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遊子的思鄉情懷像是眾所皆知的秘密。車站,人來去匆匆,是映著悲歡離合的舞台,同樣的空間卻有另一群人駐足,大廳內黑白相間的地板上,是移工共同尋找家鄉記憶的聚集地。我曾經就是這樣過份聰明,認為他們「一定都很想家吧」。     移工只是身分,不該是刻板標籤 午後的一中街才剛剛甦醒。夜晚的一中街總是不甘孤單與寂寞,越夜越美麗。熙熙攘攘的街道,更可以看出青春與活力。來自印尼的Xexon與我們約在一間潮牌店前見面,我先是驚訝,因為這不是移工常出沒的區域,再說,我連潮牌店stayreal在哪裡都不知道! Xexon故鄉是印尼的龍目島,目前26歲,來台擔任廠工。看到這裡你可能也會跟我一樣,對Xexon這樣的外籍勞工存在著既定的想像。不過,或許這就...

  「因為友情,就會讓我想待更久。」  ...

  25歲那年孩子的出生,阮氏良不得不多找一份工作,為的就是支撐家庭各式各樣的開銷,因此踏入一周七天、天天都是工作日的生活。平日她坐車到位於西屯的工廠上班,到了假日便於東協廣場周邊商家的騎樓下販賣電話卡,多少個日子過去了,唯一不變的是她口中的那句「Free SIM!Free...

  而當我們問起Nam,在越南當理髮師與在台灣當理髮師有何不同?他只感嘆地說了一句:「在越南當理髮師,我是一位老闆;但在台灣這裡當理髮師,我就只是一位員工而已。」     關於Nam,關於我,關於夢想 我是Nam我來自越南北部的一個小城市太平省,27歲的我已結了婚也是兩個小孩的爸爸。在一般傳統家庭裡面,媽媽通常是小孩的主要照顧者,而爸爸扮演的角色是家庭的經濟支柱。不例外,我就是扮演著家庭經濟支柱的這個角色,我要扛起這個家。 回頭想想,從很小的時候,我就想要在長大後成為一名理髮師。但很無奈的是,家裡的人都反對,並沒有給予我任何的支持。即便如此,成為理髮師這樣的嚮往,依然留在年幼的我的心中,而且我覺得我有一天必須去完成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