跤俗」的我,即使臺語是我的母語,在聆聽受訪者的陳述時,仍然時常捉摸不著,無法切合的去解讀受訪者的生活背景,因而開啟了我和父母之間的溝通話題。爸媽對我的行為頗為困惑,研究所念了好幾年,不好好寫完論文,總是忙著他們不理解的事情。不過我倒是覺得慶幸,因為藉著研究生的身份,我有了很好的契機,能夠深刻爬梳家族與家鄉的歷史。   是「福」還是「熟」? 猶記在幾年前,我和碩班同學兩個人在下午沒課時,...

  太平洋的潮汐時而洶湧,時而平緩 海浪看似將礁岩吞噬,白裡浪花間卻孕育了藻貝類 人們下海捕捉吃了藻貝類的魚群填飽肚子 填飽肚子之前,發現了自己在社會中與夥伴們取得連結的生活法則 填飽肚子之中,發現了自我在社會中與親人不可分割的生活經驗 填飽肚子之後,發現了自我在社會中與不可預知的自然力量相處的方法 下次肚子餓之前,發現了來了一群自稱和海洋是舊識的人 告訴他們自己如何用三角體錐阻擋海浪的洶緩 這樣可以交換比浪花更別緻的花紋紙張 所以原本捕魚的人幫忙自稱和海洋是舊識的人 用田埂、用漁槍、用山坡、用海洋,交換了花紋紙張 然後再幫自稱是海洋舊識的人 在灘上築起一間間看似突兀,卻不知怎麼著反而吸引更多自稱者來到這裡的房舍   過些時...

  馬來西亞砂勞越州(Sarawak)的峇南(Baram)內陸,距當地第二大城美里(Miri)約六、七小時車程,唯一的連外道路是伐木商為了運送木桐開闢的「木山路」。 2014年3月,秋雲¹參加當地媒體組織「當今峇南」考察團,拜訪距水壩預定地15公里的抗議據點Blockade Kilometer 15(KM15)。當地人都叫KM15「大本營」,聽來壯盛,但也就是幾棟臨時竹屋,架起路障、漆上大大的Amai Ma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