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編輯灶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25歲那年孩子的出生,阮氏良不得不多找一份工作,為的就是支撐家庭各式各樣的開銷,因此踏入一周七天、天天都是工作日的生活。平日她坐車到位於西屯的工廠上班,到了假日便於東協廣場周邊商家的騎樓下販賣電話卡,多少個日子過去了,唯一不變的是她口中的那句「Free SIMFree SIM!」

 


休假對於遠赴他鄉的東南亞移工們,顯得格外重要,異國語言的談話瀰漫在空氣中,隨處可見東南亞移工的身影來往在騎樓中。太陽高掛天空的星期天午後,悶熱擁擠的狹小騎樓下,一點風都透不進來,塞滿了等待公車的乘客、各式各樣的小吃攤販、店家外送的機車,唯獨一間東南亞面容設置的SIM卡攤位,形成了特別突兀的存在。攤販前有一群人,手持廣告卡好似在推銷產品,推銷人員各個都是外貌、身材姣好的女性,阮氏良便是其中的一員。

 

我叫阮氏良

「Free Sim!Free Sim!Anh Ơi!」萬里無雲的週日午後,響亮的聲音劃破了炎熱的夏日。汗涔涔的手臂及額頭,身穿無袖貼身背心、緊身長褲、紮了個俐落馬尾的阮氏良,相較於身邊其他迷你裙、小熱褲的工作夥伴,所散發的氣質顯示了她已不是青春期的懵懂少女。她的角色不僅僅是一位SIM卡相關業務員,更是一位臺灣媳婦、一個四歲孩子的母親。

25歲那年孩子的出生,阮氏良不得不多找一份工作,為的就是支撐家庭各式各樣的開銷,因此踏入一周七天、天天都是工作日的生活。平日她坐車到位於西屯的工廠上班,到了假日便於東協廣場周邊商家的騎樓下販賣電話卡,多少個日子過去了,唯一不變的是她口中的那句「Free SIM!Free SIM!」

 

阮氏良手中拿的這些招攬手板,上頭寫了大大的「Free SIM」兩個英文單字,她特別強調這些SIM卡不是在販賣,而是用填資料的方式贈送。但是這個贈送動作的對象僅限於東南亞移工,填資料的過程中要示出工作證及居留證。意思是,若你拿的是中華民國的身分證就不能申請。這些免費的SIM卡來自各家知名電信廠商,像是中華電信、台灣大哥大、台灣之星、遠傳等等,提供使用者一定天數內限定額度的通話費及網路使用量。

 

要工作賺錢所以沒有時間休息

每個禮拜六早上十點半到晚上六點半,以及每個禮拜天早上八點到晚上七點,一共二十小時,是阮氏良假日在攤位的工時。而搭公車從大里區到東協廣場是她唯一的選擇,因為不用多花費車錢,「我剛到臺灣的時候看不懂中文也不會說,所以連公車都不會搭,我就拿手機拍想要去的地名,每當有公車在我面前停下來,我就拿給司機看,如果司機搖頭我就繼續問下一班,點頭我就上車,」講述這段過往,阮氏良語氣上揚,裡頭更多了一些喜悅的情緒。禮拜天到東協廣場休閒娛樂的移工比禮拜六多了許多,因此阮氏良光是禮拜天一天就可以寫三到四百份的資料。「會給我一點點分紅啦!」她小聲又靦腆地說。

 

凡是經過騎樓的越南移工她都能辨識出來,特別是對於同鄉的男性移工,她熱情的挽住他們的手臂,或是其他更多的肢體接觸,阮氏良說:「都是越南的,都是朋友!」

四歲的小孩要上學,婆婆跟老公沒有工作,幫我帶小孩,我就出來上班,算是分工合作啦!」,所以阮氏良獨自出外賺錢,下班後就會買便當回家給家人吃,「煮飯很貴!要買菜還有瓦斯費,買便當比較快也比較便宜啦!」,為了持家省吃儉用,不吃早餐、不亂買衣服褲子,更不用說耳環、項鍊等奢侈品。而午餐及晚餐是最能貼近家鄉的越南小吃,一碗牛肉河粉就有讓她繼續撐下去的動力。

