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劉 揚銘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斜槓青年(slash)、零工經濟(gig economy)的話題最近很熱,「可以同時做很多好玩的事」、「不上班也能用專業賺錢」的概念很迷人。身為寫文字維生的自由工作者,我在常去咖啡店被老闆問:「斜槓到底是什麼我搞不懂,因為薪水少想多賺一點,兼差做很多事就叫斜槓嗎?那不是把自己累死而已?」臺灣年輕世代面臨低薪問題,開咖啡店一樣很難維持,怪不得老闆會問。

另一方面,也有上班族朋友問我:「好後悔對工作太投入,沒有把時間花在自己身上,健康和熱情都沒了。但是工作和私人生活可以分開嗎?有可能像斜槓青年那樣把興趣當成職業嗎?」

若是回到《斜槓青年》書的內容,不當傳統上班族而成為斜槓者,「並不是為了額外收入,而是追求更豐富的人生、更完整的自己」。但更務實一點說,斜槓不斜槓,不在於兼了多少差事,賺到多少錢,更重要的是有沒有想追求的生活方式,基於想過的生活去配置工作,讓所做的事情變成「因為有你才成立」的工作。

因事設人vs.因人設事

上班和斜槓,到底差在哪?所謂上班,是一個公司組織需要完成某個任務,找一個人來負責一個職位,因事設人,這件「事」自然不可能和「人」百分之百契合。上班族的責任是完成組織交辦的任務,老闆付你錢,工作比你大,理所當然必須設法成為這個職位要求的樣子,一步一步晉升,也要不斷變成另一個職位的樣子。怪不得上班族總是挺憂鬱的,認為投入工作就沒了自己,還有《不憂鬱哪算是工作》的暢銷書。

但有沒有可能把工作轉變成「因人設事」──因為有我,才有這個工作呢?我運用自己的專長、把想做的事情變成一份(或多份)工作。這麼一來,人比工作大,做起事來應該很快樂才對?只是想一想,除非自己創業,否則上班族哪可能叫公司「因我設事」而自由自在呢?

所以,斜槓青年都在試著挑戰「創造自己的工作」,把自己喜歡的事情變成工作、變成事業,讓這樣的生活型態足以持續。光是做一大堆「因事設人」的兼差,不算斜槓,能有一堆「因人設事」的工作,讓這些工作因為有我才成立,才算厲害的斜槓工作者。

因事設人的上班生涯產生了「求職」的想法,設法讓自己的能力符合職位;因人設事的斜槓工作者則需要「創造工作」的思考,設法把自己的專長構成多樣化的工作。斜槓不是做很多工作累死自己,而是運用自己的能力,找出多元成「工」的可能性。上班族和斜槓青年的目標不太一樣,有沒有辦法「創造自己的工作」才是重要的斜槓技能。

找工作vs.創造工作

查爾斯.韓第(Charles Handy)在《大象與跳蚤》寫到,他建議兒子大學畢業之後不要找老闆,而是去找客戶。找老闆的意思是找個職位領薪水,找客戶的意思是設法用自己的專業能力去提供服務賺錢,就算沒人給工作,如果可以創造自己的工作,就不怕在職場中活不下來了。

說起來很理想,但實際該怎麼做?

首先可能要知道自己的專長在哪裡,做出一件「被人記住的代表作」,無論寫作、美術設計、攝影、或是做出一個產品原形,必須先有一樣能被相關領域認同的代表作,才會有人因為這件作品想到你,衍生出其他機會。其次,如果想讓「自己想做的事」變成「他人想買的產品」,也必須要有產品思維,從主觀視角轉換成客戶視角,去理解什麼人會需要自己的能力,如何把這些需求具體化成為一個產品或服務。但這過程沒有標準答案,每個人有不同的開創方式,只能從經驗中學習。

少子化、退休制度崩壞的未來

談到斜槓(或零工經濟、自由工作者)也不得不談一個大趨勢,在我們父母輩進入職場時「現在好好念書,以後好好工作」的觀念──考上好學校,畢業之後找個好公司上班,一路做到某個年紀之後退休,過著領退休金的養老生活──這樣的職涯想像可能會變成一種幻象。

