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劉 彥辰
Posted: Updated:
2 Comments

 

成為Freegan

「我們打開超市垃圾桶,看見裡頭滿滿的、完完整整的食物,非常震驚。我們取出這些食物,確認安全可食以後,帶回去吃掉。其實Freegan根本不想依賴這些被當成垃圾的食物維生,我們內心希望的,是這些不能賣但還可以吃的食物,能受到更合適的對待。」他在部落格「空屋筆記」中寫道。

在克羅埃西亞那段時間,宗翰成為了一個Freegan。Freegan,即是一群依循「禮物經濟」精神,以各種不花錢的方式解決食衣住行,不浪費、也不消費的人。

2013年,他赴克羅埃西亞當交換學生,因為沒宿舍住,陰錯陽差地加入了一群佔領空屋的無政府主義者,共同生活在一座廢棄的屠宰場裡,吃著從超市垃圾桶內撿回來的食物,穿免費商店裡的衣服,靠搭便車移動。

「火腿、燻鮭魚,壓碎的蛋糕麵包,各種肉品,偶爾會有完好的蔬果或奶製品。那裡幾乎什麼都有,可以吃得超豪華。一位義大利朋友甚至告訴我,以前他在家鄉超市的垃圾桶裡每天都能找到兩隻全雞。」宗翰忍不住又強調了一次。「全雞喔。你不免覺得,這實在太過分了。」

生來便被當作食物的雞鴨豬牛,受囚,被施藥、被餵食、被強迫生長然後被屠宰,因為顧客喜歡超市琳瑯滿目的樣子而上架,又因為沒人購買原封不動地被丟進垃圾桶,結束短暫而無謂的一生。不只動物,蔬果也有類似的命運,世界上有超過1/3的食物被生產出來,卻從未「被吃下去」,這些浪費足以餵飽整個受飢的非洲,綽綽有餘。有人呼籲,解決糧食危機不該靠增產,而是該減少剩食浪費。

「被浪費掉的食物多到可以拿來辦食物展了!只要看過一次裝了滿滿食物的垃圾桶,你的人生就會永遠改變。」

 

天下有白吃的午餐!?

2016年7月30日,「木匠的家關懷協會」在中壢銀河廣場辦了一場「再用就好,老物市集」,宗翰也應邀擺攤,我們約了現場訪談。「今天有電視台要來,你要不要早一點?」說完又笑著補了一句,「還可以順便幫忙顧攤。」

那天陽光很強,是個好天;帳棚菇一般四邊朵朵冒出,排排站好。找到宗翰的攤子,他正端著一碗西米露,招呼兩位路過的朋友來吃。攤前擺著數張他親自以毛筆寫的紙板:「無價書展──書是拿來看的,別關在書櫃裡。」、「白吃の野餐──用更少的資源,過更好的生活。」、「故事吧!──挑張照片吧(以及散落一地的沖洗照片)」。

路過的人經常因他無邊無際的字而停下腳步,保持一、兩步安全距離,遠遠打量著十幾本攤散一地的「無價書」。《藝妓回憶錄》、《古文觀止》、《蔡康永的說話之道》……這些擺在書架上很久沒看、以後可能也不會再看的「無價書」,往往能帶給其他有緣人免費的閱讀樂趣。

無價書展

一對小情侶靠近,饒富興味地翻弄著書,看到《古文觀止》時還會心一笑。交換一會兒意見,女孩開口了。

「請問可以買這本《查理的生與死》嗎?」

「喜歡就直接拿走吧。」

「咦,可以嗎?」她語帶猶豫。

「真的,不需要有壓力,這些書擺在這裡就是為了讓更多人看。但我希望你看完後也可以像這樣寫點東西,再傳給下一個人。」宗翰隨手翻了一本書的扉頁,指著下緣一行嶄新的筆跡。上一位主人留下了看這本書的時間,並有簡短的想法留贈,彷彿書海裡的瓶中信。

陸陸續續,有人帶書來、有人帶書走,一位小姐拿來整套《龍紋身的女孩》,厚厚三大本,依稀聽見有人倒抽一口氣,當時攤位上另一位女孩非常喜歡,立刻接收了去。兩人欣喜擁抱,完成某種移交儀式。

出不敷入的還有食物。一位阿姨胸前掛著一塊牌子,寫著:「GO VEG, Be Green Save The Earth」,來到攤子前和宗翰打了招呼,隨即拿出一大盒花生糖放在地墊上,「剛剛車站一位師父給我的,吃不完,一起幫忙吃。」沒多久,又有一位大姐送來一盒茶葉,「白吃の野餐」紙板前食物蓬勃生長著。

GO VEG, Be Green Save The Earth

「現代消費經濟把人際互動當成一種交易。我們認為不會有人平白無故付出勞力金錢精神,除非他們想從你身上得到什麼。」宗翰張開雙手,每個帶走無價書與分享食物的身影,都無聲一同附和。「但這是會發生的,而且大家還很享受這種不符合經濟理論的消耗過程。」他笑得燦爛。

 

