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劉 揚銘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身為編輯,除了埋首於稿件與版面之外,還有一項非常主流卻不常被討論的工作內容:邀約。

向作者邀稿、邀專家寫推薦文、對受訪者邀約採訪、邀請講者參加講座、邀約合作……編輯日常寫最多的文字大概和稿子無關,而是email裡來來往往的各式邀約。剛入行時,總編輯曾對我們一班年輕小朋友說:「禮貌地邀約和禮貌地拒絕一樣困難。」當時我只想,上班寫好兩封邀約信,我一天精力差不多已用盡,你拒絕哪有什麼難?我每個禮拜都在被人拒絕啊!直到現在獨立寫作與接案,慢慢開始會被邀稿信一秒激怒(可見我從前也激怒了不少人),才發現過去是我笨得可以,沒看穿總編的心。

寫一封讓對方同意的邀約信,讓彼此都獲得合作的成果,不但造福編輯也造福受邀對象,可說功德無量。然而受邀者讀信之後,是欣然同意還是一秒被激怒,有時只差在幾個關鍵處。

 

邀約第一原則,拜託,請談錢

來信說了一堆活動理念或邀稿方向,不談費用者,一律讓人懶得回。就算是沒錢的案子,也請開門見山直說吧,沒錢有沒錢的做法(這個後面談)。「為你增加曝光度」這種扭捏作態的玩意拜託就別拿出來了,你我都知道那是空話,只為了欺騙別人的熱血。

邀約合作這種事,讓人感覺被尊重,錢可以再談,不談錢又沒尊重,收信人只會想怎麼折磨你而已(所以總編輯說,禮貌地拒絕一樣困難)。被邀稿的對方看完你落落長的題目需求與企畫方向,與其花時間回覆一句「稿費,才是最重要的問題呢!」並顯示自己是個俗氣又小氣的人,還可能在下封回信得到羞辱性的稿費數字,想一想,不如打開電腦去追劇比較實在。

 

邀約第二原則,神啊,請多給我一點時間

不談費用只讓人懶得回,如果你想更上層樓一秒激怒邀稿對象,最簡單的做法就是「對不起,這案子很急。」給時間也是一種尊重,而且是必要的尊重。請假設邀約對象一定很忙,時間表已經排到兩個月後,作者、專家或老師,絕對都有日常的工作正在進行,如果沒給他們一個值得排開工作的理由,就很難得到可能合作的回覆。

想想看,老闆禮拜五發訊息,要你禮拜一給想法已經讓人很苦惱了,你又何苦周五寫信,要求作者下周一交稿,還附帶「希望文章具有話題性,能在社群上引發討論」的條件呢?我多希望自己這麼有才華,隨便寫寫就能引起社群熱議,不過如果我是這麼有才華的作者,可能正在同時被三個單位邀稿,為什麼要幫你寫呢?

 

邀約第三原則,給對方同意的理由

沒人會因為你沒預算又很趕,而答應你的邀約,但如果你錢很少又火燒屁股,請記得你還有腦,可以發揮創意想一想:「如果這是一件對方很想做的事,做了對他也有幫助」,加上足夠的費用,說不定就連大牌作者都有機會同意合作。

舉例來說,如果你知道某個作者正在研究一個社會議題,這次合作的稿子刊登之後,還能讓作者放進他未來會出版的書裡,那作者就有可能「順便」幫你寫這篇稿子。或者你知道某個領域的達人,充滿熱情但不是太專業的作者,當向他邀稿並好好和他討論稿子、幫他修改潤飾,說不定對方也會欣然同意。有些時候,說不定是你能邀請對方和他想認識(但過去沒機會碰面)的人一起合作,受邀者說不定還要感謝你想出這個機會呢!

厲害的提案者,可以讓人甘心跳下去做,還感覺做了會有收獲;仗勢的要求者,只會想著給你錢,等你拿出讓我有好處的提案來(通常結果是慢慢等吧)。有時候你給得錢多,還讓對方覺得「反正只是個賺錢的工作」;有時候你錢不多,卻能讓對方發現為什麼這件事非他不可、他實在不該讓別人來做,當你戳中對方的癢處,搞不好還能得到一秒同意的結果。

換位思考,用創意找出「合作」的理由,如何讓雙方各取所需、共享收穫,大概是編輯在文字能力以外的,重要的技能吧。

 

邀約最後原則,清楚告知資訊

清楚告知受邀者各種資訊,只是基本功。以邀稿來說,合作主旨、題目架構、寫作範圍、上稿時間與頻率、字數規畫、費用計算、配件(如照片或個人簡介等)需求。之後請告知支付費用的方式、款項進帳時間、需要簽哪些文件、需要提供哪些資料(身分證影本?帳號資料?)……這些是不被扣分的必要條件,能增加好感度,但不會提高對方願意合作的意願。

無論怎麼大力宣傳這個案子的優點,還不如多想想對方願意接受的突破點,文字工作者喜歡說尊重,錢當然是一種尊重,但有時候,編輯幫對方多想一點「為什麼是我?為什麼除了我沒有別人更適合?合作對我有哪些衍生的幫助(想認識的人、想跨入的領域等等)?」說不定是一種更理想的尊重。

如果你問我編輯在幹嘛,當然處理稿件的能力很重要,但在文字與紙本之外,得花腦子的事情還多著呢!光是想怎麼有禮貌地邀約來促成合作,萬一邀約不成要怎麼準備備案,還有原本說取消的第一順位反悔同意之後,要怎麼有禮貌地推掉備案這種事……就夠你葬送一堆腦細胞了。

創意呀創意,請降臨到編輯的腦子裡。

 

 —
撰文/劉揚銘
編輯/陳欣瑜

About the Author
劉 揚銘

Related Posts

提到工作這件事,我們總有些既定想像,比如在愈大的公司上班,工作愈穩定;在公司有個職位,也比自己接案的個體戶穩定。但在閱讀從紙本過渡到網路的時代,從事文字工作的人可能得做好「大公司搞不好比小組織先陣亡」...

當我向初次見面的人介紹:「我是文字工作者,現在自由接案」的時候,偶爾會從對方的眼神裡看到某些浪漫想像:「哇,好好喔~你們不用上班,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去很時尚的咖啡店寫稿,陽光從窗邊灑下,一邊優雅地喝...

我曾經採訪一位熱愛寫作的醫學院學生,他的小說、散文拿過文學獎,在一些詩刊能看到他的詩。採訪過程中,他的同學半開玩笑地對我說,他連在籃球場三對三鬥牛都可以當文藝青年,只要一下場休息就開始讀詩,讀完繼續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