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協廣場上的東南亞 刻意挑傳說中的「big...

從課堂擾動到老社區 隨著在輔仁大學的學習,尤其是今年心理系的「家庭社會」課程,不管是課堂內的文本分享,還是課堂外自組主題小團體討論,反覆地思辯自己的工作狀態、身體動能及家庭歷史,即便現在進到社區工作發現自己的政治敏感度超低,找不到語言對話,自立門戶忙著找錢找資源,深刻感受到身心與工作的擠壓,便開始提醒自己有多少做多少,對於接下來在洲美社區的規劃,不想只是在徵收前懷舊,更希望和居民一起找回家庭歷史,以及具體呈現政府政策下的居民真實生活和轉變,有條件與沒有條件的,不是單單開發與不開發的二元選項而已。這些社會性的連結,亦是在課堂中看似私人的家庭故事背後,其實勾連的是各種政治與歷史的環節,藉由課堂的書寫與互相回應文本的課程設計,找到了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