沙發客來上課

「故事吧」紙板前擺著許多相片,全是宗翰行走江湖的痕跡,可謂是一疊厚厚的人生。有些在國外拍的,有些島內出走時拍的,有些則是他在雲林服替代役的學校拍的。服役時不能出國,只好讓旅行找上門來,他發起「沙發客來上課」計畫,邀請沙發客到偏鄉來和孩子見見面。

「偏鄉的孩子根本不知道學英文要做什麼,很多人畢業後只想留下來當個卡車司機或超商店員。家裡又多半沒什麼錢,出國更是遙不可及。」他們的人生想像中英文毫無用武之地,自然缺乏動機。「另一方面,如果一個外國背包客厭倦了大城市,想來看看臺灣的另一種面貌,所須的成本太高,也沒有機會。」

在宗翰引薦之下,各國沙發客陸續拜訪這些偏鄉學校。孩子們對外國人好奇極了。「沙發客來只要和學生聊天、陪學生玩就夠了。光是想理解這些不同顏色眼睛皮膚頭髮的人在講什麼,就能給予很大的動力。」而沙發客們也獲得難得的體驗,雙方幾乎都沒付出成本,卻獲得了彼此真正想要的事物。透過他持續奔走,至各地演講、分享經驗,如今全臺灣有超過十個教學單位開始嘗試這項計畫。

宗翰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無償的,從未向背包客或孩子收取回報。他比喻,「這就像送禮給一個心儀的女生,並非想從對方身上得到什麼,就只是單純希望她開心而已,自己則會因此而高興。如果把這種行為拓展出去,從家人到朋友,而後陌生人、動物、環境,無條件地對他們好,人與人的關係便不再是單向的,非要你對我好我才對你好。如果對方不需要我回報也沒關係,我可以把回報送給下一個人,一直傳下去。這,就是禮物經濟。

故事吧

空屋筆記

常有人質疑:沒錢要怎麼旅行?宗翰選擇了搭便車、沙發衝浪,甚至佔領空屋、翻垃圾桶等不需要錢的旅行方法,還聽到許多錢買不到的故事。接著大家會問,你又不可能一直旅行,總得有個地方生活啊?「他們常叫我面對現實,醒醒吧你該找份工作的意思。」言下之意是沒錢還是不行。於是宗翰嘗試在國內推動免費商店、無價書、共享糧倉,試著回應這些質疑──生活中的食衣住行都有方法不需要用錢。

「其實『空屋筆記』就是為了告訴大家還有很多不依賴金錢的生存方式。」他說。「常有學校找我去分享,鼓勵學生勇敢逐夢。但我很害怕他們真的去逐夢,去跳舞、當藝術家,結果發現追求夢想的下場是沒有錢、活不下去。那真的很遺憾。」如果生活不靠錢決定品質,那大家便不需要強迫自己做不喜歡的工作,只因為那個收入比較高,年輕人才能真正做他們喜歡的事,而不用擔心賺不到錢會無法生存。「這樣才會有人去逐夢吧。」他說。

對他而言,寫作是成本最低、觸及最廣的一種推廣辦法。許多人聽完他的理念,想要轉述、向別人介紹時,往往因缺乏經驗而無法讓他人理解禮物經濟的精神。「這時候只要丟文章請別人讀就好了。」宗翰開玩笑說。

因為文章太精彩,「空屋筆記」還獲得了2016臺灣部落格大賽首獎。許多人慫恿他寫出書,宗翰卻說這種行為不符合他的理念。「我寫文章也不是為了要賺錢嘛,只是好玩而已。但我可以用部落格大賽的獎金來出版「空屋筆記」的無價書,每個地區送幾本,看完後簽名往下傳閱。這樣就好。」

宗翰也演講、擺攤,佈道似地一個個重述他的故事。他認為,最好的傳播方式是那些參加活動的人回去分享給各自的朋友,遍地開花、自行成立免費商店、邀請沙發客,再把這些想法介紹給參加他們活動的人。

「You want to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假設你希望到哪裡都能搭便車,你就當那個會停下來讓人搭便車的人。所以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理由啦,只是讓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別人也能做他們喜歡做的事情。所有人都能「做自己」的先決條件,就是可以好好地活著,不被錢侷限住。」因為自由是「免費」的。自由無價,亦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

白吃的聖誕夜:給用的到的人(空屋筆記提供)

白吃的聖誕夜:給用的到的人(空屋筆記提供)

 

下一條「趣路」

「現在比較有名了,會讓這一切有所不同嗎?」我問。

「我想是不會吧。真要說有什麼不同,就是說服陌生人變容易了。剛開始真的要花很多時間解釋。」前陣子宗翰的故事獲中國時報刊登,現在他除了請別人去部落格讀文章,還可以更進一步:請他們去看報紙。他忽然想起什麼,笑著說:「還有啦,爸媽會比較放心一點。過年時也很管用。」親戚們可能不太懂他在做什麼,但是有上電視、上報紙,看起來就很厲害。

