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編輯灶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今天夥伴們抱著與亞齊朋友「一起做大事」的決心,分組前往幾處餐飲店與市場,認識亞齊料理的主角─香料,除了捕捉豐富多樣的香料畫面外,也採集到料理的香料成分訊息,在下午參訪亞齊國家博物館(Museum Negeri Aceh)時,發現了亞齊公共版的料理用香料清單,更深刻地認識了有關亞齊香料的整體性印象。主題式分工的模式讓團隊的學習進入了新的階段,強調將每位夥伴放置在最合適的位置,互相搭配,內部的互助網因而更堅固。亞齊朋友從協助料理探詢到「互相取名」的交流,已成為我們此行探索亞齊文化的最佳學伴。

一起做大事

自從昨天下午釐清了錯把「香料醬」當「沾料」的烏龍事後,我們愈發覺得此行想要一窺亞齊的香料文化,沒有在地人的協助,勢必一籌莫展。為了完成今天的任務,我們更細緻地考量了夥伴分工,以及亞齊朋友如何搭配的適切性。其中「攝影組」(芸芸、梅子、瑋哲)負責捕捉香料的視覺意象,需要對焦快的專業相機,而負責各種香料醬內容的「採集組」(韋婷、婉琦、婉禎、喬安),則更重視報導人轉譯的協助。

一早大家按照已討論過的合作模式再三確認,從起床一直到上車前都忙著測試設備與速記,專注的舉止影響了我們的亞齊朋友,氣氛變得嚴肅起來。無論攝影組或採集組都至少要去三個地點,所以我們八點多就啟程直奔目的地,省略了早餐小聚。

今天亞齊朋友很給力,陪伴著我們「一起做大事」。Fatra因為喜歡料理,不但能立即掌握婉禎、喬安的問題重點,甚至可以提前轉譯、釐清一些名詞與用途,隨時上網搜尋照片與說明。三人合作無間地,走訪了前幾天去過的早餐店(Fatahillah)、午餐店(Kakti),最後抵達了大市場(Pasar Penayong)二樓的香料醬攤,汗流浹背地花了半個多小時,詢問那些香料醬的用法與成分,還淺嚐了味道。婉禎在她的田野筆記上這麼寫著:「… 完成的那刻,用非常崇拜且感激地眼神盯著老闆看,不斷地對他微笑道謝,除了感激老闆,我默默看了眼Fatra,對於他今天完全沒有不耐煩的態度覺得不可思議,有他這麼強而有力的幫忙,心情升起非常多的感觸及感激,能夠遇見這群報導人是這次亞齊行最重要且最幸運的地方。」

負責料理採集的另一組夥伴─韋婷、婉琦的第一站也是早餐店(Mami Yose),在Odie的翻譯協助下,老闆耐心地解答困惑,很快地完成了首站的任務。之後與喬安、婉禎在午餐店(Kakti)會合後卻發現已進入店忙時段,四位夥伴決定不做太多打擾,匆匆問了幾道料理名稱與成分後旋即前往終點站與攝影組會合。

透過這幾間餐飲店的料理採集過程,夥伴們對於香料多了一份認識,例如,一道料理包含七八種香料是常有的事;這個城市最受歡迎的兩道傳統料理(masak),「白料理」(masak putih)與「紅料理」(masak merah),差別在於辣椒的種類…等。到了下午參觀博物館時,我們對於亞齊香料的整體性特色找到了可參考的憑據。梅子在展示區看到一張寫著料理香料的清單,推測很可能這些就是亞齊的代表性香料,於是請夥伴將內容與手邊既有的資料核對一遍。婉琦拉著團隊內最熟悉香料的喬安一同進行,Odie、Fatra、Zia陸續捲入了這個「英文、印尼文與實物」之間交叉確認的繁瑣過程,一群人在那一區駐足許久才離去。