小小一張SIM卡,卻能連結萬里以外的家鄉

疲憊狀態的短暫解放

SIM卡的功能包含了電話卡及網卡兩個部分,所以SIM卡對於移工來說,就像是構成移工異鄉生活的元素,也是在異地唯一能解套鄉愁的工具。脫離工作及家庭的束縛後,阮氏良做的第一件事絕對是打電話給遠在故鄉的媽媽。拜現代科技進步所賜,思念不再只能透過聲音傳遞,小小的螢幕拉近了見面的距離。

「我很想家,特別想媽媽,所以我每天都用視訊跟媽媽講話」,「是阿!這樣才能看到媽媽的臉!」,她側著身,如碧水一般清澈的眼神,洋溢著淡淡的溫馨,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一通電話,它趕走了在臺灣所有的陰霾,那張漂亮的臉龐帶著幾分清挑,勾起的眉梢唇角彷彿在笑,我們卻又不見笑容的親近平和,這個微笑和所有人劃出一道距離,那是一種看似很近其實遙遠的距離。

 

思鄉與返鄉之間:身體不會壞掉啦

阮氏良提到,與婆家溝通過後,時隔三年才回到思念的故鄉。

今年四月阮氏良帶著老公和小孩回到她朝思暮想的家鄉—越南。阮氏良是中越人,回越南的她不找朋友、不出遊,什麼事都不做,讓自己好好休息,如同逃離牢籠的鳥一般享受這個得來不易的時光。說起回鄉之旅,阮氏良不想多說什麼,一句話與另一句話之間隔了一段沉默,關於回鄉的那段時間她不想讓自己一直想起,最後她口中不斷的說「不要想太多,」音調一次比一次還要低沉,視線一次比一次還要接近地板,隨後望著遠方,木然許久。

「好熱!」是與她認識後,她最常說的話,聊天過程中幾乎三句就會帶一句「好熱」,「好熱!臺灣很熱啊。在越南我習慣熱了,可是臺灣更熱,」

訪談中可以發現,阮氏良會在辛苦工作中,為自己找一點抒解疲勞的小樂趣。因為熱所以渴望涼爽,藉著上廁所的理由,她總是會進到速食連鎖店裡吹冷氣,或是藉著招攬的動作跑到門口享受片刻的涼快,她自己說這段趣事時,神情裡藏著一點點的驕傲。

「不會累啦!身體不會壞掉啦!」背負著臺灣及越南兩個家庭的經濟重擔,所以她咬著牙也要努力撐下去之餘,也有屬於自己的樂觀。

就像許多來自越南的新移民女性,也許想像著透過婚姻能來臺灣享受生活,很快又面臨現實的滋味。身為異鄉女性,阮氏良即便工作辛苦、工時又長,生活環境也不甚理想。但為了家庭、為了小孩,身為家庭支柱,她肯吃苦耐勞,如此認命的精神,或許如同其他來台的同鄉女性。認命或許是阮氏良對於克制自己的思鄉之情,也是她一直在提醒自己的事情。

她說她不敢去想下一次回越南的日子,因為不要想「太多」,心裡就不會這麼難受。

人來人往,細膩的情感總不好在快速的社會中表達。

 

_
圖文|任婕 楊沁芝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2018/06/22
About the Author
編輯灶

Related Posts

香料可用來增香、調色、矯臭、防腐,還有食療效果。我們是不是常常知道某些香料的存在卻總是不知道該怎麼使用它?它就像另個世界,屬於進階版的料理,只有少數人可以踏進。但真的是這樣嗎?理解香料,正是...

胡椒,這種熱帶藤蔓植物所結的辛辣果實,不過是表皮皺皺的一顆小小香料,卻把歐洲拖出發展遲緩的中世紀,帶進廣大的印度洋貿易網…… ──《最嗆的貿易史》 陌生的開始 KeAech...

出發到亞齊前,最讓我們困擾的,就是服裝要如何符合穆斯林教義,既要遮蓋住手腕、腳踝,又不能展露過多曲線。抵達後,我們各個睜大眼睛觀察,想知道當地的穆斯林會如何穿出符合規範的服裝,這些服裝又有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