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食養城市人文農創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煙霧裊繞、人潮群聚的龍山寺一帶,空氣裡飄散熱騰騰的食物氣味。國立臺灣大學「台灣都市與文學」修課同學們剛從新北投結束眷村導覽行程,場景隨即轉到城南,結伴尋覓小吃攤家、共享酸甜古早味刨冰,為下午的南萬華探訪儲備體力。大夥在東園街「社區規劃師工作室」集合後,兩位導覽員謝惠真與呂權豪分批帶領同學穿街走巷,感受東園街住商混合、銜接傳統與新變的歷史丰采。

 

東園街生命考

呂權豪手持無線麥克風,要同學們放眼望去東園街的商店招牌,觀察有無特殊之處。只見幾位同學交頭接耳,彷彿看出端倪。整條街上有米店、藥局、五金行、烘焙坊,供應生活基本需求;有妝嫁店,保留當今少見的傳統婚禮用具;有喪禮用品店,黃色布簾垂掛,奠字罐頭塔倚靠鐵皮捲門;有過去的田間小廟「有應公」,緊鄰舊式鎖店,幾位阿伯阿桑閒散圍坐泡茶聊天⋯⋯凡此種種,見證了東園街古早的庶民記憶。

根據台北市文獻委員會《台北市地名與路街沿革史》與相關資料記載,東園街最初是清光緒末年的田間小路。日治時期,闢建成「艋舺─枋寮道」,末端為通往中和的渡船頭。以這條道路為界,東面屬「東園町」,西面則是「西園町」,戰後並將此路命名為「東園街」。1950年代末期新鋪柏油路面,店鋪沿街陸續興建,隨著台北市工商業發展,中南部城鄉移民也漸漸入住本地;全盛時期有復興、大勝、東園等戲院(現皆已停業),甚至吸引板橋、中永和、新店等地的人們前來消費。

然十幾年後,市政府推動「萬大計畫」及「巷清計畫」,新闢萬大路並拓寬西園路,而夾在兩條大馬路之間的東園街,便逐漸失去交通大動脈的地位,商業活動開始沒落。如今,商店雖不氣派豪華,卻讓人從刷白的店招與店招之間,恍惚瞥見短暫的生老病死。一條東園街,就是一生的距離。

 

傳統點心舖傳統點心舖

 

堀仔頭的湧泉記憶

轉個彎,一行人離開了東園街,前往鄰近的「堀仔頭水圳」。「堀仔頭」位處南萬華,平埔族人稱為「加蚋仔」,為沼澤地之意。昔日「加蚋仔」共有六個聚落,堀仔頭是其中之一,有水圳及自然湧泉。加蚋仔在清代便開始種植茉莉、麻竹筍、豆芽菜,更早以前,此地放眼望去都是水稻田。長期在萬華的文史工作者高傳棋指出,過往堀仔頭水圳長可達兩公里左右,源於新店溪古河道,已有近三百年歷史。當時因湧泉帶來活水,此地適宜種植豆芽,遂有「豆芽巷」的稱號;也因新店溪氾濫,周圍沙土適宜種植花茶作物,一度外銷大量茶葉。

然而,隨著時代變遷與都市化,建商紛紛進駐南萬華,都更爭議時有所聞。水圳淤積,飄散悶濕臭味,部分居民便提議加蓋,甚至考慮拆除。他們認為,這老舊的水圳阻礙了開發建設,南萬華將無法與時俱進,失去翻新的機會。只是在這條老水圳周遭,肉眼看不見的情感縫隙裡,卻埋藏著先民移墾、安身立命的歷史記憶。

2014年五月,為了保存此一歷史地景,相關文史工作者組織起來,共同清理此條水圳。同年十月,守護堀仔頭聯盟更舉辦「堀仔頭活水祭」,象徵歷史記憶的湧泉持續流動。守護堀仔頭聯盟的成員認為,在此關鍵時刻,台北市政府應扮演重要的文化資產保護者,利用政策導引出良善的更新規劃,將堀仔頭湧泉與聚落登錄成文化景觀。

 

走進時空燙金廠走進時空燙金廠

 

