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林 芳誠(Lekal)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太平洋的潮汐時而洶湧,時而平緩

海浪看似將礁岩吞噬,白裡浪花間卻孕育了藻貝類

人們下海捕捉吃了藻貝類的魚群填飽肚子

填飽肚子之前,發現了自己在社會中與夥伴們取得連結的生活法則

填飽肚子之中,發現了自我在社會中與親人不可分割的生活經驗

填飽肚子之後,發現了自我在社會中與不可預知的自然力量相處的方法

下次肚子餓之前,發現了來了一群自稱和海洋是舊識的人

告訴他們自己如何用三角體錐阻擋海浪的洶緩

這樣可以交換比浪花更別緻的花紋紙張

所以原本捕魚的人幫忙自稱和海洋是舊識的人

用田埂、用漁槍、用山坡、用海洋,交換了花紋紙張

然後再幫自稱是海洋舊識的人

在灘上築起一間間看似突兀,卻不知怎麼著反而吸引更多自稱者來到這裡的房舍

 

過些時間,自稱者的夢想慢慢成真

可這些真實同時也帶來了困擾與麻煩

「我們總得想想辦法解決」於是加深了牆門,增強了意識

取得說話的權力,組成團體開班授課

一心一意挾著拯救世界為己任的迫切

海洋和礁岩不再只是舊識,搖身一變成為了提供溫暖、享受人生、體驗幸福的場域

更變成了前往烏托邦的任意門

 

後來,捕魚的人漸漸發現花紋紙張用光了

只好再拿出更多田埂、漁槍、山坡和海洋交換

換光了之後,自稱者說:「不然你們來我們的烏托邦當鄰居好了」

烏托邦會幫助你們採收沒人要的果子、收購沒人處理的稻田、教育沒人教育的小孩

就不要再浪裡打魚了吧,反正白花花的浪有危險

不妨喝杯咖啡看著白花花的紙張就好

反正這一切是你們共享的

 

儘管潮汐依舊時而洶湧、時而平緩

潮間帶裡的魚早已吃著必須用花紋紙張交換得來的海藻吐司

人們不再下海

獵團變成了烏托邦裡講述著海洋如何帶著神祕刺激與危險美感的導覽員

人們不再下海

親人變成了烏托邦裡吸引人潮前來觀賞而載歌載舞的俑

人們不再下海

一圈圈圍起的烏托邦就是自然的主,我們的主早已安排好了我們如何互助合作與共享

 

人們

不再下海

與海舊識的人

一群群的來去自如,看似熟悉卻又陌生

烏托邦裡,沒有邊界的邊界

是那亮麗花紋紙張營造出來的世界吧!

 

寫在這些紛紛擾擾之後

 

2011年,他們要在祖先登陸的地方蓋起度假飯店

2015年,他們把去海邊撿拾貝類的阿嬤帶回偵訊

2016年春,他們說長輩們侵佔了原本是傳統領域的國有地

2016年初夏,他們偷偷將南麓山坡變成更巨大、更能製造亮麗花紋紙張的居所

他們總是這樣告訴我們

「你們每天只要把祭典時唱的歌、跳的舞『表演』給觀光客看,你們每天朝思暮想的孩子就可以換取白花花紙張,他們就可以回家了,你們為什麼不要?」

「你們撿了那麼多潮間帶貝類,能賺什麼錢?你看人家用土司餵魚還可以保護生態又可以做觀光,你們怎麼那麼笨?」

「你們怎麼可以侵佔國家土地!這裡可不是你們可以隨意使用的地方啊!」

於是

苦苦哀求大人的老人家

嚇到把撿了一整天卻只有一小袋的c’kiw和sanpilaw¹丟掉

滿腹委屈無奈的長輩們

瞅著記憶中族人作為圈豢羊牛之地變成禁區

不停持續抗爭的青年們

烈日下在祖先登陸的地方跳著、在京城裡吶喊著、在網路的世界串連著

後來

宰相府裡一道口喻

雖然他們至今還搞不清楚傳統領域內的土地歸屬是什麼東西

雖然他們以為這樣可以規避了前人在杉原海邊誤踩的雷區

雖然內務府戛然而止了

美麗花紋的紙張卻成為變成連結著財團和官府之間的休火山

暫歇,但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要引起竄逃的噴發

不,我們不竄逃

我們堅守著在故土上捍衛我們的家園

誰敢來捅馬蜂窩,請自便!

 

¹ c’kiw和sanpilaw都是都蘭潮間帶常見的貝類,族人千百年來常常撿拾作為食材的一種。

 

撰文/林芳誠
圖片/林芳誠
編輯/潔西卡、陳欣瑜

 

 

 

About the Author
林 芳誠(Lekal)

Related Posts

你也許聽說過,臺灣是世界排名前五的遊艇王國。但不為大眾所知的是,我們之所以在客製化遊艇產業表現如此突出,重要的因素之一,是因為臺灣有群造船技藝精湛的傳統木工師傅。然而這種技藝卻隨著產業轉型、社會價值的...

提到「海洋教育」,你會想到什麼?不免令人想起的各種水域汙染、海洋生態保育議題,以及數不勝數的淨灘活動。然而,除了淨灘,我們還能怎樣了解與接近海洋呢? 「西灣海洋」團隊告訴我們:直接下水吧!用船。 位於...

排灣族紋身師Cudjuy,正在手工製作紋身用的工具。   初次見到Cudjuy,會被他遍佈全身的紋身圖紋所吸引,令人想起迪士尼卡通「海洋奇緣」(Moana)裡的「毛伊」,Cudjuy到菲律賓訪問時,還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