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何 敬堯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臺灣俗稱的「鬼門開」,即是七月初一。這一天,當基隆的老大公廟象徵性地打開寺廟內的「龕門」,便代表著掌管陰間的地藏王菩薩將鬼門打開,讓陰間百鬼前往陽間。而農曆七月十五日,則是「盂蘭盆節」、「中元節」。

這時,有子孫祭祀之鬼魂會返回熟悉的家中,接受香火與牲果的供養,而孤魂野鬼則會遊蕩鄉里四處。所以,人們會舉行放水燈、設食祭祀的普渡活動,防止野鬼為禍人間。

在清朝時代的臺灣詩人林占梅(1821~1868年,字雪村,號鶴山,竹塹知名作家),便曾在《潛園琴餘草簡編》中賦詩〈觀盂蘭放水燈〉,描述了臺灣的放水燈慶典畫面:

一派繁華眼欲迷,瑜珈接引向西溪。
燈光燦爛千家共,人語喧呼百戲齊。
直使水神驚耀蚌,重教鱗族詫燃犀。
今宵暫弛金吾禁,歸路頻開報曉雞。

我們可能以為臺灣中元節祭典是從清朝時代開始,事實上,臺灣遠在十七世紀大航海時代,就已經開始進行這項普渡活動,而且最早紀錄下臺灣宗教活動的人,還是一位外國人呢!

 

外國人看「大士鬼」

當世界迎來大航海時代,帆影閃耀七大洋,西方人相繼乘舟踏岸,登陸福爾摩莎。當時的臺灣島,位處東亞海域要樞,是各國船隻停泊與轉運站的重要位置,而荷蘭東印度公司也於1624年在臺灣南部建立殖民地。

當時任職東印度公司的蘇格蘭人「大衛•萊特」(David Wright),也在1650年代飄洋過海來到臺灣,並在島上居住好幾年。他曾經見證過臺灣西拉雅族的風俗民情、郭懷一事件、以及「大肚王國」的存在,並且將所見所聞記錄下來,成為今日探索臺灣歷史的珍貴史料。

在大衛•萊特的紀錄中,包含了漢人文化的描述。在他敘述中,臺南平原是一片貧瘠的沙地,並不是肥沃的島嶼,只能生產鳳梨和其他的野生樹木。南部平原除了西拉雅族之外,也有超過一萬名漢人居住。

在臺灣生活的期間,他觀察了漢人的宗教信仰,並且記錄下漢人宗教裡的五位天上統治神、三位神明、二十八宿(Councellor)¹以及三十六位世間小神,總共七十二尊神明。這也是在臺灣的漢人最早、也最詳盡的宗教活動紀錄。

而在大衛•萊特的文章中,不只描述了漢族的天上神靈,也敘述了掌管地獄的神靈「大士鬼」。

他描述「大士鬼」是「魔王之子」,也是漢族非常敬畏的地獄之神。大士鬼,即是「大士爺」、「大士王」、「鬼王」,是臺灣佛教與道教共同尊崇的陰間神明,負責掌管陰間的亡靈。在每年農曆七月十五日的中元節法會(盂蘭盆會),會祭拜大士爺,以求今年的中元節祭祀順利。

大衛也「實況報導」了當時他所看到的祭典儀式:「在第七個月的第十五天,他們會獻上洗淨的全豬,還有母雞、鴨、檳榔(Pinang)、細麵粉做的糕餅、Keekieuw(柿粿?)或稱Arak,也就是白蘭地酒,以及甘蔗。那隻豬以前方的兩隻膝蓋跪著、頭放在前腳上,正對著大士鬼的神像。之後,在祭祀中還有許多相當盛大的儀式,從一大早就開始進行,直到日落後一個小時才結束。」

此外,大衛也看到人民為了表達尊敬,還摺了許多用金箔紙做成的「敕令紙船」,要燒給「大士鬼」,滿懷熱誠地向祂祈禱。

 

牧師紀錄西拉雅的「死者靈魂」

其實在十七世紀,漢人在臺灣島屬於弱勢,島上林野仍屬於原住民的天地。所以在此時來到臺灣的西方人(東印度公司職員、傳教士),也紀載了珍貴的臺灣原住民文化風情。

他們所描述的臺灣平埔族原住民,屬於西南部的西拉雅族。當時,西拉雅族的四大族社是新港、麻豆、蕭壟、目加溜。若以熱蘭遮城為起點,從海濱到山邊的原住民族社依序是:新港社(Sinkan,現今臺南市的新市區)、麻豆社(Mattau,臺南市的麻豆區)、蕭壟社(Soulang)、目加溜社(Bakloan,現今的善化)。

荷蘭傳教士干治士(George Candidius,1597~1647)在十七世紀時來到臺灣傳教,曾記錄許多西拉雅族的習俗,尤其是他在新港社的所見所聞。

干治士1627年5月4日抵達臺灣,是荷蘭首任駐臺的傳教士,主要工作是負責大員(安平)地方的熱蘭遮城荷蘭人的傳教工作。雖然他的職責不包含原住民,可是他個人很熱衷於進入原住民的族社,努力學習新港社語言,來進行傳教工作,之後甚至在新港社開辦學校。

在甘治士的文章中,記錄了當時西拉雅族的喪葬習俗。西拉雅原住民相信,人死後會成為幽靈的存在,並且會回返自己的住屋。所以生者會為死者準備清水,方便死者的靈魂回來清洗祂們自己的身軀。

