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劉 揚銘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提到工作這件事,我們總有些既定想像,比如在愈大的公司上班,工作愈穩定;在公司有個職位,也比自己接案的個體戶穩定。但在閱讀從紙本過渡到網路的時代,從事文字工作的人可能得做好「大公司搞不好比小組織先陣亡」、「上班比接案工作還不穩定」的心理準備。

今天無論當編輯還是記者,做書籍雜誌還是網路新媒體,遇到「你負責的業務比你的職位還常換」、「你所屬組織的壽命比你的職涯更短」、「同事紛紛往其他產業去」、「但也總是有人不怕死地要來當你同事」的現象,都不會太吃驚。

從我們自己的行為就能發現上述現象的來源。二十年前不論是誰,閱讀都只發生在紙本;但現在我們每個人讀到文字的機會,更常發生在電腦和手機螢幕。只要回想你上次何時翻開印刷物,和上次何時看螢幕就很清楚,紙本還是存在,只是占閱讀的比重顯著下降。既然你我的閱讀行為都不像以前,那麼文字工作的內容當然也正在發生新的改變。

從公司角度來說,舊的紙本業務撐不下去而收攤(甚至公司關門)很正常,但是新的網路內容要怎麼維持生存也還不知道,甚至被完全不同的服務取代也極有可能──美妝部落客就間接取代了許多女性雜誌編輯的工作。甚至直播主、Youtuber這些行業,五年前都還沒出現呢,今天卻可能取代了過往作家的角色。網路時代的文字工作出現哪些變化?我訪問了一些從業者的經驗,分享給大家。

 

紙本與網路時代的「編輯」工作

二十七歲的紙本雜誌編輯,因為碰上幾次雜誌社收攤,不想再當「末代編輯」,轉行到網路媒體當小編。面對文字工作,他說:「初出社會都以為夢想能當飯吃,直到快餓死才會清醒。」幸好過去在紙本編輯培養的能力──採訪寫稿、選題敏感度、包裝議題的技巧,到了新媒體還是有用,只是必須先適應網路讀者的喜好,做出調整。

另一位三十歲的雜誌編輯朋友,先是調到同一本雜誌的網路部門,後來乾脆換個產業,跳到新創的直播公司,負責媒體與公共關係。我一問才知道原來薪水差很多,怪不得一位原本在連鎖書店做行銷企畫的朋友,也進了直播產業,職稱一樣是行銷企畫,薪水卻好得多,當然,企畫的內容也差很多。

三十五歲的新聞記者,前後在幾家報紙與雜誌工作,他說:「現在大家期待記者也要很數位,像多一種雜耍技能,除了維持以往的紙本稿件,還要提供網站內容、經營社群。」這年頭記者不只採訪寫稿,還要和攝影師一起企畫把採訪過程拍成短片,好因應網路時代的閱聽需求。然而紙本內容要求正確有權威,網路世界要的是活潑有創意,維持社群互動還要學會跟網友喇賽……網路時代的「編輯」必須更多工,和過去大多在紙本稿件裡奮鬥的「編輯」很不同。

有一位三十出頭的周刊記者朋友,決定離開組織成為個體戶,一邊接案維生,一邊寫自己的創作圓夢。不過另一位出版過幾本小說的朋友,同樣三十出頭,卻選擇進入體制找了一份記者工作。他說上班採訪形形色色的人物,對他理解社會百態、找尋創作題材都有幫助,當記者也是累積創作能量,也許時候到了,他會離職專心寫小說,或是乾脆就一邊上班一邊創作。

看到這裡應該可以發現,這年頭做編輯、當記者、甚至寫小說創作的人,都處在一個不停變動的環境。同一份工作,兩年前和兩年後做的事可能大不同,有可能兩年後你的公司不見了,有可能兩年後你到了截然不同的產業,也有可能兩年後你離開公司只為了完成自己的創作,更可能又兩年後,你寫完創作,再回去找份工作。

文字工作的生涯不再是線性的,一上班就得做到退休,反而有可能是分段、多線進行,分段的起源可能是自己的創作慾,也可能是被動因應公司組織的業務變化。

 

