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俗稱的「鬼門開」,即是七月初一。這一天,當基隆的老大公廟象徵性地打開寺廟內的「龕門」,便代表著掌管陰間的地藏王菩薩將鬼門打開,讓陰間百鬼前往陽間。而農曆七月十五日,則是「盂蘭盆節」、「中元節」。 這時,有子孫祭祀之鬼魂會返回熟悉的家中,接受香火與牲果的供養,而孤魂野鬼則會遊蕩鄉里四處。所以,人們會舉行放水燈、設食祭祀的普渡活動,防止野鬼為禍人間。 在清朝時代的臺灣詩人林占梅(1821~1868年,字雪村,號鶴山,竹塹知名作家),便曾在《潛園琴餘草簡編》中賦詩〈觀盂蘭放水燈〉,描述了臺灣的放水燈慶典畫面: 一派繁華眼欲迷,瑜珈接引向西溪。 燈光燦爛千家共,人語喧呼百戲齊。 直使水神驚耀蚌,重教鱗族詫燃犀。 今宵暫弛金吾禁,歸路頻開...

  太平洋的潮汐時而洶湧,時而平緩 海浪看似將礁岩吞噬,白裡浪花間卻孕育了藻貝類 人們下海捕捉吃了藻貝類的魚群填飽肚子 填飽肚子之前,發現了自己在社會中與夥伴們取得連結的生活法則 填飽肚子之中,發現了自我在社會中與親人不可分割的生活經驗 填飽肚子之後,發現了自我在社會中與不可預知的自然力量相處的方法 下次肚子餓之前,發現了來了一群自稱和海洋是舊識的人 告訴他們自己如何用三角體錐阻擋海浪的洶緩 這樣可以交換比浪花更別緻的花紋紙張 所以原本捕魚的人幫忙自稱和海洋是舊識的人 用田埂、用漁槍、用山坡、用海洋,交換了花紋紙張 然後再幫自稱是海洋舊識的人 在灘上築起一間間看似突兀,卻不知怎麼著反而吸引更多自稱者來到這裡的房舍   過些時...

  自從回到屏東,有空便會去萬金聖母聖殿禱告,無數日子往來萬金的交通上,偶然地認識了屏東客庄。在臺北念書時,並未特別注意客家族群文化,直到走入南臺灣最大的六堆聚落,我才漸漸了解,過往客家人遷徙進入屏東平原時,生活竟這麼的特殊。我要感謝聖母,因為進入萬金村,我才有機會認識客庄。 記得幾年前在輔大念書時,天主教福音瀰漫校園,也潛移默化地進入我的生活。為何說是福音呢?如果你在初秋溫暖的午後,走在校園中,樹梢漫著微微涼風,陽光在樹葉間灑下了一絲一絲的幸福光點——在有點放縱的某個十月天。這是一場極富青春情懷的靈魂饗宴,你會瞬間覺得這就是福音。當然這是玩笑話,重要的是,在輔大的日子讓我開始相信天主的存在。 當前閩客、平埔文化多元紛呈的萬金歷史值得...

  去年耶誕節,農曆11月15日晚上,屏東縣高樹鄉加蚋埔,一個位於山腳下的小村莊,正揚起古老的聲樂,平埔夜祭¹已經來到了最重要的劇碼:「跳戲」(趒戲)。跳戲是由未出嫁少女或已出嫁婦女頭戴花環,跳著緩慢舞步、引吭祭歌的活動。 這個村莊有著至今保存最完整的屏東平埔族夜祭舉辦會場,加蚋埔公廨是由婦女與年輕女子共同組成的合唱隊伍,她們彼此交互牽手圍成一圈,此起彼落地唱著平埔古調。老實說,我不懂詞曲當中的涵義,只感覺悅耳的古調傳遍了整個會場,每個人都屏氣凝神的聽著,這是平埔夜祭中,堪稱最能詮釋她們作為一個不同於漢化的平埔族,最重要的標籤。   尪姨,在圈子中拿著破布子葉攪動向水²灑向周遭,象徵消災解厄。除了祈求族人平安,跳戲在早期也是年輕男女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