甘治士在〈新港社記〉中說明,西拉雅族人會在死者過世的隔天舉行儀式,將屍體放置在細竹片做的臺子上,並在下方點火,使屍體徹底乾燥。而竹臺也圍蓋著許多布料,作為幃幕(pavilion)。比較奇特的紀錄是,他們相信人死後會成為「鬼魂」,回返陽間,甚至還會洗澡沐浴:「當一個人死了,他們在他的屋前蓋個高起的輕便小屋,圍滿著各種樹葉,裝飾得很豐盛,插四隻旗子在四個角落上。在屋子裡他們放一碗水,旁邊有一根竹杓用來舀水,因為他們相信死者每天回來洗澡和清洗自己。」

除了喪葬習俗之外,在大衛•萊特(David Wright)的紀錄中,也紀載了西拉雅族的「惡鬼信仰」。西拉雅人相信,一旦人會生病,都是被一名叫做「史契聽利圖」(Schytinglitto)的惡魔附身。

每當惡魔纏身時,西拉雅族人就會請伊尼婆(Inibs,女祭師)來驅邪,趕走惡靈。伊尼婆具有洞視邪魔的靈力,一旦被她發現,她就會用各種儀式來驅趕惡魔,並且與勇士共同驅逐惡鬼,將惡鬼驅趕到河岸邊,這時候「女乩童在地上豎一根竹竿,因為據他們說惡靈很怕竹竿。當惡靈靠近女乩童時,她猛烈地敲打祂。」

 

美國記者眼中的「水鬼冤氣」

當臺灣島進入清廷版圖之後,歐美各國等外邦人士也以傳教、貿易、觀光之緣由,踏足此島,驚訝於福爾摩沙的繁華富庶,體驗各種奇異民俗。有一位來自美國的記者,甚至也親身目睹了河中水鬼的「冤氣」。

當人溺死於水中,就會變化成鬼,俗稱「水鬼」。而水鬼為了要進入輪迴,必須尋找替死鬼來「抓交替」。

在1871年9月,美國人艾德華•葛利(Edward Greey,1835~1888年)在美國每週出刊一次的《法蘭克•萊斯里圖解新聞報》(Frank Leslie’s Illustrated Newspaper)中,連續發表了一系列他來臺灣遊歷後寫下的〈臺灣:福爾摩莎〉文章,讓美國讀者得以一窺神秘的福爾摩莎東方世界。書中的其中一篇文章,寫下他的臺南安平旅遊紀事。

文章描述,他與一名當地漢人途經媽祖天后宮前的小溪,意外在溪面發現水鬼吞吐冤氣的現象:

「安平的南門外有一座供奉媽祖的天后宮,廟前有一條溪流。當我數年前造訪此地時,曾發現水底不斷冒出氣泡來,原以為這是魚的活動所造成,於是詢問同行的漢人導遊,這裹的人是否會食用池塘中的魚。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他不但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神情反倒像是警覺到什麼似的,先示意要我和他一樣甩動雙手摀住口鼻。我的舉動想必看起來很可笑,但我認為他一定有充分的理由要我這麼做。我以手帕掩鼻呼吸,直到他回來之後才鬆手,而他卻攜帶一大半的鞭炮和祭拜用的香,神情嚴肅地將它們點燃,其間還不忘以手掩住口鼻。」

結果這時,臺南當地導遊才說這些氣泡是投池自盡的「冤魂」所造成,千萬不可以聞到,否則就會被迷惑,慢慢走入水中而溺死。

艾德華聽聞之後,嘖嘖稱奇,但導遊卻很擔心艾德華早已聞到「冤氣」。所以為了防範未然,導遊甚至自己花了兩百銅錢(約合當時的美元二十分)買了爆竹鞭炮來施放,燃燒紙錢消除魅氣。當艾德華得知他花了大錢來幫他驅鬼,想要付錢給他的時候,甚至被這名導遊憤怒拒絕呢!

如今鬼月將近,不論我們對於自己土地上的鬼怪故事是否熟悉,但這些鬼怪傳說,一直以來卻是許多外國客欣賞、並且尊敬的臺灣文化。也許此後,我們也能多多理解這些流傳在我們歷史中的鬼怪,並且探索到更精采的故事!

 

¹在萊特的紀錄中,他言明二十八星宿在凡間都是學識淵博的哲人,死後則被擢升為諸星宿。所謂的二十八星宿,即是中國古代將黃道周圍星象,劃分二十八個部分。之所以分為二十八宿,是因為月球繞行地球運轉一週,會是二十七天多(多出的時間接近一天時間)會經過一個星宿。而在東漢時期,明帝劉庄讓畫師繪畫二十八位將軍(漢朝的開國名將)的畫像,尊稱「雲台二十八將」,此後也對應至二十八星宿。二十八將領包含:鄧禹、馬成、吳漢、王梁、賈復、陳俊、耿弇、杜茂、寇恂、傅俊、岑彭、堅鐔、馮異、王霸、朱佑、任光、祭遵、李忠、景丹、萬脩、蓋延、邳彤、銚期、劉植、耿純、臧宮、馬武、劉隆。

 

撰文/何敬堯
編輯/陳欣瑜

 

 

About the Author
何 敬堯

Related Posts

「一府二鹿三艋舺」是臺灣人熟悉的諺語,描述了從清朝開埠以來,臺灣由南至北三大港市的盛況。其中艋舺,是臺北的起源,即今日的臺北市萬華區。一座曾有過繁華光景的兩、三百年老城,在都市變遷的過程逐漸轉變成邊...

因為是一群人社師生所完成的專業音樂劇公演,所以令人感動 2016年,中山大學的師生們發起了一場在地故事音樂劇的大夢,透過半個學期,師生們真的完成了從在地故事採集到劇本生成,甚至階段試演的艱鉅任務。然而...

勇於想像與開創的高教跨界新連結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從在地故事的挖掘開始,打造一齣充滿著在地文化與歷史脈絡的音樂劇,而且還有現場八重奏的配樂,並登上市級文化中心的舞臺售票公演!這是可能的嗎? 答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