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前,我剛從大學畢業。跟大多數畢業生一樣,對未來有點徬徨有點迷惘,幸運的是在畢業前我就申請了一份海外華語教學的實習工作,畢業典禮一結束,我收拾行曩帶著一去不復返的決心飛往美國。想著即使辛苦,也要想辦法在美國混口飯吃。雖然我不怎麼熱愛教書,華語教學這份工作至少對得起我大學四年所學;實習差不多結束,我想著如何向校長開口要求讓我留下來工作,雖然身邊的老師不時告訴我,在這所學校教中文只是一份賺零用錢的打工。躊躇之時,臺灣的家人問我有沒有興趣當補習班老師?於是我又回到了臺灣。 那一年正是補教人生鬧得沸沸揚揚之際,雖遠在太平洋彼端,沒有及時跟上這個話題,但也不意外的想到:新聞媒體除了重複播放名師喇舌的畫面,一定也會不斷地誇大補教業的光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