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劉 揚銘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前不久我推坑朋友玩一個手機遊戲,說來害羞,是個摸女學生頭來提升親密度與經驗值,以對抗侵略地球怪獸的遊戲。好,我知道劇情聽來有點荒謬,不過更荒謬的是我朋友(真的不是我)。

朋友的本業是投資人,他沒幫金主或機構操盤,就是靠投資維生,賺來的錢讓他不用上班還買了間房──關於這點從前我不太相信,直到他也玩了這個摸頭遊戲,我才了解他對「投資」這件事熱情到有職業病,專家無誤。

當我跟隨著遊戲節奏,每天帶學生打怪獸、集寶石、抽卡換衣服(?)的過程中,有天朋友對我說:「欸,你知道這遊戲可以洗錢嗎?」

 

我享受遊戲劇情,你用規則賺錢!?

「洗,洗錢?」我以為我聽錯,但是我沒有。

「這遊戲最近推出一個活動,花1000金幣可以挑戰一次小遊戲,再根據挑戰分數送徽章,在遊戲中心又可以把徽章換成金幣……」雖然我已經有點錯亂,但朋友滔滔不絕地繼續說。

「小遊戲並不困難,通常可以贏到兩枚徽章以上,就算偶爾失誤,可以用多的補回來,平均起來每次挑戰可以贏超過兩枚,而遊戲中心的規則是,兩枚徽章可以換1000金幣,也就是說,你玩愈多次小遊戲,你的金幣就愈多。這不是可以洗錢嗎?」

就連玩摸頭遊戲都可以找出投資獲利的方法,大賺金幣,我絕對相信他在現實生活能用投資買房!

下次和朋友見面,閒扯說我抓到挑戰小遊戲的訣竅,在需要連續按對20次測驗的關卡,達成正確70次的新高紀錄。朋友好奇地問我作答有什麼策略?我說沒有啦,可能運氣好,結果他反倒正色對我說:「如果你猜對一兩次,我還相信你是運氣好,但是連續猜對70次,兄弟,那肯定不是運氣,而是策略,這跟投資一樣。」

這番話讓我覺得,這個朋友,真的好專業。

不經意時透露出來的「職業病」,真的好吸引人

 

專業到有職業病,真的好迷人

回想我身處編輯、寫作這一行,那些工作充滿魅力的前輩,也都有身懷各領域的職業病。

我的總編輯有時候會發牢騷,說他就算滑臉書也會不小心拿出「看稿模式」。看到文章有阿拉伯數字和中文數字交雜,就會覺得「編輯體例沒做好」!看朋友發取暖文,還一面想「你文章上一句和下一句沒關係,段落之間也沒有邏輯,如果這樣改……」又一面覺得只不過是臉書,到底這麼認真幹嘛?

總編輯大人看完文章習慣先看標題下得好不好,是否足夠切題又有吸引力,還是根本內容農場標?此外只要看到一個錯字,又會好想從頭開始檢查還有沒有錯字(校對錯字和閱讀文意是兩種讀的方式,抓錯字要一個字、一個字讀,讀文意則是一面在腦海裡想文章結構,這是總編輯大人教我的第一課),更誇張的是,有時他還會去查字典,看看這個字、那個詞用得對不對。

如果滑臉書、上網衝浪都會不小心太「認真」,那我終於了解,為何總編輯大人看稿的速度這麼慢了。

 

生活處處是編輯

另一位照顧過我的總編輯,現已退休閒雲野鶴,但等捷運時看到招牌設計,還是隨手拍下來在搭車時研究,我跟他約喝咖啡,他拿手機秀出照片,對我說:「你看這兩行文字斷句不對,影響閱讀理解,而且整段應該對齊左邊,會比置中對齊更易讀。這句文案應該離照片比較近,還是離公司資訊比較近?決定親疏遠近就是一種編輯……」

我記得當初是他教我,在雜誌版面上,照片與標題怎麼暗示閱讀啟始點;標題和內文配置又如何影響閱讀動線;大標、前言、小標是否構成一個整體又有連貫性,最好讀完這三項就能了解內文大意。也是他對我說,「版面若要放照片,要嘛就別跨過中線,要跨就至少要過另一頁的三分之一,否則沒意義。」

原來在他看來,生活處處是編輯。

不只文字如此,美術設計也有職業病,有同事拿到新書不是先看內容,而是「這封面做得不錯,設計是誰?哪家出版社做?」還一邊摸紙質,一邊想它的磅數和材質,印刷有沒有用特別色,要花多少成本?

有同事看到厲害的雜誌報導,感動之餘卻是還在想,這個企畫如果自己來做,要派幾個記者採訪幾次?是攝影跟記者去現場拍照,還是需要另外約場景拍照?美術可能看過哪些版面?視覺風格要怎麼討論?他們的題目會、編輯會、視覺會議到底要開幾次?是否需要車馬費、便當錢?最後掐指一算大概的成本,再回頭對我說,「欸,這雜誌做出這樣的報導,真的很厲害!」

嗯,我覺得看內容就抓得出工作流程和製作成本的你,也很厲害。他只翻雜誌,就大概知道編輯部有幾個人的編制。

 

希望我也有職業病

和這些可愛的同事、朋友相處,好希望我也有一身橫練的職業病。這麼說起來,這些年我為了持續寫專欄,似乎也培養了一個職業病,只要和人閒聊時一有梗出現,就非得拿出筆記本寫下來(後來發現還是用紙筆最快,比手機備忘錄好用),最高紀錄是有一次開國中同學會,一個下午讓我多了三個題目可以寫。

不過嘛,點子雖然聊天就能出現,但寫作紀律卻是一大難題,有時枯坐電腦前,卻無法滑順地按鍵盤如下雨,一邊分心滑臉書,一邊卻想到總編輯大人看臉書還展開「看稿模式」的職業病,慚愧之餘,打開手機玩女學生摸頭對抗怪獸的遊戲時,又想起朋友如何洗錢的職業病。啊啊,煩死人了,專欄總是要交稿,不如,就來寫一篇「迷人的職業病」吧!

 

 —
撰文/劉揚銘
編輯/陳欣瑜

 

About the Author
劉 揚銘

Related Posts

我曾經採訪一位熱愛寫作的醫學院學生,他的小說、散文拿過文學獎,在一些詩刊能看到他的詩。採訪過程中,他的同學半開玩笑地對我說,他連在籃球場三對三鬥牛都可以當文藝青年,只要一下場休息就開始讀詩,讀完繼續上...

「我是寫文字的,現在自由接案。」認識新朋友時,我通常這樣自我介紹。從前一直認為「文字工作者」是個清楚易懂的名詞,但發生幾次小插曲後,才發現許多人並不知道這份工作實際上在做什麼,仔細思考,更驚覺連我們工...

  現在已經是日本「國民偶像」的少女團體AKB48,十二年前開始第一場演出,滿座250人的觀眾席只有7個人買票進場,劇場裡工作人員比觀眾還多。傳說表演結束時製作人秋元康說:「沒關係,之後再讓觀眾慢慢增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