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這種行業只是求個溫飽而已啦,沒有辦法賺多少錢,有人需要我們才能繼續維持,沒人需要就只好收起來,但臺灣從此以後大概就沒有傳統糕餅了。」王明朝無奈的說著,一邊忙著招呼客人,臉龐上的汗珠一滴一滴的流了下來。   走過百年 老順香糕餅的傳承使命 老順香糕餅,是位於新莊老街的一家傳統糕餅店,至今已有超過百年的歷史。不大的店內沒有奢華的裝潢,店鋪的騎樓下擺放著各類糕餅、麵包,牆柱上掛著糕餅介紹牌,產品從鳳梨酥、土豆龜、綠豆椪、鹹光餅到各類喜餅、生日蛋糕都有販賣,一應俱全。 老順香的產品外觀並不精緻華麗,只是用簡單的玻璃紙包裝著,每一塊糕餅都承載著師傅們手作的用心和傳承的使命。王明朝從十七歲開始做糕餅,他說道:「小時候不愛讀書,在念書這方面比...

亮度剛好的燈泡自屋簷懸吊,還有電線垂下的弧度與金屬製的風鈴。這裡是新店溪岸的「溪洲部落」,歷經反迫遷抗爭,新北市政府將以重建經費三分之一由族人自籌、三分之一由族人向銀行貸款、三分之一由政府出資的「三三三模式」進行異地安置。是時某個部落的日常夜晚,新店區的萬福全總頭目、溪洲部落的黃日華頭目和探訪族人生命史的「尋找記憶點」工作坊成員們,正坐著塑膠椅圍繞小方桌,在萬頭目的屋簷下一邊吹著河岸的風、一邊喝著飲料、一邊討論著。 「沒有喝過『三合一』嗎?」兩位頭目驚訝地問。同為工作坊成員,從博士班起就到部落混的台大城鄉所吳金鏞老師,趕緊到部落裡的雜貨店,手拿數罐飲料回來。噹噹噹!只見桌面擺著一瓶紅標米酒、一罐國農保久乳和一罐伯朗咖啡。邊笑著說這是...

11月19日的下午,一群同學陸陸續續走進溪洲部落的聚會所,手上和包包中都塞滿好幾個玻璃罐。這些同學是參與「溪洲部落釀酒工作坊」的學員,除了學習和體驗米酒的製作,也將透過部落導覽了解溪洲部落的抗爭歷史。 釀酒的第一步是先將糯米浸泡三到四小時。長老張英雄大哥和今天的釀酒老師王春花阿姨,與同學們合力將兩桶提前浸過的糯米倒進木桶裡,再進行第二步「蒸米」,將桶子放在大鍋上隔水加熱。在等待蒸熟的時間,便由臺大城鄉所吳金鏞老師帶大家走訪部落。老師轉述春花阿姨的說法,蒸米的時間並不是固定30至40分鐘,如果觸犯了「禁忌」,就可能讓蒸米的時間拉長,甚至完全蒸不熟。 長老張英雄大哥(右)與臺大城鄉所吳金鏞老師(左)聊起古早以前的釀酒方法。(攝/食養秘書...

  九月份數個颱風,挾帶著豪大雨,使得臺南沿海一帶成為水鄉澤國。毫無意外的,我的家鄉也是泡在水中,只是我家地勢較高,免受淹水之苦,不過要出門還真是要涉水勇渡。猶記得學生時代,每天必須搭著校車北行上學,行經西港大橋,曾文溪畔兩岸總帶點綠意和生機,只是遇上颱風天的狂風暴雨,滾滾黃沙由山上奔流而來,溪水暴漲,淹沒了田地,也造成下游水患。大雨必淹,似乎已成為當地居民習以為常,卻不得不接受的夢魘。 說起台江內海的浮覆地,該地地勢低,排水系統不佳,往昔夏季大雨來時必淹水,而冬季因灌溉水源與食用水十分有限,旱災頻起,民眾生活不易。先前曾經訪問過成長於將軍、七股、西港、安定、安南區、南區等地一帶的耆老,他們與我分享早期的飲水記憶、日常生活的辛苦,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