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黃于嵐,是越南的華人,來台灣二十幾年了。如果要用四個字形容我的人生, 大概就是:「苦盡甘來」。我的原生家庭狀況不是很好,人生中經歷許多大風大浪, 但這些逆境的出現,卻沒有使我放棄對生活的熱忱與對自己的期許,反而更努力的去實踐夢想。 現在我擁有屬於自己的一間廣粵美食店-樂云食堂。   傍晚我們來到樂云食堂,因為正值尖峰時刻,客人絡繹不絕湧入,遠遠便看見黃于嵐嬌小的身影,穿梭在店內一會忙進、一下忙出。等了一個多小時後,她才在百忙之中抽空接受我們的專訪。經過一整天的忙碌,她略顯疲憊的娓娓道出小時候的成長歷程……。   初生之犢不畏虎,奮勇向前 黃于嵐從小在越南五郡華人區長大,這一區以香港、廣東人居多。她從國小到國中皆在華語學校就讀,1...

「全臺灣九成的船,上面的名字都是我寫的吧!」高雄印染行的吳明昌老師說。六十年前,他創立了高雄印染行,現在近七十歲的他,已將印染事業交給兒子,自己則在印染行的樓下開了書法教室,也開過多次書法展。他告訴我們,幾乎全臺船殼上以行楷書寫的船名,都是出於他之手。 高雄印染行的吳明昌老師。要成為一個夠格的印染師傅,除了要理解顯色的化學原理與刷上染料的技術,還得寫得一手好書法。(圖/謝綾均攝影) 從頭學起的印染工藝,在美術天份中出師 吳明昌來自台南,在那個完成學業就當學徒的年代,他從台南到高雄,想找人習得一技之長。後來透過親戚,在高雄找到了一個印染的徐姓師傅,自此開啟了他的事業:印染,那年他十七歲。 印染不僅需要專業知識,也需要美術造詣,所以一個...

第一次打電話給尤辰允老先生時,由於老先生不會國語,我只好用我不流利的台語說明來意,希望能去拜訪他,並為我的台語不好致歉,尤老先生告訴我:「袂曉講台語無要緊,沓沓啊講就好。」他對我從哪裡來?什麼時候來?似乎不甚在意,耐心聽我解釋完,只請我來之前撥電話給他,這樣他就會在家等我。他告訴我,到某某廟前,找個路人問「畫圖的阿公住在哪?」便能找到他家。 就這樣,我們來到了高雄梓官蚵仔寮附近,一個叫赤崁的地方。附近的人們都知道,有個老人家畫畫很有名,他的名字叫尤辰允,今年94歲。 以繪畫記錄生命歷史的自家漁人畫室 尤老先生作品的獨特之處,在於他的繪畫主題,是採自他的生命記憶。於是,翻開他的畫冊,像是翻開整個蚵仔寮的地景變遷史。他的經歷,也是蚵仔寮...

  第一次見面,依林熟練地泡著茶,要替正在講故事的阿公招待客人─我們,她面無表情,泡完茶後靜靜地坐在一旁,與阿公有種很微妙的距離,很近但絕對不會碰到彼此的距離,她沒有刻意看誰,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就只是默默地在一旁傾聽。事後才知道,原來我們年紀相仿。 依林和我一樣個子小小的,跟她相處多次之後逐漸發現,我們一樣喜歡韓星,一樣喜歡唱歌,一樣想要到處旅行、遊玩,一樣喜歡逛網拍、被可愛的衣服吸引…,我們一樣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我開始好奇,依林在作為看護時或是在其他額外時間會有哪些面貌出現?而這些面貌又是在怎樣的角色下產生的?她在阿公家會呈現出哪些角色?在切換至角色後,與他人的互動又為何? 工作之餘,她不時會想起家人,和我分享著爸媽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