遇見繽紛色彩

不同於料理組需要對店家進行訪談,攝影組的任務在於拍攝以香料為主軸的場景與氛圍。亞齊朋友為此推薦了三處市場─大市場「頗奈庸市場」(Pasar Penayaong)的主區與華人區,以及一間較小的市場(Pasar Setui)。梅子、芸芸、瑋哲、Furqan與Zia逐一造訪,發現還是大市場的主區最合適。雖然我們對於那裏過多藍色布棚影響攝影的色彩品質感到困擾,但走訪比較之下才察覺此區因為是批發型市場,香料最為新鮮、豐富多樣,且人群聚集。更妙的是,全體夥伴不約而同的發現了「另類」五顏六色的速成香料醬,店家集中在大市場肉販區的二樓,於是機動性地以此為兩組會合點,展開各自的任務。

二樓偌大空間內有八家左右的香料攤販,每一家桌上都擺著一桶桶的香料醬。喬安猜測其中一桶黃澄澄的是薑黃,仔細看,果真有研磨顆粒,聞得到細細薑味,辨識之際,Fatra、Odie也自動地詢問店家香料醬名稱,並翻譯成英文。這一區專門服務一些不方便親自研磨香料的客人,他們來到這裡只需說出料理名稱與份量,老闆便利落地將合適比例的新鮮香料泥舀進塑膠袋內,附上乾燥的檸檬葉、肉桂葉打包,購買者帶回後即可進行烹調。停留期間,上樓的客人絡繹不絕。

事實上梅子在走訪前一站小市場時就已接觸到香料醬的攤販。她在一家生意超好的攤販前逗留十多分鐘,捕捉人們踴躍購買香料醬的畫面,並和一位長期居住在雅加達、英語流利的亞齊中年婦女聊了起來。她告訴梅子這一攤很有口碑,用料新鮮價格實惠,而且配方獨特,無可取代,她在雅加達時經常懷念這家的味道,因此定期回亞齊補貨。

攝影組除了發現懶人香料醬的魅力外,也遇見了其他色彩繽紛的事物,最顯著的是食物。除了堆積成山的紅辣椒、綠辣椒、蒜頭、紅蔥頭、番茄、馬鈴薯、茄子、紅毛丹、蛇皮果、百香果、芒果、香蕉、椰子可清楚辨識外,有更多的蔬果與根莖類植物沒見過,且色彩差異極大,我們猶如劉姥姥進大觀園般地大開眼界。負責拍中遠景的芸芸搭配拍近景的瑋哲,今天是合作愉快的搭檔,他們頑皮地去嚐試了丁香煙的滋味,稍後興奮的與其他夥伴分享見聞,認為不論是賣菜的阿姨,還是水果攤的大哥,面對鏡頭非但不害羞,反而個個拿起自家商品,露出微笑回應,過程中充滿了樂趣。

梅子在大市場的華人區清楚感受到香料出現比例的減少,隨行的Zia也因為對這一角落不熟悉而顯得小心翼翼。梅子匆匆走過此區通道,瀏覽兩側的店家,四目交接,不再被誤認為韓國人或者日本人,而是清楚的華人,途中與一位中年婦女攀談了一會兒,結束後Zia忍不住好奇地詢問內容。延續前次談話,梅子曾經在多元文化尊重的脈絡下提到過「社會中少數族群被迫接受多數族群宗教信仰的不得不」現象,這次梅子告訴Zia,「這位婦女認為自己是華人,在這個國家受到歧視,即便如此,她還是認為自己是亞齊人,因為這裡也是她度餘生之處。你看,認同是多脈絡的」,Zia點點頭,他一直堅信穆斯林不應該排斥異教徒。

午餐的地點很特別,是一間只賣雞鴨的餐廳,開設在清真寺旁。服務人員清一色的為男性,都戴著象徵穆斯林身分的花帽,禮拜時段(shalat)大家會放下手邊的工作,一起前往清真寺,無論來客是誰,都得在店裡等待這群人禮拜結束回來,再點餐或結帳,我們今天就見證到了這一幕。店內的環境非常整潔,食材現炸新鮮,婉禎因為終於能隨口叫出餐點中的「紅料理」(masak merah)而興奮不已。好吃的餐點並沒有分散夥伴們的注意力,因此沿路上一有時間就黏著亞齊朋友,針對各組所負責的主題釐清困惑。不過,在亞齊博物館的大樹下躲雨,等待下午開館前,芸芸已累攤在小椅子上閉目養神了。