「有了名氣,難道就不想把規模做大嗎?」

宗翰毫不猶豫地說:「我只做當下能做的事,平常寫文章,有活動就擺攤,有人邀就演講,不會想成立社會企業或是NGO。我現在做的這些之所以有趣,就是因為沒有牽扯到金錢嘛。」

宗翰也不喜歡組織內那種上對下的關係。他發起的「沙發客來上課」團隊中,所有人彼此是夥伴,無論是沙發主、接待、地陪、老師還是紀錄者,全都是以個人自由意志參與其中,沒有權力結構存在。「他們應該要能自我運作,沒有楊宗翰存在的必要時,『沙發客來上課』這個計畫才算是成功。這樣我就能開心地去旅行了。」他開玩笑地說。

「因為希望大家都能擁有『免費的自由』,你開始做這一切。一年來好像有接近了一些,但卻無法預測最終會變得如何。難道不會有人質疑你嗎?」

「那也沒關係啊。禮物經濟的精神就是去做,有得到就是賺,反正沒有成本。」

「即使有生之年看不到禮物經濟被廣泛接受也沒關係嗎?」我因為他的豁達嚇了一跳。

「沒差啦,因為我喜歡這樣的生活啊,很有趣。禮物經濟就是這樣,沒預期會得到什麼,能預期的叫作投資。能為他人帶來改變那很好,但我不強求,不會傷害他人就好。」

「所以有趣非常重要囉?」

「對啊,我做這些有一個重點就是:非常好玩。唯有覺得這樣很開心很輕鬆我才能一直做下去。」

聊到未來,這個不知道自己的理念會走向何處的人笑說,當然要去旅行。「這些計畫都是為了將來的旅行做準備。我預計出國一兩年,以禮物經濟的方式旅行。也許用沙發衝浪,也許不會,誰知道呢?總之會住在陌生人家的。」

這段時間在臺灣蒐集的故事,就是他出國後用作分享的「禮物」。可能會介紹臺灣的免費商店,可能是沙發客來上課的經驗,甚至他可以去國外的學校演講,從「沙發客來上課」變成「沙發客去上課」。

一個舉起拇指就要出發的人,腳下總是起點,目的本身即是旅行、是下一個起點。宗翰不知道禮物經濟會帶他的人生去哪裡,但他會一直在旅途上,終點是沒有盡頭。他也不在意吧。因為很好玩啊!

 

關於楊宗翰

認識越久,越難標明他的成分,只好借用世俗標準使其現形:國立成功大學環境工程學系畢業,Freegan、背包客、寫作者、雜耍藝人、TEDxNCU、TEDxNSYSU講者、部落格「空屋筆記」的主人。

一年多來他在島內搭便車四處旅行,看似逍遙實則行程滿檔,臺灣頭尾奔波外,還得利用空閒時間準備講稿、撰寫文章。許多人不免疑惑地問他:「你平常究竟在忙什麼?」宗翰總說就在做這些啊:寫作、演講、擺攤,推廣「沙發客來上課」計畫,成立各地的免費商店、共享糧倉等等,喔,還有旅行。

或許他是俗世眼光裡有點「特別」的人吧?卻也是最「簡單」的,如同他在「空屋筆記」裡的自白

恩……可以的話,
我想當個
不用農藥的農夫
不用鋼筋混凝土的建築師
不浪費食材的廚師
不用藥的醫生
不用課本的老師
不跑景點的導遊
不留著作權的作家
不賺錢的企業家

其實甚麼都好…….但不要叫我挑一個然後一做二三十年到退休就好

或者說,

真正想當的……也許就只是一個

盡可能不傷害環境、動物及人類……的生物

有趣的搭便車

「這樣子我們會明顯一點,車子就會看到我們了。」-Lois(空屋筆記提供)

 

 

__
撰文/劉彥辰
照片/劉彥辰、空屋筆記
編輯/陳欣瑜

 

 

About the Author
劉 彥辰

Related Posts

2017年12月,因參與教育部計畫,我與三個碩班研究生、六位大學部同學,以及在臺灣工作的普尼(匿名),展開了八天七夜的印尼之旅,主要目的地是位於中爪哇Purwokerto(普禾加多)的普尼家村落。這個...

「這幾年臺灣高教掀起了一波波的改革風,也逐一勾勒出樣貌截然不同的未來大學。但人生沒有那麼簡單的一條線,或者是非黑白。」談起學校內正在執行的人社跨域計畫[1],蔡政良老師很直接的如此開場。 勇於超克界線...

妳比家鄉那些女孩們聰明一些,妳大學畢業,在電子工廠上班。妳和老公非常恩愛,你們有個三歲多的孩子,也想買自己的房子。後來,妳工作的工廠關了門,買房子的計畫被迫暫緩。妳得知鄰國臺灣有許多給女孩子的工作機會...

2 Comments
 
  1. amy / 十二月 30, 2016 at 9:54 上午

    想要的太多.需要的不多…..人總是太貪心….. 簡單生活也不錯…..讓心靈更乾淨

  2. TIN / 一月 27, 2017 at 9:55 下午

    不消費,不浪費的靠上帝恩典過生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