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劉 揚銘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當我向初次見面的人介紹:「我是文字工作者,現在自由接案」的時候,偶爾會從對方的眼神裡看到某些浪漫想像:「哇,好好喔~你們不用上班,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去很時尚的咖啡店寫稿,陽光從窗邊灑下,一邊優雅地喝著咖啡,一邊和老闆討論今天放什麼音樂比較搭配寫作心情,像電影演的那樣吧?」

雖然「優雅地在咖啡店寫稿」這種電影般的情節不是不會發生,但僅僅占了自由工作很小的部分。從現實條件來說,泡咖啡店要花錢,好咖啡店更是高消費,去到那裡卻不能享受咖啡與氛圍,必須進入工作狀態,總覺得不甘心啊!而且文字工作的收入靠文字產出,有音樂和人聲的咖啡店未必是專心寫作的好地點,一旦寫不出來就沒有收入,沒收入之前就先花錢,總覺得有點罪惡感,所以文字工作者大多會運用不需要成本的環境──自己家和自己房間來寫作。

聽起來好像不太浪漫,不過把寫作當成一種工作,也就和其他工作一樣,會有許多枯燥乏味的時候。那麼,自由工作者到底自由在哪、不自由在哪?就用這篇文章來說一說吧。

 

「一偷懶就沒收入」的不自由

自從我離開上班族生活,開始自由工作,最大的發現是兩者運用時間的方式完全不同

上班族領薪水和工作質量無關,無論做的多做的少,時間一到錢就匯入銀行帳戶,以前在上班的時候我總覺得,打混一天就賺到一天,沒做事還照領薪水,好像有點對不起老闆。但成為自由工作者之後,接案通常論件計酬,假設一個案子三萬元,五天做完等於一天賺六千元,如果拖到十天才做完,就變成一天只賺三千元;一篇文章稿費三千元,你可以一天寫完,也可以花三天寫,只是愈快完成工作就有本錢去休閒,打混一天就賠掉一天,因此不得不逼自己重視工作效率,嚴禁混水摸魚。

自由工作者沒有穩定的月薪,不工作就不會有收入,而且這個案子做完了,還要要煩惱下個案子在哪裡?維持工作紀律和工作效率都是為了自己,如果想過有品質的生活,就得主動安排工作進度,趕快把該寫的稿子寫完,賺到目標的收入之後才有時間出去玩。

你可能會說工作效率對上班族也很重要,趕快做完就能早點回家,不過在我的職場經驗裡,工作效率時常是一種懲罰。當一位員工任務完成得又快又好,老闆就很自然地會讓他負責更多更難的工作,而員工也會為了想自我挑戰、想升遷加薪而接下這些工作,等到驚覺自己大部分的時間都被工作吃掉,可能已經是好幾年之後的事情。

自由工作者「偷懶就沒收入」的不自由,是為了交換「能自己安排時間」的自由。

 

「能自己安排時間」的自由

一般人最羨慕自由工作者的應該是放假不用人擠人,而且時間可以自己安排,愛出國幾天就出國幾天,不用向老闆請假還拜託同事當職務代理人。我們不用打卡上班,所以喜歡平日出去玩,享受看電影不用排隊、獨占美好景點的樂趣,不過也因為沒在上班,所以常常喪失時間感,搞不清楚哪一天有放假、哪一天要補上班,所以和朋友相約常被嫌很難配合。

安排假期的自由不是憑空得來,努力維持工作紀律是先決條件。才不至於放假玩得很開心,回家才擔心工作都沒做,只好瘋狂熬夜寫稿,又和過勞上班族的時代沒兩樣。

反過來說,許多自由工作者不是沒紀律,而是太有紀律,一方面害怕沒案子就收入,所以多接一點稿子來寫比較安心,一方面也是高估自己的寫作產能和效率,導致被稿件壓到喘不過氣,又覺得自己好像回到每天加班的生活。

雖然得到了「能自己安排時間」的自由,但一不小心玩太兇就沒收入,太擔心收入又會陷入寫稿地獄,如何維持工作紀律以換取安排時間的自由,也得經過一番經驗累積。

 

