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編輯灶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因為友情,就會讓我想待更久。」

  Harida的樂觀與招牌微笑,總是帶給人一股暖意,也造就了她的好人緣。朋友們給她起了個可愛的外號「哈哈」,除了取名字的字首,這個外號也完美表達了她討喜的性格。

 


 初見

初次見到Harida是在SEAT南方實驗室[註1],那天正好趕上菲律賓共煮共食活動,只見她忙得不可開交,嬌小的身軀,俐落地穿梭在辦公室以及大廳之間,一會兒協助擺設器具,一會兒用流利的英語與外籍主廚對談,每個舉動都是如此輕巧而有活力,這就是她工作的日常。繁忙之中,她似乎注意到了我們,示意要我們等她一下,並附上了一抹微微的甜笑。

 

我是馬來西亞人!

「常常有人以為我來自印尼耶。」

一襲素色裝扮,搭配上亮麗的紫色回教頭巾,臉上帶著甜美微笑,一口流利的中文,她是Harida,來自馬來西亞的留學生。因為頭巾的緣故,常常會有人以為她是印尼人,這是個美麗的誤會,「也因為這個誤會,反而讓我有更多機會介紹我的國家。」她笑著說。

Harida的故鄉在霹靂州[註2]的一個簡樸鄉村,家裡經營水果行,有兩個妹妹。身為長女,她早早學會獨立,也培養出她勇於冒險、活潑的性格。

 

學中文是一場意外

「這是一個意外!」

一口流利中文的Harida談到學中文之路,是意外促成。背後有個可愛的小故事:原本她的母親希望她能夠受英語教育,便把她送到一間教會幼兒園,想不到裡面所教授的不是英文而是中文,國小也陰錯陽差的進了一間華文學校,正式開啟了她的中文之路。

身為馬來人,Harida求學之路就這麼、非常罕見地,循著馬來西亞「華語學校」的體制一直念到華文獨立中學畢業。

獨立中學是馬來西亞特有私人教育體制,由於華文非馬來西亞的官方語言,華人為了傳承中華文化,所以創辦了特有的教育體制。課程採用全華文授課而不是馬來文。一般而言,獨中畢業後,會選擇出國留學的學生,大多會來台灣就讀大學,她正是典型的例子之一。不典型的是,她不是華人。

Harida二零一七年才剛從台中教育大學畢業,專修的是語文教育,熱愛學習的她打算繼續精進,申請研究所,未來想攻讀商科專業。

 

樂觀是最佳的催化劑

「我熱愛中文!」

面對意外踏上的中文之路,Harida並不埋怨,反而樂觀以對,認真學習,甚至因此喜歡上中文。如果你試著閉上眼睛與她對談,你可能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正在和一個台灣女孩對話。咬字的精準度,沒有一絲外國人的痕跡,甚至許多語助詞都與台灣人無異。她興奮地告訴我們:馬來人學習華文其實是有某些優勢的,因為在馬來西亞華人回到家裡與家人講的是中文,所以會有腔調,這是習慣,要刻意改變是非常困難的;但她就不同了,雖然在學校學的是中文,但回家是說馬來語,所以腔調問題並不嚴重,可以自己慢慢練習修正。

縱使中文流利,Harida十分謙虛,她認為講中文不難,但要教學又是另外一回事,常常她只能夠憑藉語感判斷,因此還要再多多學習。

 

SEAT南方實驗室

 「覺得移工來這裡很辛苦,覺得他們很厲害啦!」

Harida原先是在勞工局的辦事處工作,輾轉來到了SEAT南方實驗室擔任翻譯。在這邊她學到了很多,除了語言的進步,最大的收穫便是認識了許多移工朋友。雖然國籍不同,但就以這邊主要服務印尼移工而言,印尼語與馬來語非常相似,因此語言不會是太大的阻礙。

Harida聊起,在她的故鄉很難接觸到移工族群,因此在了解移工的處境後,對於他們心生敬佩。每一個來到台灣的異鄉人,都是帶著故事,懷抱夢想,承受著思鄉苦楚以及文化衝擊的壓力,他們的決心與毅力都是不可抹滅而且珍貴的。此外SEAT還替她介紹到各級學校進行演講,讓更多的台灣學子能夠瞭解到穆斯林文化,對她來說是另一種挑戰以及學習。

