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Freegan 「我們打開超市垃圾桶,看見裡頭滿滿的、完完整整的食物,非常震驚。我們取出這些食物,確認安全可食以後,帶回去吃掉。其實Freegan根本不想依賴這些被當成垃圾的食物維生,我們內心希望的,是這些不能賣但還可以吃的食物,能受到更合適的對待。」他在部落格「空屋筆記」中寫道。 在克羅埃西亞那段時間,宗翰成為了一個Freegan。Freegan,即是一群依循「禮物經濟」精神,以各種不花錢的方式解決食衣住行,不浪費、也不消費的人。 2013年,他赴克羅埃西亞當交換學生,因為沒宿舍住,陰錯陽差地加入了一群佔領空屋的無政府主義者,共同生活在一座廢棄的屠宰場裡,吃著從超市垃圾桶內撿回來的食物,穿免費商店裡的衣服,靠搭便車移動。 「...

  馬來西亞砂勞越州(Sarawak)的峇南(Baram)內陸,距當地第二大城美里(Miri)約六、七小時車程,唯一的連外道路是伐木商為了運送木桐開闢的「木山路」。 2014年3月,秋雲¹參加當地媒體組織「當今峇南」考察團,拜訪距水壩預定地15公里的抗議據點Blockade Kilometer 15(KM15)。當地人都叫KM15「大本營」,聽來壯盛,但也就是幾棟臨時竹屋,架起路障、漆上大大的Amai Man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