臺灣面臨少子化、勞動人口減少的前景,退休年齡只能不斷延後,退休金大概也只能一直縮水,否則退休制度是撐不下去的。如果按照父母輩的職涯道路走,我們的工作時間可能會長達50年(法定退休年齡延後到70歲不是不可能),退休之後還不知道剩下多少命跟錢,那麼,令人憂鬱的工作實在很難下嚥,也難怪斜槓青年的話題會在近年開始流行,畢竟設法把自己喜歡的事情變成工作,做再久都不會討厭,似乎反而比較輕鬆。

當然,工作上取得自由,可能得用收入減少,或是收入的風險變大做為交換。雖然許多人嘲諷斜槓青年根本沒有斜槓收入,或是收入很少,斜槓又有什麼用?不過回頭想,會走上斜槓的道路,並不是為了比傳統上班族賺更多錢,而是為了完成更豐富的人生,如果做那些有趣的事也能賺到錢就太好啦,但就算沒辦法,把時間用在真正感興趣的事情上,也夠快樂的不是嗎?

在思考要不要當斜槓青年、自由工作者之前,可能得用更廣的視野來思考:「你認為工作是什麼、你想要的人生是什麼?」

「念熱門科系、進熱門產業」的傳統就業觀之所以在今天會被挑戰,是因為世界變化愈來愈快,許多過去沒有的產業與職業不停地出現,你念書時的熱門產業,可能在你畢業時就瓦解。比如Youtuber、直播主、電競選手這種工作,五年前都還沒出現,可是今天Youtube都把電視打死了,電競都快要成奧運項目了,許多直播主的影響力比明星還大。如果把時間倒推回去,你要念什麼科系來做直播主、當電競選手?未來還會出現更多新職業、新工作型態,找客戶的能力應該比找老闆的能力有用。有想像力,敢嘗試,以及把想法真的做出來的執行力才是關鍵。

獨自的力量有限,結合眾人有其必要

最後,許多斜槓青年或自由工作者,可能會在工作一陣子之後發現,一個人的力量有限,許多事情得集合眾人的力量才能完成。世上很多值得做的事沒辦法一個人完成,需要一起努力的夥伴。但是當你需要更多人的力量幫助,就必須組織化(開公司),但成立組織,也就象徵組織裡的任務變成一種「因事設人」的職位,開始讓工作者覺得憂鬱,是不是要離開它,變成斜槓呢──唉呀,好像又回到文章最初的問題?

所以說不定斜槓工作者的身分不是永遠的,哪天你會為了某件事又跑去一個公司上班,做了幾年又獨立出來,甚至自己當老闆,再賣掉公司去做其他事情。以前人是畢業後工作到65歲退休,以後的人搞不好是工作個六、七年就退休一年,然後自由工作幾年,又會去上班一陣,再第二次退休一段時間,又再繼續工作……如此循環變成分段的職涯也不一定。

幾年上班、離職幾年去自我實現、再找其他事情做、再自我實現,變成跳脫線性的路程,走向多元多樣的人生。在這個多元成家的時代,誰說不能多元成工(工作),也多元成功呢?

新工作正在出現,新的工作型態也一定會出現。關於工作是否自由,上班還是斜槓,一定還有很多可以想的。

 

 

About the Author
劉 揚銘

Related Posts

「一府二鹿三艋舺」是臺灣人熟悉的諺語,描述了從清朝開埠以來,臺灣由南至北三大港市的盛況。其中艋舺,是臺北的起源,即今日的臺北市萬華區。一座曾有過繁華光景的兩、三百年老城,在都市變遷的過程逐漸轉變成邊...

「這幾年臺灣高教掀起了一波波的改革風,也逐一勾勒出樣貌截然不同的未來大學。但人生沒有那麼簡單的一條線,或者是非黑白。」談起學校內正在執行的人社跨域計畫[1],蔡政良老師很直接的如此開場。 勇於超克界線...

不得不說,上班比寫作更有吸引力,只是上班時常很無力。 只要工作夠久,上班族幾乎都會體驗到「曾經的熱情,現在變成例行公事」的感覺,在某個夜深人靜的時刻,察覺這些日子以來每天做的事都差不多,驚奇與驚喜變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