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度剛好的燈泡自屋簷懸吊,還有電線垂下的弧度與金屬製的風鈴。這裡是新店溪岸的「溪洲部落」,歷經反迫遷抗爭,新北市政府將以重建經費三分之一由族人自籌、三分之一由族人向銀行貸款、三分之一由政府出資的「三三三模式」進行異地安置。是時某個部落的日常夜晚,新店區的萬福全總頭目、溪洲部落的黃日華頭目和探訪族人生命史的「尋找記憶點」工作坊成員們,正坐著塑膠椅圍繞小方桌,在萬頭目的屋簷下一邊吹著河岸的風、一邊喝著飲料、一邊討論著。 「沒有喝過『三合一』嗎?」兩位頭目驚訝地問。同為工作坊成員,從博士班起就到部落混的台大城鄉所吳金鏞老師,趕緊到部落裡的雜貨店,手拿數罐飲料回來。噹噹噹!只見桌面擺著一瓶紅標米酒、一罐國農保久乳和一罐伯朗咖啡。邊笑著說這是...

黑毛狗沿著參差的房舍踏步、灰條紋貓倏地溜進矮圍籬、雞隻在誰家後院咕咕亂啼⋯⋯置身於新店溪對岸的美河市大廈、碧潭兩岸的綠堤自行車道之間,是進步城市對比違章建築的既視感。在這一區約40戶有機搭建的混凝土屋群,或見曲折起伏的小巷、外推的洗衣機、用木板橋連結的菜園和鵝圈,或見用竹竿紮綑的凱旋門,繪有圖騰杵臼的牆面上寫道:「溪洲部落」。 李秀春阿姨拉了張塑膠椅坐在家門前,一旁停著機車、擺著爐具和瓦斯桶,掛著風鈴的突出屋簷,與鄰居的麵包樹接壤,她就像歡迎客人進門一樣地,歡迎工作坊成員來到她這半戶外、半開放的空間坐下聊聊。這一系列名為「尋找記憶點」的社會設計工作坊,由關注原住民飲食文化的食菜好文化工作室成員陳思郁籌劃、從臺大城鄉所博班起一路協助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