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Freegan 「我們打開超市垃圾桶,看見裡頭滿滿的、完完整整的食物,非常震驚。我們取出這些食物,確認安全可食以後,帶回去吃掉。其實Freegan根本不想依賴這些被當成垃圾的食物維生,我們內心希望的,是這些不能賣但還可以吃的食物,能受到更合適的對待。」他在部落格「空屋筆記」中寫道。 在克羅埃西亞那段時間,宗翰成為了一個Freegan。Freegan,即是一群依循「禮物經濟」精神,以各種不花錢的方式解決食衣住行,不浪費、也不消費的人。 2013年,他赴克羅埃西亞當交換學生,因為沒宿舍住,陰錯陽差地加入了一群佔領空屋的無政府主義者,共同生活在一座廢棄的屠宰場裡,吃著從超市垃圾桶內撿回來的食物,穿免費商店裡的衣服,靠搭便車移動。 「...

  在地食材,飼養好幾代 日前看到一則新聞,內容敘述一名從事水產養殖的青年,向記者分享他不愉快的相親經驗。對方問他做什麼行業,他回答水產養殖,對方接著說:「那就是漁夫嘛!」,又說:「那這樣養不起我喔!」於是青年再問她的年收入,對方回答年薪50到60萬。青年反回她:「歹勢喔!我逐个月飼料錢就40至50萬!妳是在囂俳(hiau-pai)啥!」。這則新聞讓我印象深刻,這個社會似乎對著農、漁業不是很友善,對於第一級產業的印象,仍然停留在苦幹實幹、靠天吃飯的悲情形象,「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成為普世的價值觀。不得不承認過去我也是如新聞描述的這位女性,有著相同的觀感和看法。然而在跑了幾次田野調查之後,我對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尤其是在前陣子五日節...

時下盛行的「快時尚」,意即以低廉的價格,買到當季最流行的衣服。或許昨天才在新一季雜誌上看到的時髦衣物,今日就會出現在街角的平價服飾店架上。因為便宜,所以穿破了不心疼,換季了就塵封在衣櫥深處;因為便宜,過時了就全部扔舊衣回收。而這些回收的「舊衣」最後都去了哪裡?業者眼中的無限商機,是不是成為了現代社會「過度消費」的推手?三個八年級生,來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成長背景、教育環境,卻不約而同地注意到了這個問題。為了推廣相關理念,促成了「衣櫥醫生」的誕生。   因為想做一件事,就把三人聚在一起了! 大學畢業沒多久的庭荷,是衣櫥醫生的發起人。庭荷說,大學時的自己,常常省下吃飯錢也要為自己添購新衫。因為太愛衣服了!也意外發現自己搭配上的天賦,經常擔...

從課堂擾動到老社區 隨著在輔仁大學的學習,尤其是今年心理系的「家庭社會」課程,不管是課堂內的文本分享,還是課堂外自組主題小團體討論,反覆地思辯自己的工作狀態、身體動能及家庭歷史,即便現在進到社區工作發現自己的政治敏感度超低,找不到語言對話,自立門戶忙著找錢找資源,深刻感受到身心與工作的擠壓,便開始提醒自己有多少做多少,對於接下來在洲美社區的規劃,不想只是在徵收前懷舊,更希望和居民一起找回家庭歷史,以及具體呈現政府政策下的居民真實生活和轉變,有條件與沒有條件的,不是單單開發與不開發的二元選項而已。這些社會性的連結,亦是在課堂中看似私人的家庭故事背後,其實勾連的是各種政治與歷史的環節,藉由課堂的書寫與互相回應文本的課程設計,找到了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