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Senior mind團隊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老了是什麼樣子?」

「阿公阿嬤也有年輕的時候啊?」

「阿公阿嬤整天都在做什麼? 嗯?不知道。」

 

對於十幾、二十幾歲的人來說,「老」似乎是一件遙不可及甚至不真實的想像,要活好幾倍的時間才會開始變老,彷彿這輩子都老不了。即使小時候跟爺爺、奶奶、外公和外婆相處,他們似乎只是以「某一種角色」存在,本來就老。近年來新聞瘋狂報導所謂高齡化社會的問題,就和所有政治問題一樣遙遠。即使發生在自己家裡,父母及親戚長輩會承擔一切問題,我們不需要直接面對和解決,只要跟阿公阿嬤問好、一起吃飯、拿紅包及偶爾回應一些他們發起的話題,「老化」、「高齡」與我們無關,也與我們的父母無關,問題始終與我們遙遠。

 

上大學後,接觸的事物多了,開始想了解自己、自己從哪裡來、自己的根在何處。自然而然,想到了爸媽,以及爸媽的爸媽,想知道他們從哪裡來,有什麼樣的人生,曾經過什麼樣的生活。但同時隨著我們漸漸長大,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一個一個生病,逐漸需要人照護,也開始失去他們,才隱約感受到,「老」是怎麼一回事。帶著這些困惑,學校也正好開了一系列高齡的課程,第一學期的課程確實打開了我們對高齡問題的理解,過去我們知道高齡牽涉某些問題,模糊地把老人和負擔或其他負面的描述聯想在一起,甚至連阿公阿嬤也這麼自我認定──「阿嬤沒有用了,你們不用管我。」真的沒用嗎?一個人的存在價值,跟「有沒有用」、「有多少工作能力」、「能不能賺錢」是什麼樣的關聯?阿公阿嬤對我、對我的爸媽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人,但為什麼我們對老人存在這麼深的偏見?

 

在「老化失智之人文社會關懷」的課程中,同學們必須製作生命故事書,描述阿公阿嬤的生命歷程,也因此,有機會訪問阿公阿嬤,翻出以前的舊照片,講了好多以前的故事,雖然是陳年往事,但彷彿歷歷在目,阿公阿嬤講的過程更是生動,突然間,整個大家族活絡了起來,往事把大家的感情重新串連,除了阿公阿嬤,其他親戚們也搶著講故事、補脈絡,聽著家人們分享出生前的事,個人的歷史感變得深刻,對自己的「來歷」也有更豐富地了解。最有意義的地方是第一次真正認識了阿公阿嬤,了解他們是什麼樣子的人,開始熟悉他們的性格和個性,並學會思考許多問題,看著老照片,能立刻感受到阿公阿嬤成長的年代和我們有多大不同。年輕世代經常不解為何老一輩會有這些既落伍又頑固想法,也因此世代間衝突不停地發生,想要在思想爭個高下,拚個誰對誰錯。但經過訪談了解後,體認到有些議題無對錯之分,不同時代成長背景不同,思考同一件事物上當然會有不同的看法,例如,許多年輕人會質疑「讀書是否真的重要」,認為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更重要,但對於阿公阿嬤那個年代來說,能讀書就是件幸運的事!多少人想上學卻礙於經濟壓力或其它現實因素,對於那一代人來說,讀書就是翻轉社會地位的一大途徑。在那年代,確實有許多人透過念書跨越社會階級的阻礙,改變整個家庭甚至整個家族的命運。從訪談中進而去理解他們的生命故事,許多對那年代的困惑和迷思,都一一找到解答。

 

過去阿公阿嬤說的話、做的事情、有的反應,有時會讓我們困惑,但也不會去深究,只單純認定,「他們大概就是這樣的人吧!」因為課程,學習到理解一個人,應該要去了解其背後的故事,個體的發展歷程,而非只看到最後整合過的,進而開始對「關懷」有了不同的想法,過去我們常把愛和關懷做連結,但現在明白了「關懷的基礎始於理解」,徒有愛,卻缺乏理解,是無法真的做到關懷。認識了他們,才真正了解他們的行為,也才了解我愛他們,是在愛什麼樣的人。

 

一個學期過去,老化對我們來說是「真實」問題了。可以理解為什麼這個議題充斥在多數媒體和任何討論平台,特別對於大眾因為不理解老化問題而產生的錯誤偏見和歧視,感到憂心和不捨,不只年輕人,普遍大眾對「老」的概念陌生,也對長者的內心世界太不了解,其實,只要有機會接觸,價值觀便有機會轉換。

 

「對於種種的死亡,我們最終會走向那一條路?」

「而我們又會是以怎麼樣的姿態去面對死亡?」

「如果我想要的是最幸福的死亡,我也希望身邊的人可以是他們想要最幸福的死亡方式,那麼我們又該做些什麼努力?」

 

高齡議題的思考,漸漸地不只是針對阿公阿嬤這一輩,也適用在和父母之間,或不久後的自己,也許沒有一個立即性的解答,但這些問題,在未來的路上,將作為自我人生的不斷反思,不再恐懼老化,進而實踐行動方案。

 

 


撰文/Senior mind團隊
編輯/陳欣瑜

 

 

About the Author
Senior mind團隊

Related Posts

「這幾年臺灣高教掀起了一波波的改革風,也逐一勾勒出樣貌截然不同的未來大學。但人生沒有那麼簡單的一條線,或者是非黑白。」談起學校內正在執行的人社跨域計畫[1],蔡政良老師很直接的如此開場。 勇於超克界線...

妳比家鄉那些女孩們聰明一些,妳大學畢業,在電子工廠上班。妳和老公非常恩愛,你們有個三歲多的孩子,也想買自己的房子。後來,妳工作的工廠關了門,買房子的計畫被迫暫緩。妳得知鄰國臺灣有許多給女孩子的工作機會...

妳二十歲上下就遇到了心儀的男孩,你們結婚,有了孩子。妳並沒有特別早婚,同村的女孩都差不多如此。妳覺得很幸福,但妳和老公想要有自己的生意,聽說,去臺灣工作三年,可以賺到很多錢,許多人都循著這個方式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