我們有了新名字

幾天前Furqan詢問喬安他的印尼名字如何寫成中文,以及翻譯成中文的意思,喬安察覺到轉譯的困難,因而興起請Furqan為他取個亞齊名的念頭。結果這件事在今天下午發展成我們與亞齊朋友雙方互相取名的交流活動。大家一起坐在大樹下展開了一場熱烈的討論會,最後雙方都各自有了一個「異國名」。

亞齊朋友在為夥伴們取名時會考慮到中文沒有彈舌音,先避開那些對我們而言(婉琦除外)困難的部分,接著確認當事人對新名字不會發不出來後才選定。除了婉琦獲得的是「花」名外,其他全是歷史人物或伊斯蘭聖者的名字。夥伴們在給亞齊朋友取名的時候,雖也是以他們的外表或者性格上的特質為依據,但選名時相對隨性、多樣,有明星的名字、友人的名字,或者依據本名的漂亮譯音,夥伴教他們如何發音後,喬安立刻把新名寫在一張小卡紙上,分送每位亞齊朋友,過程中玩得興奮起勁。當大部分的人喜孜孜地唸著亞齊名字時,他們卻困擾著如何替梅子取名。因為梅子是老師,礙於身分上的距離,不敢隨意取名,最後在梅子戲謔威脅下,Odie脫口而出一位女性的名字,並且解釋梅子讓他想起了自己的母親,梅子無言,臉上泛起了三條線……

事後聊起,才知命名這件事情對人類學家進入田野是非常重要的時刻,有了當地的名字,就表示已被團體接受,成為他們一份子了。也是後來才意識到我們竟將每位亞齊朋友的中文名字都套上不同的姓氏,但是印尼人的名字裡是沒有姓氏的。取名所反映思維上的文化差異,讓這一段趣事成為難忘的回憶。

博物館裡的問號

亞齊國家博物館(Museum Negeri Aceh)偌大的庭園內有兩個建築風格截然不同的展場,我們在兩點開館後先爬上了第一展區高腳屋(Rumah Aceh)參觀,接著到了隔壁常設性展區(第二展區)的大樓。脫鞋進入亞齊傳統高腳屋的展場內參觀時,夥伴們頗覺新鮮有趣。藉著一連串的行走觀賞,亞齊的傳統生活意象一點一點地進入腦海。當婉琦、喬安、Odie、Fatra、Zia他們五人停留在香料清單區進行資料核對時,其餘夥伴進入了第二展區。在Zia的解釋下得知,此展區強調亞齊某王國的歷史及西元九世紀伊斯蘭文化傳入的開始。

梅子、婉禎都被一幅女性領導者使用印度式的披戴頭巾法,露出前額頭髮及頸部的意象給吸引住,於是將這幅畫的「微妙處」分別與Furqan、Zia討論,他們無法解釋,但都不認可這種戴頭巾的方式。隨後博物館負責管理的一位女性表示,這批資料來自國外(荷蘭),並不是印尼人的作品,就算有錯誤他們也無權修正。梅子充分感受整個亞齊地區伊斯蘭化的徹底,這使得Furqan、Zia的關注全反映在「適切性」上,而非伊斯蘭「化」的歷史事實。離開前,博物館裡的問號依然在納涼。

本文經KeAceh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Posted by 

About the Author
編輯灶

Related Posts

香料可用來增香、調色、矯臭、防腐,還有食療效果。我們是不是常常知道某些香料的存在卻總是不知道該怎麼使用它?它就像另個世界,屬於進階版的料理,只有少數人可以踏進。但真的是這樣嗎?理解香料,正是...

胡椒,這種熱帶藤蔓植物所結的辛辣果實,不過是表皮皺皺的一顆小小香料,卻把歐洲拖出發展遲緩的中世紀,帶進廣大的印度洋貿易網…… ──《最嗆的貿易史》 陌生的開始 KeAech...

出發到亞齊前,最讓我們困擾的,就是服裝要如何符合穆斯林教義,既要遮蓋住手腕、腳踝,又不能展露過多曲線。抵達後,我們各個睜大眼睛觀察,想知道當地的穆斯林會如何穿出符合規範的服裝,這些服裝又有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