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編輯灶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今日最重要的任務,是進到家戶的廚房現場,見證「料理如何製作」。我們幸運地在中午嚐到這次生活營裡最美味的亞齊餐,更在對比鮮明的場景裡,緊盯著亞齊媽媽(Ibu Juwita)的廚藝步驟。一方人馬手忙腳亂地進行影像與文字記錄,另一方的主配角們則是從容熟稔地變出了亞齊的味道。這項使命必達的任務耗盡了夥伴們的精力,但到了傍晚,我們仍情意相挺地前往亞齊朋友的冠軍足球賽助陣,見識了五人賽制「房間足球」的魅力。

紀錄VS料理

一早夥伴們在出發前就不斷確認分工的注意事項,前往家戶的路上,車內瀰漫著一股緊張的氛圍,大家不斷小聲討論,連平時吸引人的街景都沒能瞧上一眼,在轉過幾個巷口後,亞齊朋友已在家戶門口等著我們了,熟悉的招呼聲稍稍舒緩了大家些許焦慮的心情。今天的大廚是亞齊朋友Agi的母親Ibu Juwita,她的職業是廚師。

下車後,一棟兩層樓的洋房映入我們的眼中,還來不及看清楚這間不同於周遭平房的建築,大夥依序穿過柵欄後,就抓緊時間先確認場地。梅子在屋內外兩個廚房空間裡來回走動,仔細評估後與Ibu商量,選定了光線較好的屋外廚房作為料理的主場域。不過,原本僅供四人使用的空間,如何能讓我們團隊,以及Ibu Juwita、她的助手(Eka與Shally)、擔任翻譯的Fatra共十一人一起工作三小時而不互相干擾,成了「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昨晚在討論會上胸有成竹地接下拍攝任務的梅子,不再神情自若。

當我們還在狹小的廚房空間思索並商量適當的站立點時,Ibu已悄悄走到角落確認備料,啟動她的料理製作過程。大家發現後拼命的往外側廚房門口擠,惟恐遺漏步驟,結果文字紀錄組跟攝影人員的動線頓時卡住,場面陷入了混亂,協調後,負責紀錄第一道料理的喬安跟婉禎留在原地,紀錄下一道菜的婉琦跟瑋哲則先退出廚房。

Ibu Juwita一面指揮Eka與Shally清洗蝦子,一面剝蒜頭、紅蔥頭,晃進屋內用果汁機打碎一堆香料後,到屋外開始烹煮咖哩,香味四溢時放進蝦子,完成「蝦咖哩」。喬安與婉禎合作無間進行完整的紀錄,負責翻譯的Fatra則不斷用手機快速查閱網路資訊,待婉琦、瑋哲接續記錄後,喬安在附近顧起烹煮咖哩的爐火。

從容喝了幾口水後Ibu開始料理「蔬菜湯」。她蹲在滿地的食材中開始挑選波羅蜜、木瓜、檸檬葉、檸檬香茅、紅炬薑花、紅蔥頭、蒜頭、南薑、辣椒,Eka與Shally十分有默契地接手整理後,Ibu再度從容地進了屋內,使用果汁機「研磨香料」。由於這道料理涉及的食材很多,她特意放慢速度讓已經看得眼花撩亂的夥伴,在記錄跟上進度。一旁被蔬菜湯深深吸引著的Fatra則寸步不離地黏在爐邊,最後終於忍不住試吃幾口,露出燦爛的笑容。

負責第二梯次紀錄的婉琦跟瑋哲在一開始的兵荒馬亂後便退到廚房外等候。婉琦想起在台灣到Radih家做料理紀錄時的合作模式,領著不太進入狀況的瑋哲開始先核對起散落在一旁的食材,慢慢找回分工的節奏。隨後,喬安在換班時把稍早在廚房內發生與蔬菜湯相關的速記交給兩人,讓他們所負責的紀錄更完善。

攝影人員需以不干擾廚師為原則,抓出好角度,迅速按下快門。負責主拍的梅子在這個原則下聚精會神地關注廚房內的動靜,好幾次相機貼地憑感覺按快門,為了捕捉Ibu與Eka、Shally的工作神情。本來協助拍攝的韋婷,因為廚房空間不能容納兩位攝影人員,就先跟著一起備料,之後抓緊空擋,在門邊捕捉夥伴們紀錄的畫面。作為今日公共版田野筆記的芸芸,在料理紀錄的過程中處於機動的位置,當任何一組需要支援時,就得立刻進入狀況,提供幫助。

亞齊朋友在料理過程中清楚呈現了與我們的文化差異。穆斯林社會,家戶的料理由女性負責,男性不涉足廚事是常態。所以雖然我們的六位報導人全數到齊,但Ibu的料理助手就只有Eka與Shally,一直忙著挑菜與洗蝦。梅子發現了這樣的情況後,語帶詼諧地將切水果這項工作交給餐桌前「遊手好閒」的男性們。只見他們以相當不熟練的刀法將木瓜分別切塊、裝盤,鬧出不少笑話。或許是被梅子「台灣男性大學生都會幫忙廚事」的話刺激到,飯後他們包攬了洗碗的工作,幾位大男生蹲坐在水盆邊有說有笑地洗著碗,讓Eka跟Shally感到驚訝。

