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9日的下午,一群同學陸陸續續走進溪洲部落的聚會所,手上和包包中都塞滿好幾個玻璃罐。這些同學是參與「溪洲部落釀酒工作坊」的學員,除了學習和體驗米酒的製作,也將透過部落導覽了解溪洲部落的抗爭歷史。 釀酒的第一步是先將糯米浸泡三到四小時。長老張英雄大哥和今天的釀酒老師王春花阿姨,與同學們合力將兩桶提前浸過的糯米倒進木桶裡,再進行第二步「蒸米」,將桶子放在大鍋上隔水加熱。在等待蒸熟的時間,便由臺大城鄉所吳金鏞老師帶大家走訪部落。老師轉述春花阿姨的說法,蒸米的時間並不是固定30至40分鐘,如果觸犯了「禁忌」,就可能讓蒸米的時間拉長,甚至完全蒸不熟。 長老張英雄大哥(右)與臺大城鄉所吳金鏞老師(左)聊起古早以前的釀酒方法。(攝/食養秘書...

「阿嬤一路走來就小聲地哼著歌,但聽不出來在哼什麼,等到我聽出是〈何日君再來〉的日文版時,我也跟著唱了一段、阿嬤也唱,唱了約一分鐘……」,臺大「照護、住居與社區」課程期末成果展時,同學分享了唱歌阿嬤的故事,還開心地展示社區居民送給他們練台語的CD,而他們更是以此作為起點,發展出公園泡茶與社區音樂廣播電台的企劃,以茶佐歌、凝聚社區情感。 不過,這門由社工系陳怡伃老師與城鄉所黃舒楣老師合開的跨域課程,需跨領域合作、跨入社區學習、跨世代對話,還得跨越刻板印象,從人與人的依存關係重思住居安排與社區發展。因此當學生們帶著滿腔熱血與專業進入了紹興社區與南萬華時,迎接他們的可不是開頭那段溫馨歌唱情,而是許多的挫敗與煩躁!   公園還有跳舞阿嬤! &n...

  「老了是什麼樣子?」 「阿公阿嬤也有年輕的時候啊?」 「阿公阿嬤整天都在做什麼?...

學這個要幹麻? 「我學的東西真可以用在社會上嗎?」 「我想學的,學校沒辦法給。」 「台灣高齡化很嚴重,這我了解了,但我能怎麼辦?」 不管當初入學前,學生們對大學的想像為何,經過一、兩個學期,同學們自然而然產生這些疑惑和質疑。對一些學生而言,也許只是不願花太多心力,只想賺學分的藉口;但對另一些學生來說,這些是真實存在的困惑。檢視大學的課程設計,一個學生四年(以上)下來的教育,是再自然也不過的疑惑了! 以一個醫學系學生來說,大一、大二除了醫學系必修課外,還要修完所有通識、語言、醫學人文課程。大三、大四PBL(Project-ba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