上班不穩定,自由接案反而做最久

舉例來說,在文青間最受好評的媒體「端傳媒」,去年四月發生了金主撤資,不得不縮減規模,導致裁員七成的事件。站在媒體經營者的角度看,高品質、好口碑的內容,不能產生相對的市場獲利,很痛苦;但對嚮往文字工作的人來說,竟然連在端傳媒這麼令人羨慕的公司工作都如此不穩定,也實在夠感傷的。

去年五月的報稅季節,我和同樣是自由接案的朋友聊天。我們一邊自嘲說,上班族每到報稅季節都抱怨繳稅,文字工卻最期待報稅季節到了可以領退稅(補充小知識:文字工作者的稿費收入會先被國稅局扣10%,剩下的才會匯入帳戶,所以只要年收入不到10%所得稅的門檻,每年五月政府會把扣的稿費還給你喔),我們每天趕稿也賺不了大錢,時常喝風吃土,以致於每次回老家都收到爸媽關愛的眼神,為我們準備一頓好吃的補補身體。但即使自由接案這麼沒搞頭,我問他:「如果現在有個媒體或出版社找你去上班,你會想去嗎?」

「不要吧,這年頭,自己接案好像比上班穩定。」朋友想了想,說出這樣的結論。

我離職接案已經超過五年,朋友更是七、八年沒上班,雖然錢賺的不多,但想做的事倒沒少做過,只要能自己創造自己的工作,就不用擔心公司裁員或部門收攤,下一步到底要做什麼?對比在公司體制內、不停切換職務範圍的文字工作者,我們這些自由接案人,說不定更「穩定」一些。

 

文字工作,心理準備與能力準備

當然我個人所見有限,觀點也一定有偏頗之處,但盡量匯集周遭小人物的業界現況,試著給年輕後進者一點建議(希望不會澆熄大家對文字工作的熱情):

如果你想進入這一行,請先了解「才能和薪水很可能不成正比」的現實,這可以分兩部分來說。首先,很有才華的作家寫的書,不一定賣得比才華普通的作者更多,其中牽扯到各種供需因素(比如習慣買小說的人,就比常常買兩性書、職場書的人少);其次,文字工作這個產業目前處於下滑階段,所以從業人員的薪水肯定不比還在成長的產業好(寫文字的薪水不會比寫程式好),一個產業的頂薪,有可能是另一個行業的底薪……

此外,在這個從紙本閱讀過渡到數位的時代,許多網路新媒體還在燒錢,找尋能夠存活的商業模式,何時需要轉型、何時收攤裁員都不意外。這意味著你的工作內容隨時都可能面臨改變,從文字編採變成行銷企畫、從內部成員變成外包團隊都有可能。不過反過來說,工作者想轉換跑道的機會也滿多的,總有新創公司在找人,也總有新的服務、新的模式正在出現。出版社編輯變成線上內容訂閱的編輯並不奇怪,書店行銷企畫變成直播主的行銷企畫也不令人吃驚。

不過也因為產業環境變化很快速,導致過去在學校教的東西,未來上班不一定會用到,新聞系學生上的經典教材,在你從雜誌編輯變成網路小編之後,還有多少能夠實際運用,可能要自己學習調整。資深的前輩面對網路這個新世界,不一定比你了解新一代的讀者與閱聽人,今天的文字工作者、內容創作人所面對的問題,很可能無前例可循,沒有前輩給你靠,但這也代表,當你撐到這個產業的黎明來臨,新世界的規則就由你制定。

如果你有興趣,做好準備,歡迎加入文字工作這個領域。

About the Author
劉 揚銘

Related Posts

當我向初次見面的人介紹:「我是文字工作者,現在自由接案」的時候,偶爾會從對方的眼神裡看到某些浪漫想像:「哇,好好喔~你們不用上班,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去很時尚的咖啡店寫稿,陽光從窗邊灑下,一邊優雅地喝...

我曾經採訪一位熱愛寫作的醫學院學生,他的小說、散文拿過文學獎,在一些詩刊能看到他的詩。採訪過程中,他的同學半開玩笑地對我說,他連在籃球場三對三鬥牛都可以當文藝青年,只要一下場休息就開始讀詩,讀完繼續上...

「我是寫文字的,現在自由接案。」認識新朋友時,我通常這樣自我介紹。從前一直認為「文字工作者」是個清楚易懂的名詞,但發生幾次小插曲後,才發現許多人並不知道這份工作實際上在做什麼,仔細思考,更驚覺連我們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