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蘇 穩中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自從回到屏東,有空便會去萬金聖母聖殿禱告,無數日子往來萬金的交通上,偶然地認識了屏東客庄。在臺北念書時,並未特別注意客家族群文化,直到走入南臺灣最大的六堆聚落,我才漸漸了解,過往客家人遷徙進入屏東平原時,生活竟這麼的特殊。我要感謝聖母,因為進入萬金村,我才有機會認識客庄。

記得幾年前在輔大念書時,天主教福音瀰漫校園,也潛移默化地進入我的生活。為何說是福音呢?如果你在初秋溫暖的午後,走在校園中,樹梢漫著微微涼風,陽光在樹葉間灑下了一絲一絲的幸福光點——在有點放縱的某個十月天。這是一場極富青春情懷的靈魂饗宴,你會瞬間覺得這就是福音。當然這是玩笑話,重要的是,在輔大的日子讓我開始相信天主的存在。

當前閩客、平埔文化多元紛呈的萬金歷史值得說明,西方宗教已經改變了居民的行為模式,此事足以留名於清代臺灣史且大書特書。萬金聖母聖殿為臺灣最古老的天主教堂,初期傳教過程,曾受到仇教客家人的攻擊。但後期因客家人懾於英國軍事力量的脅迫,態度漸趨軟化,傳教因而順利進行。萬金教堂人員在英國軍事力量的輔助下,雖然可以順利傳教,但是當地閩南人仍懷著佔領山區的野心,而這樣的貪婪引起排灣族的不滿,進而全力抵抗。無能的清朝官員對此亦束手無策。這裡引出了為何傳教士會去萬金,可能是閩南人騙傳教士那邊民風純樸,但事實上卻是貪圖開墾的利益。想壓制當時的排灣族,唯有透過宗教背後的英國軍事力量才有可能實現。

當時臺灣清朝官員害怕英國,因為英國打敗了清軍,閩南人也是看在眼裡的。當滿清政府敗給了第二次鴉片戰爭,天津條約正式認可後,臺灣的漢人也察覺了英國對於臺灣資源的覬覦。加上漢人認為,在臺灣唯有依附英國強權才能獲取山區龐大的資源。因此萬金一帶山區從此進入各方野心競逐時期,卻也是排灣族被迫進入歷史舞台的時代。

也因為如此,對萬金的閩南人而言,真正信仰天主教的原因可能是:想在英軍保護下確保開墾的安全;另一方面則可能是為了更加猖狂的掠奪,只要有英國軍隊在背後撐腰,如果受到排灣族的出草,英軍必會保護他們。而剽悍的排灣族亦不是省油的燈,有英國政府撐腰的萬金,他們也不會貿然出草。但為了防止漢人進逼,排灣族仍必須維持一定的武裝力量以自衛。而這個力量阻礙了英國想要的山區貿易進展,認為只要維持住漢人居住地的貿易即可。

所以萬金一帶閩南人想掠奪排灣族的蓬勃野心,在英國保護勢力範圍下,一直都不是成功的。多年後,清朝船政大臣沈葆楨來臺,官方史這樣描述:「因為當地閩籍居民受天主教教化,不似其他族群民風剽悍。」沈葆禎認為,信仰宗教可以移風易俗,帶來百姓醇善之風,因此奏請北京的同治皇帝,讓天主教的教化意義給予官方認可。後來皇帝也准奏立起奉旨的石碑,往後官員經過都要下馬,清政府無非是希望信仰可以教化當時族群分類械鬥嚴重的臺灣,但效果卻相當有限。客家人、排灣族百年與閩南人三方互相隔絕就是一個例證。

 

萬金聖母聖殿奉旨石碑,圖片來源:天主教會臺灣地區主教團

萬金聖母聖殿奉旨石碑,圖片來源:天主教會臺灣地區主教團

 

不過這裡筆者有個不同於官史的想法是,沈葆禎可能認為,以漢人角度看來,萬金在經濟上居於重要戰略地位,才請求官方的重視。但是對於閩南人而言,在英國幫助下的漢人已經定居繁衍,那時清朝因牡丹社事件轉而重視臺灣,基於這般形勢,西方信仰模糊了漢人的掠奪訴求,透過清朝正式合法化,無形中也默許了漢人的掠奪行動。這裡或許只能說英國的臺灣貿易對於在山區的非漢人領地還有敬畏,但清政權對此就是開發的利益至上,這跟漢人移墾的想法是一致的。這種漢人與政府聯合山區開發的作法,在清領時代,尤其劉銘傳時代更達到頂峰,即所謂的「開山撫番」政策。這個政策在漢人移墾過程中,首度有政權介入的掠奪山區貿易的脈絡,最早可能就是從英國勢力下臺灣漢人與英商貿易開始。

上面只是說,在萬金周圍區域,歷史上曾有英國勢力以及清政府皆與漢人聯手掠奪山區資源的野心,漢人與排灣族之間的互動在過程中是關係緊張的。而在萬金這個村莊,在西方宗教還沒進入前,早被漢化的平埔族、萬金閩南人、客家人與排灣族的互動基本上是:平埔依閩人生活,閩客有族群械鬥、原漢互為敵仇。透過天主教信仰、以及各種政權的統治影響,族群間逐漸融洽相處也只是近百年的事而已。