亞齊的味道

經過約三小時的烹調,最後上桌的共有四菜一水果。看著擺好的佳餚,夥伴們擠出最後一絲力氣,將成果拍照紀錄,之後累攤在椅子上休息,特別是抱病中的梅子,美味的料理她只能淺嚐而已。第一道上桌的「蝦咖哩」(kari udang)最讓婉禎印象深刻,多種香料燉煮出的濃郁味道不停地刺激著味蕾,可惜太辣了。第二道菜「蔬菜湯」(kuah pliek)深受婉琦的喜愛,除了吃下好幾碗的蝦咖哩外,滿滿蔬果的食材更是讓好久沒有吃到青菜的她樂不可支,亞齊朋友說這道料理是很正統的地方菜。酥脆的「恩餅」(kerupuk emping)沒有炸物的油膩感,反而因為是以一種植物(melinjo)當原料,所以嘗起來有股清香的苦感,讓喬安一口接一口的吃不停。而步驟簡單的「炸鹹魚」(ikan asin)是最後一道菜,不辣的口味受到瑋哲和芸芸的青睞。不怕辣的韋婷則是對每道菜都豎起大拇指。

今天不停穿梭在廚房的大廚Ibu Juwita,在飯後還是相當有精神,熱心的為我們解答對料理和香料上的疑惑。在一問一答間我們感受到Ibu Juwita是一位有自信的美麗女性,對於我們的提問大多都給予肯定的答案,她希望透過Shally與Eka精準翻譯,讓我們更認識香料。

Ibu Juwita解釋了「紅料理」(masak merah)、「白料理」(masak putih)和「咖哩」(curry)的差異,所謂「masak」確實就是亞齊人說的咖哩,只是「紅料理」會加很多辣椒與薑黃,所以看起來才會是紅色,不是一般認知的黃色。而「masak」也確實如梅子猜測的是受到印度「綜合香料粉」(masala)轉變而來。Ibu Juwita提到亞齊料理不只是受到印度的影響,還有中國、阿拉伯與歐洲的色彩。我們更拿出前幾天在亞齊國家博物館(Museum Negeri Aceh)發現的香料清單與她確認,Ibu Juwita補充了亞齊最受歡迎的五種香草訊息。

為了感謝Ibu Juwita今日的協助,我們特別準備了繪有王羲之書法的隔熱桌墊。秉持著穆斯林歡迎客人的精神,Ibu Juwita回送了梅子一條漂亮的寶藍色頭巾。吃飽喝足的亞齊朋友們則放鬆的坐在客廳休息,為了稍後的比賽養足精神。

房間的足球

安靜的午後,在幾平方大小的家戶客廳,Eka正在準備祈禱,她換上了儀式服裝(mukena)後對著麥加的方向進行。第一次近距離看到的我們,屏氣凝神地坐在一旁,陽光透過窗子灑落在她的身上,客廳只剩相機的快門聲。祈禱完成後,Eka驚覺數個鏡頭對著她,害羞得躲起來了。

下午三點一刻,我們隨著亞齊朋友去亞齊大學足球比賽的現場,這是大學最受歡迎的運動。事實上,踢足球是亞齊的國民運動,在當地許多咖啡廳都可以看到足球賽的轉播,電視機前總會擠滿人,為球隊吆喝歡呼。在郊區,室外足球場隨處可見,足球賽的宣傳標語總是重要的街道廣告。

今晚的我們所觀看的比賽是大學英文系舉辦的年級盃,比賽地點位於室內,並非想像中的開放式大型球場。問Fatra後才明白今天的比賽不同於正規的十一人足球賽制,是五人制的足球賽制,名稱取自葡萄牙語(Futsal),意思是「房間的足球」。在五人制的足球中,上場的選手只有五名,球場、球框、足球也比普通足球賽略小。

由Zia跟Fatra所屬的Super Scream 隊對上Odie所屬的Bomber 隊,兩邊在輪流熱身時,還不停互相勉勵打氣,看得出平時的好交情。不一會兒比賽便開始了,坐在觀眾席上的我們緊握著相機,把Zia、Fatra、Odie穿梭在場上的身影快速紀錄下來,耳邊響起夥伴們一聲又一聲的應援聲,場邊氣氛越來越高漲,場上的Fatra忍不住吐了下舌頭,對我們點點頭。

看著Zia冷靜觀察,展現靈活動作時總能抄到漂亮的球,平常斯文有禮的他,在場上也會激動的大叫,提醒隊友。平時幽默的Fatra在場上穩重的把握每一次導球的機會,踢出精彩助攻後,馬上專注在下一輪的防守。而平時就活潑好動的Odie表現同樣出色,穩穩地守住球門,在球門前上演多次攔截戲碼。我們隔著球網都在為他們放聲吶喊歡呼,最後由年齡較大的學長組成的Bomber 隊拿下勝利。

比賽結束後,我們興奮地拉著亞齊朋友一同到活動布幕前合影留念。這時有幾位比賽的隊友跑來與Zia、Fatra、Odie討論剛才的比賽,看著大汗淋漓的他們一搭一唱的嬉鬧,展現的是亞齊人足球運動的魅力。從球場回宿舍的路上,眾人的體力跟精神早已用盡,忍不住在車上打起盹來。考慮明天又是難得的「沈澱日」,於是決定今晚早早休息,一切睡飽再說。

本文經KeAceh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Posted by 
About the Author
編輯灶

Related Posts

東海小棧成立於2018年,其前身為過去的乳品小棧,獨特的磚牆構造曾為東海的乳品開啟輝煌的時代,後來由於乳品小棧的搬遷,富含歷史意義的場域變成東海大學校內的閒置建築。隨著校方推動「教育部人文及社會科學知...

今天夥伴們抱著與亞齊朋友「一起做大事」的決心,分組前往幾處餐飲店與市場,認識亞齊料理的主角─香料,除了捕捉豐富多樣的香料畫面外,也採集到料理的香料成分訊息,在下午參訪亞齊國家博物館(Muse...

香料可用來增香、調色、矯臭、防腐,還有食療效果。我們是不是常常知道某些香料的存在卻總是不知道該怎麼使用它?它就像另個世界,屬於進階版的料理,只有少數人可以踏進。但真的是這樣嗎?理解香料,正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