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揹著槍在大街小巷奔走,穿上這身制服、成為警察,純屬意外。 空氣裡煙硝味瀰漫,那股嗆涼於呼吸之間竄入鼻腔,而後擴散至整個肺部,耳朵裡還殘留方才如攻堅現場般震耳欲聾的槍響,意識到握著槍的手還在微微顫抖著。將視線移到前方靶紙上的彈著點,雖不甚滿意,也只能聽從教官指示,將手槍插回腰帶上的槍套內,大步邁出警察局靶場。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揹著槍在大街小巷奔走,穿上這身制服、成為警察,純屬意外。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高不成、低不就的人,讀書考試也是那種不太好、也不太壞的人。高中時期,因為理科是我始終都搞不懂的項目,因而放棄了喜歡的生物,選擇社會組。大學也是隨性地選填上應用華語文學系,很羨慕系上其他人的文學造詣,信手拈來便是華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