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又稱為「冬節」、「長至節」、「亞歲」、「賀冬節」,是漢族文化的二十四節氣之一,通常是在農曆十一月十五日前後的某一天,而陽曆則會落在十二月二十二日前後某日。 在這一天,太陽直射南回歸線,是北半球黑夜最長、白晝最短的一日,所以才稱為「長至」,而前夜則稱為「冬至夜」。此日過後,太陽直射位置將不再往南,而是向北移動。 因為這一天是由陰轉陽的關鍵節日,二十四節氣的一年起點,陽氣漸旺,萬物昭甦之際,所以為了慶祝此佳節,而有「賀冬」、「喜冬」之名。這一天習俗祭儀繁多,民眾會宴席慶賀,熱鬧程度亞於歲時過年,所以又稱為「亞歲」。 在古代中國,冬至有「冬至大似年」、「肥冬瘦年」等等俗諺,也會舉辦敬老尊賢的儀式,稱為「履長節」。而鯤島臺灣的漢移民社...

臺灣俗稱的「鬼門開」,即是七月初一。這一天,當基隆的老大公廟象徵性地打開寺廟內的「龕門」,便代表著掌管陰間的地藏王菩薩將鬼門打開,讓陰間百鬼前往陽間。而農曆七月十五日,則是「盂蘭盆節」、「中元節」。 這時,有子孫祭祀之鬼魂會返回熟悉的家中,接受香火與牲果的供養,而孤魂野鬼則會遊蕩鄉里四處。所以,人們會舉行放水燈、設食祭祀的普渡活動,防止野鬼為禍人間。 在清朝時代的臺灣詩人林占梅(1821~1868年,字雪村,號鶴山,竹塹知名作家),便曾在《潛園琴餘草簡編》中賦詩〈觀盂蘭放水燈〉,描述了臺灣的放水燈慶典畫面: 一派繁華眼欲迷,瑜珈接引向西溪。 燈光燦爛千家共,人語喧呼百戲齊。 直使水神驚耀蚌,重教鱗族詫燃犀。 今宵暫弛金吾禁,歸路頻開...

  我曾經離開寫作的世界。   大學的四年歲月,我一度停筆。 那段日子,我認為自己再也不可能寫出任何詩句,我並沒有「寫詩的才華」。 我擱下筆。 寫出動人心弦的詩篇,是我當時的願望。但,我卻漸漸發現,自己並沒有寫詩的能力,或者說,寫詩並不是一件適合我的創作方式。 詩,是一針見血的作品,形式講求精簡精煉,就像是蜜蜂的刺針般,快速且無誤地螫人一下,在極短極短的篇幅裡,展現作者深厚的意念。這就是詩的魅力之處,神髓所在。 不同的寫作類型,需要的是不同的形式。詩、散文、小說,儘管都是「寫作」,但它們的性質與呈現,卻截然不同。對於任何人來說,想要掌握各種不同的寫作類型,是極其辛苦的事情。如果,始終不知道自己的能力,適合發揮在什麼樣的領域,埋頭苦幹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