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下盛行的「快時尚」,意即以低廉的價格,買到當季最流行的衣服。或許昨天才在新一季雜誌上看到的時髦衣物,今日就會出現在街角的平價服飾店架上。因為便宜,所以穿破了不心疼,換季了就塵封在衣櫥深處;因為便宜,過時了就全部扔舊衣回收。而這些回收的「舊衣」最後都去了哪裡?業者眼中的無限商機,是不是成為了現代社會「過度消費」的推手?三個八年級生,來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成長背景、教育環境,卻不約而同地注意到了這個問題。為了推廣相關理念,促成了「衣櫥醫生」的誕生。   因為想做一件事,就把三人聚在一起了! 大學畢業沒多久的庭荷,是衣櫥醫生的發起人。庭荷說,大學時的自己,常常省下吃飯錢也要為自己添購新衫。因為太愛衣服了!也意外發現自己搭配上的天賦,經常擔...

  永遠難忘第一次上台時的緊張,第一堂課是面對一群國三學生。一堂兩個半小時的課,我花了將近三個星期準備。老闆要求上課時不得看講義,必須將上課內容生吞活剝進腦子裡,才能讓人感受到老師的「氣勢」。菜鳥如我不敢反抗,就真的將整堂課的內容一字不漏背下來。(後來發現其實多數老師上課還是會拿著講義。後來我只有那一個單元的內容是可以不拿講義就完整呈現的,其餘的還是一手拿講義跟麥克風,一手拿粉筆寫字上完整堂課。唯獨需注意:就算手拿講義也不能雙眼直盯著講義內容,目光大部分還是放在臺下的學生,才不會讓人覺得老師準備不足)從小經歷過數次演講比賽,在眾人面前說話對我來說不是太大的障礙,但以「老師」身分站上講臺是實實在在頭一回。所以第一堂課手發抖、寫斷粉筆、講...

六年前,我剛從大學畢業。跟大多數畢業生一樣,對未來有點徬徨有點迷惘,幸運的是在畢業前我就申請了一份海外華語教學的實習工作,畢業典禮一結束,我收拾行曩帶著一去不復返的決心飛往美國。想著即使辛苦,也要想辦法在美國混口飯吃。雖然我不怎麼熱愛教書,華語教學這份工作至少對得起我大學四年所學;實習差不多結束,我想著如何向校長開口要求讓我留下來工作,雖然身邊的老師不時告訴我,在這所學校教中文只是一份賺零用錢的打工。躊躇之時,臺灣的家人問我有沒有興趣當補習班老師?於是我又回到了臺灣。 那一年正是補教人生鬧得沸沸揚揚之際,雖遠在太平洋彼端,沒有及時跟上這個話題,但也不意外的想到:新聞媒體除了重複播放名師喇舌的畫面,一定也會不斷地誇大補教業的光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