燙金紙廠流金歲月

沿著水圳緩緩前行,轉入街道,繞進小巷,呂權豪帶大家來到了隱密的「燙金紙廠」。還未走進店裡,一股油墨氣味即撲鼻而來,老闆見到一群人紛紛湧入,難掩好奇與驚訝,卻立馬蹲下身,從鐵櫃中抱出一疊自印的長型便條紙和透明L夾,要送給在場的同學們。此燙金紙廠沒有招牌,若從巷口看去,只是一間平凡無奇的一樓民宅,老闆略顯惆悵地說,這可能是南萬華僅存的幾間傳統家庭式燙金紙廠了。

 

燙金紙廠燙金紙廠

 

閒聊之際,紙廠老闆突然啟動眼前一台大型燙金機器。墨綠色的機身沾了褐黑油墨與碎金紙片,轉輪喀拉喀拉越轉越快,鍊條牽拉起另一轉輪,整台老舊機器像吹入靈魂一般,原先沉靜的店裡頓時轟隆隆活了起來。

老闆從木架上拿出一疊紙張,有獎狀、名片、喪帖、紅包和喜慶賀卡……凡需燙金裝飾的紙件成品皆有留存,另有製作燙金的鐵板印模。只見老闆高舉鐵框,又拿出數捆金銀色長型膠膜,眾人驚呼一聲,原來我們熟悉的獎狀閃光邊框,便這樣一張一張熱騰騰印刷出爐。問及工作效率,老闆說一千張獎狀一小時搞定,只是現在接單頻率降低,客源流失,過往南萬華近三十家燙金紙廠林立,現在約只剩五家左右了。

 

 

飛過百年的東園野球

與可愛的老闆揮手道別,一行人最後來到以棒球聞名的東園國小。該校創立於1911年,當時校名為「大安公學校加蚋分校」,到了第二年才獨立為「加蚋公學校」。這間國小的棒球隊是台北市歷史最悠久的少棒球隊,早在日治公學校時期即成立;1943年,日籍川崎登校長更是熱衷推廣野球,之後歷任校長皆循此傳統大力推動,少棒隊遂日益茁壯。到了戰後,這支球隊甚至赴美國威廉波特鎮,奪得1972年世界少棒錦標賽冠軍,是目前北市唯一拿過世界少棒大賽冠軍的球隊。

傍晚涼風襲來,幾個國小學童正丟傳著軟式棒球,彼此喧鬧,零星幾位則在旁靜靜地看。一群哥哥姊姊剛走完一輪東園記憶,雙腿痠疲遠遠望著他們:在那漫長的迴圈跑道上,一粒含藏熱血時光的棒球從學童手中擲出,斜飛,滾落,彈跳前進,接力再接力,它將遇見另一個充滿熱情的靈魂,彎下腰,舉手一投,高速穿越南萬華的生老病死,燦爛飛向一個全新的時代。

 

 


撰文/詹佳鑫_臺大「台灣都市與文學」課程助教
照片/食養人部落提供
編輯/鄭亦庭、林月先

(本文出自台大「食養城市.人文農創」教育計畫,原刊於食養人部落,原標題為一條東園街,一生的距離:「台灣都市與文學」初訪南萬華原作者為詹佳鑫、責任編輯為林月先。)
About the Author
食養城市人文農創

Related Posts

12月25日,耶誕節的晚上,大學生忙著狂歡的時刻,政大校園藝文中心聚集了一群看戲的人。他們時而靜默觀戲,時而交頭接耳,時而與舞台上的演員交換身分──更準確的說,他們是來參加一堂劇場裡的社會課。 這一夜...

你也許聽說過,臺灣是世界排名前五的遊艇王國。但不為大眾所知的是,我們之所以在客製化遊艇產業表現如此突出,重要的因素之一,是因為臺灣有群造船技藝精湛的傳統木工師傅。然而這種技藝卻隨著產業轉型、社會價值的...

提到「海洋教育」,你會想到什麼?不免令人想起的各種水域汙染、海洋生態保育議題,以及數不勝數的淨灘活動。然而,除了淨灘,我們還能怎樣了解與接近海洋呢? 「西灣海洋」團隊告訴我們:直接下水吧!用船。 位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