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劉 揚銘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我是寫文字的,現在自由接案。」認識新朋友時,我通常這樣自我介紹。從前一直認為「文字工作者」是個清楚易懂的名詞,但發生幾次小插曲後,才發現許多人並不知道這份工作實際上在做什麼,仔細思考,更驚覺連我們工作者本身常常都說不清楚自己在幹嘛,也不能怪別人誤解了。

為什麼文字工作者要做這麼多奇怪的事,又到底都在做什麼呢?請聽我娓娓道來。

 

寫文字?那你是寫什麼的?

有一年我常跑骨科診所做復健(頸椎保健是文字工的共同話題),療程中與物理治療師閒扯,對方問我做什麼工作,我說是寫文字的,想不到他一臉疑惑地反問我:「寫文字?寫字?寫毛筆字哪種喔?你應該藝術天份不錯哦?」

「不、不是啦,我是寫文章的。」

「喔,那你寫什麼文章?」

「就……都寫啊,看接到什麼案子。」

「寫小說那種嗎?我以前會去租書店看小說。」

「不是啦,我不會寫小說。」

「啊?那你到底是寫什麼的?

「我是寫……啊,好難解釋喔。」

社會在走,自我介紹的方式要有。明明是販賣文字能力維生的自由工作者,竟然連自己在做什麼都說不清楚,接案時又要如何拿出專業說服案主咧?我的脖子在復健器材上懸掛著,大腦卻落入檢討的深淵,因為這不是第一次沒辦法簡短描述自己的工作。

 

曾經在早餐店和退休國文老師閒談,聽到我是文字工作者,對方很好奇我的文筆如何,單刀直入地問:「你說你寫東西的,在哪裡才能看到你寫的文章嘛?看不到怎麼知道你文筆好不好?」

「呃,網路上有一些專欄啊,有時候不是文筆好不好啦,就提個有趣的觀點嘛,人家會在臉書上轉貼……」

「網路那些我不懂,報紙看不看得到你寫的文章有嘛?」

「是不行啦……」

「那你還說寫文章維生,我不相信。」

 

也碰到剛認識的網路工程師朋友問我:「你說你是寫東西的,寫什麼啊?軟體嗎?」

「不是啦,寫文章的。」

「啊?寫文章賺得了錢喔?

「寫自己的東西很難啦,賺錢靠接案嘛。」

「接案,接什麼案?」

「呃,我要講很久才講得清楚……」

文字工到底在做什麼?以我自己來說,寫一些網路專欄、幫品牌寫文案與產品介紹、幫企業編輯刊物、幫雜誌寫專題、也接單篇採訪撰稿的案子、自己出過書但賣得不太好。有時候朋友接了一個案子會找我寫其中幾篇,有時候我做一本刊物得找朋友分攤內容,網站或紙本都有可能。除此之外,我們這群文字工,大概都在接案賺錢之餘,還找時間寫自己想寫的東西,腳步很慢地追逐理想。

 

用文字能力做不同嘗試

想了半天我才發現,這年頭文字工很難解釋自己在做什麼,是因為要做的事很多,畢竟在「閱讀」這個行為從紙本過渡到網路的過程中,只憑單一技能很難生存下去。現在的記者不能只會寫稿,編輯也不能只會校稿,還要知道讀者需要什麼內容、要了解怎麼用多元媒體說好故事、要想辦法讓內容變現、要努力追上網路科技的改變。

我的作家朋友了解寫作很難養活自己,所以找了記者工作,一邊上班一邊寫作;我的記者朋友,存了一些錢就辭了工作開始創作(所以說各種生存途徑都有人嘗試)。我認識的雜誌編輯,開始學習網路媒體怎麼操作社群;一位和我年紀差不多的報社記者,幾年前離職開始自由接案,現在也過著「很難描述自己在做什麼」的文字人生。一次吃飯機會,我問他,如果現在出版社或媒體找他去上班,他會去嗎?結果他回答:「這時代上班比接案還不穩定,我還是接案好了。」

想想出版產業整體產值五年腰斬一半的數據,看看優質新媒體因為資金斷流而裁員的新聞,也許接案工作真的還比上班穩定。

「很難簡短介紹自己的工作」或許是我一個人的困擾,但如果這個行業有許多人面臨類似的狀況,必須同時做更多不一樣的工作,不再依靠單一技能,大概就是整個產業正在發生改變。雖然我們都說內容為王、相信文字的力量,不過內容或文字要產生讓人維生的力量,似乎要繞好遠。

從這點來看,物理治療師、國文老師、網路工程師問我的問題,好像是閒聊的笑點,其實卻頗有深意。

治療師問:「你是寫什麼的?」

品牌文案、產品DM、人物採訪、雜誌專題……除了單純的「寫」,也要配合不同單位的需求,企畫出適合的內容,也許搭配攝影或影音,找合作夥伴一起執行出來。到了這個地步,或許不再只專注於文字本身,而是如何找出好的故事,用好的方法,像需要的人傳達一個好內容。

國文老師問:「在哪裡看得到你的文章?」

也許是google搜尋跳出來的連結,也可能是朋友的臉書轉貼,也許會出現在一份產品DM裡、也許是某個品牌推出的free paper,也許是某本雜誌裡的一個小單元,也許是一本書的一部分。這年代文字工作者的工作成果散落在紙本、網路、刊物、書籍……各個角落,畢竟我們每天收看文字的來源,不再只是書籍或報紙,任何可能的空閒時間,你都會滑開手機上網「看字」吧。

工程師問:「文字怎麼賺錢?」

真是個大哉問,如果我知道正確答案,大概就不用在這裡賺一字幾塊錢的稿費。不過幾年前在《編集時代》這本書裡,看到作者深澤慶太的簡介,他是個不屬於任何公司的「自由編輯、撰稿人」,在不同雜誌撰文寫稿,也當網頁編輯、做紙本書的編輯、曾經策畫展覽、還做過藝人的形象包裝……關於他的工作描述實在太酷了,我從中驚覺,誰說編輯只能跟文字奮戰而已?編輯的概念可以活用到這麼多地方,拿來做網頁、策展,甚至幫藝人包裝形象!

於是我開始想,文字的力量或許可以發揮在各行各業,只是我們的想像力還不夠,忘了在某個地方也需要文字工作者出現,發揮傳達內容的力量,為內容和讀者之間搭起橋樑,並以這份專業做為一種工作。

 

 —
撰文/劉揚銘
編輯/陳欣瑜

About the Author
劉 揚銘

Related Posts

「這幾年臺灣高教掀起了一波波的改革風,也逐一勾勒出樣貌截然不同的未來大學。但人生沒有那麼簡單的一條線,或者是非黑白。」談起學校內正在執行的人社跨域計畫[1],蔡政良老師很直接的如此開場。 勇於超克界線...

不得不說,上班比寫作更有吸引力,只是上班時常很無力。 只要工作夠久,上班族幾乎都會體驗到「曾經的熱情,現在變成例行公事」的感覺,在某個夜深人靜的時刻,察覺這些日子以來每天做的事都差不多,驚奇與驚喜變得...

斜槓青年(slash)、零工經濟(gi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