「維持工作品質」的不自由

對文字工作來說,「如果這次交的稿子品質不好,下次可能就沒人找我寫稿」的壓力永遠存在,雖然稱為「自由」工作者,在努力維持信譽這點卻沒有絲毫的自由。當然這在每個行業都一樣,無論開餐廳、賣產品,都需要維持品質才能得到顧客的青睞,但身分是員工、和身分是自由工作者時,面臨的壓力不太一樣。

過去在當記者時,我多少還有一點依賴心理,總覺得稿子出手還有編輯會看,就算出錯也還有總編輯扛責任,有時就這麼放過自己、唏哩呼嚕把文章寫完。但成為自由工作者之後,出手的每篇稿子都只有自己的名字,「這次寫不好下次就沒機會」的隱憂無法徹底除去,所以每次交稿都習慣問對方,如果有任何意見都請告訴我,若稿子不合用,也請給我修改的機會。

獨立成為自由工作者,好處是所有作品、所有成果的累積都是自己的,不是為公司而寫,是為自己而寫;但另一方面,寫得好寫得壞都無從抵賴,所有人對文章的評價都直指作者內心,必須承受可能的打擊。文字工作者既要維持寫作效率以維生,也要維護文字品質來爭取下次的機會,真不是「想寫什麼就能寫什麼」那麼自由,而是必須不斷挑戰「下次別人還想找我寫作」的關卡,一旦沒人想看自己的文章,就失去寫下去的條件。

 

「能拒絕某些工作」的自由

雖然不能達到「想寫什麼就寫什麼」的無敵境界,但身為自由工作者,倒是能有「拒絕某些工作」的自由。想像一下在辦公室裡,對上司交辦的工作,部屬大聲說「不,我不想做這個」的畫面,如果在電視劇裡,下一集大概就是這位員工被開除,或他自己把自己開除的劇情了吧!現實職場,上班族領老闆發的薪水,當然有完成老闆要求的義務,對不想做的事情要能說不,機率很低。

不過身為自由工作者,幾乎大家都有「挑案子做」的自由──當然前提是你的工作品質受肯定(有許多案子來源),經濟狀況也許可(不會不接這個案子就過不下去),當產業狀況沒有太大變動,撐得過兩年的自由工作者,通常都能獲得這樣的條件,並且持續做下去。

我們能拒絕某些不想做的工作(呃,如果很缺錢就沒辦法拒絕了),把時間用來做自己喜歡的事,讓工作變得更有趣。甚至可以選擇某段期間努力工作賺錢、維持生活所需,剩下的時間推掉工作、把時間留給自己的創作,對工作、創作、生活有更多樣化的調整空間,比上班族自由,但做為交換,賺到的錢可能不比上班族多。

此外,上班是把時間賣給公司,讓公司目標成為自己的目標,就算你不思考,老闆也會給你工作意義;但走上自由工作一途,就只能自己找目標、找意義,到底要寫什麼、到底要成為怎樣的寫作者,沒人會告訴你,只能自己選擇、自己負責,沒有後悔的餘地。

成為自由的文字工作者,可能沒有想像中那麼浪漫,也有許多不自由的限制,但寫出的文字能帶自己去什麼地方、遇到什麼樣的人?在開始寫之前沒人會知道,只要能維持一定的工作紀律和寫作品質,或許我們可以有選擇的機會,去創造某種程度的自由。

 


撰文/劉揚銘
編輯/謝綾均

About the Author
劉 揚銘

Related Posts

「一府二鹿三艋舺」是臺灣人熟悉的諺語,描述了從清朝開埠以來,臺灣由南至北三大港市的盛況。其中艋舺,是臺北的起源,即今日的臺北市萬華區。一座曾有過繁華光景的兩、三百年老城,在都市變遷的過程逐漸轉變成邊...

「這幾年臺灣高教掀起了一波波的改革風,也逐一勾勒出樣貌截然不同的未來大學。但人生沒有那麼簡單的一條線,或者是非黑白。」談起學校內正在執行的人社跨域計畫[1],蔡政良老師很直接的如此開場。 勇於超克界線...

不得不說,上班比寫作更有吸引力,只是上班時常很無力。 只要工作夠久,上班族幾乎都會體驗到「曾經的熱情,現在變成例行公事」的感覺,在某個夜深人靜的時刻,察覺這些日子以來每天做的事都差不多,驚奇與驚喜變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