當然漢人之間一互動後,客家人的經濟生活也影響了漢化平埔族,萬金居民農忙時節也同樣採收菁仔。這裡突出了兩個特色,漢化平埔族人愛吃檳榔不是因為自己的傳統,其實是深受漢化的緣故;萬金的漢化平埔族早先不是住在現今的萬金,而是住在鳳山八社中茄藤社或力力社,而這兩個社距離萬金相當遠。還沒漢化的平埔族人遷徙到萬金起先也是因為漢人「田底」的關係,後來閩南勢力入侵,再加上當時國際勢力左右。萬金平埔族在被迫漢化過程中,官方角色更不能不提及清政權治番措施的影響。

在屏東田野考察的過程中,除了漢化平埔族與漢人共居的萬金還算繁榮外,沿山公路的原住民部落與漢化平埔族或客家閩南人接壤的地帶,例如佳佐、萬金、泗林等地,皆是一片田園,罕有人煙。除了有水文影響外,歷史上漢人入侵與原漢衝突,造成了這大片的空白地帶。假設過去漢人為了經濟利益以武力成功征服排灣族,今日此地會是商業繁榮地帶,排灣族也可能被漢化。但是漢人始終無法征服屏東的排灣族,頂多只是趕去山上,也因此排灣族的母語可以留存至今。這片地帶似乎說明一個事實,因為歷史的傷痕,地理上的隔閡還隱約可見。

百年過去,經歷宗教洗禮、數種政權交替,漢人族群間不再械鬥、原漢關係也無過去緊張,而萬金聖母聖殿的福音傳遍周遭地區,勸人慈悲的教義讓族群日漸融洽。天主教聖地萬金,也見證屏東境內族群間相處從百年前的不睦到現在的平和。雖然已無族群糾紛,但觀察宗教語言可看出強勢文化為何,比如走入萬金聖母聖殿,神父清一色以閩南語講道可知,漢文化是強勢文化,平埔族已漢化。對當地多元族群的居民來說,現代國家的統治行為建構後,姑且不細數過去日本人、國民黨做了甚麼,他們一直處於政治弱勢,而宗教傳入的教化意義,有助於內嵌住這個村子微小確切的幸福。

近年來,屏東縣政府為了讓全國民眾進入萬金觀光,介入主導舉辦萬金聖誕季,讓全臺獨一無二的聖誕嘉年華會比以前有更多的創新。其中之一就是聖誕市集,其實規劃聖誕市集立意良善,問題在於攤販太多,以及動線規劃不良,導致遊客本來要朝拜聖殿卻變成夜市大拜拜,也造成信徒不滿。但有些遊客本來就是走馬看花,來萬金也許只是來約會,人潮帶來吵雜髒亂,完全破壞聖殿神聖氣氛,太本末倒置。

 

屏東縣政府這幾年主導萬金聖誕季

屏東縣政府這幾年主導萬金聖誕季

 

聖誕節商機,市集攤販賺錢無可厚非,但政府要帶入整體規劃,比如市集夜市應遠離聖殿。像現在人潮集中於聖殿前,很多人只想玩樂,對聖誕節可能一點概念也沒有,來這裡只是吃吃喝喝,看個燈飾就走,對此,攤販的吸引力可能比聖殿還大。筆者認為,兩者的衝突只是商業活動太過置入於宗教,特別是相對稀少的天主教會活動,因此顯得突兀。

但是衝突本質並不是特別強烈,商業活動本來就可以來參與聖誕節。兩者間如何結合成有品質且具特殊意涵的節日活動,進而成為一個全國最大的天主教盛會,且真正引導商機進入社區,不至於讓外地攤商搶生意引起社區居民的反彈,政府需要慎思。

其次,透過萬金聖誕節活動,讓整個萬金乃至於擴大鄰近社區受政府重視而建造萬金文史博物館或故事館。筆者認為文史館除了保存獨特的萬金天主教文化,更重要的是保存萬金周邊族群交流的歷史文件,見證臺灣血淚史。有朝一日假如萬金故事館成立,這個教育意涵是深遠的,外地旅客能認識當地族群互動歷史,以及透過反省歷史傷痕促進族群間的尊重與團結。以現代思維來看,有了下一階段的萬金文史博物館,才能出現具有劃時代的深層意義,這個意義至少是關於歷史傷痕的弭平與族群之間的愛、慈悲與關懷。

 


撰文/蘇穩中
圖片/蘇穩中
編輯/潔西卡

 

About the Author
蘇 穩中

Related Posts

你也許聽說過,臺灣是世界排名前五的遊艇王國。但不為大眾所知的是,我們之所以在客製化遊艇產業表現如此突出,重要的因素之一,是因為臺灣有群造船技藝精湛的傳統木工師傅。然而這種技藝卻隨著產業轉型、社會價值的...

排灣族紋身師Cudjuy,正在手工製作紋身用的工具。   初次見到Cudjuy,會被他遍佈全身的紋身圖紋所吸引,令人想起迪士尼卡通「海洋奇緣」(Moana)裡的「毛伊」,Cudjuy到菲律賓訪問時,還曾...

清中葉年間,蘭陽地區的北管子弟團分為西皮、福祿兩派音樂系統,因唱腔、樂器及信仰的差異,相互嫉視而釀成職業團體械鬥,是台灣開發史上十分特殊的案例。延伸至日治時期,政府為招攬民心,鼓勵北管社團成立,當時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