一到假日,Harida就會到SEAT協助舉辦推廣東南亞文化的活動

 

異鄉遊子的鄉愁

「當然會想家呀!」

初到台灣,Harida的思鄉病嚴重的很,每天都想回馬來西亞,她母親擔心她孤身一人來到台灣,無依無靠,加上文化衝擊,會讓她失去動力,迷失信仰,來台前還特地將她送到伊斯蘭回教學校一個月的時間。說到底,還是對女兒滿滿的掛念以及不捨;「不過後來就習慣了啦。」她說,還是那份樂觀,讓她撐過了艱苦日子。

最近正逢穆斯林的齋戒月,又再次勾起了異地遊子的思鄉情懷,Harida的語調一轉,雀躍地跟我們表示,她再過一陣子就要返回家鄉過年了。滿是期待,她說除了家人,她最懷念的還是家鄉的清真食物,以及較為緩慢的生活步調。

 

友情是最佳動力

「因為友情,就會讓我想待更久。」

Harida的樂觀與招牌微笑,總是帶給人一股暖意,也造就了她的好人緣。朋友們給她起了個可愛的外號「哈哈」,除了取名字的字首,這個外號也完美表達了她討喜的性格。

沒有一個異鄉人是不想家的,但Harida找出了解憂良藥,那便是堅固深厚的友情,她在台灣已經有好幾年的時間,交友範圍廣泛,從學校教授到來自異地的移工。

每一個朋友於她而言,都是無與倫比、至關重要的,在台灣就算遇到事情,雖然沒有家人的陪伴,她知道還有這些朋友們給她撐腰!這次回去故鄉,下一次返台的日子不知何時,「我在台灣最捨不得的事情就是朋友。」她難得露出深思的神情,接著說:「雖然有些朋友叫我最好不要回來了。」又回到了原先的笑容,逗趣的相處模式,不難看出她與朋友們深厚的情誼。

Harida在台灣找到深厚的友情

馬來女孩的中文之路還在繼續,台灣只是她其中一站,卻給了她滿滿的精彩。每個來自異鄉的人,背後都有一段故事,也許歡樂,也許辛酸,在排斥或同情之前,何不先了解他們的故事呢?

 

Harida,祝福妳走出屬於自己的中文之路!

 


[註1]SEAT南方時驗室:位於台中東協廣場的工作室,經常性地舉辦講座、導覽、美食共享、文化體驗等活動,是一個致力於推廣東南亞文化的組織。
[註2]霹靂州:是馬來西亞的十三個之一,位於馬來西亞西半部。在1973年霹靂州發動一場席捲全國的華文獨中復興運動,把全國僅存的60所華文獨中從滅亡邊緣救活和發展起來。董教總於當年成立董教總全國發展華文獨立中學工作委員會,並發動籌募全國獨中發展基金及提出《獨中建議書》作為獨中今後發展的方向指導。
_
圖文|王以強、蔡孟伶(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2018/6/22
About the Author
編輯灶

Related Posts

香料可用來增香、調色、矯臭、防腐,還有食療效果。我們是不是常常知道某些香料的存在卻總是不知道該怎麼使用它?它就像另個世界,屬於進階版的料理,只有少數人可以踏進。但真的是這樣嗎?理解香料,正是...

胡椒,這種熱帶藤蔓植物所結的辛辣果實,不過是表皮皺皺的一顆小小香料,卻把歐洲拖出發展遲緩的中世紀,帶進廣大的印度洋貿易網…… ──《最嗆的貿易史》 陌生的開始 KeAech...

出發到亞齊前,最讓我們困擾的,就是服裝要如何符合穆斯林教義,既要遮蓋住手腕、腳踝,又不能展露過多曲線。抵達後,我們各個睜大眼睛觀察,想知道當地的穆斯林會如何穿出符合規範的服裝,這些服裝又有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