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許 書容
Posted: Updated:
0 Comments

 

隨著科技發展日新月異,影音娛樂的選擇也越來越豐富多元。近期上市的虛擬實境3D眼鏡,將視覺體驗推展到嶄新的層次,人們對聲光效果的胃口不可同日而語。話雖如此,依舊有人選擇純然的聲音交流——廣播節目。

「七號」和「宜蘭」是寶島聯播網的兩位年輕DJ,共同主持「寶島少年兄」節目,以「少年兄」和「少年姐」為名,兩人正是以青年的視角,關懷臺灣在地發生的大小事,在一搭一唱間譜出輕鬆幽默的節目基調。每週兩小時的節目,主要透過人物專訪及時事評論來進行,不論是「PTT推到爆」或是「公民幫高調」單元,每回討論的主題都是精挑細選的當週精華。

寶島聯播網的性質較為本土,同時自我定位為臺語音樂頻道,對於兩位不是以臺語為母語的主持人來說,是磨練,同時也開拓了視野。曾經有聽眾反應「臺語講錯」,也曾有高層覺得「好像華語節目」,這些指正非但沒有成為阻礙的高牆,而是他們進一步努力的目標。另一方面,電臺想要海納青年聲音的用心,也給予他們較高的自主權,從內容企劃、訪談、剪輯到正式播出,都由兩人一手包辦,寶島少年兄於是放手經營成為一個多元議題的節目。

 

「我們認為我們是在做對的事。」

面對節目有什麼使命感的提問,宜蘭姊帶著堅毅的表情說:「主流媒體很少花資源去做的,我們越要去做。」兩位主持人總是以歷史科背景的人文關懷,篩選他們認為值得讓大家瞭解的議題。曾經在沒有向主管報備的情況下,節目專訪了為身障者進行性權服務的「手天使」。談了許多身障者實際遭遇的問題,讓人反思在「人權」訴求當道的台灣,大眾常以「直立人」的思維忽略身障者的需求,甚至貼上不當的標籤或刻板印象的現象。節目播出之後,得到相當好的正面回應,主管也表示很高興他們談了這個主題。

蘇迪勒颱風過後,大量的鎂光燈落在「歪腰郵筒」上,主流媒體多半報導郵筒旁排隊拍照的人龍。寶島少年兄選擇和大家聊「樹醫生」,看到颱風過後許多大樹被連根拔起,解析臺灣樹木相關的生態問題,也介紹如何診斷樹木和維護樹權。雖然沒有引發聽眾特別關注或討論,他們依舊覺得做這一集很值得。不論聽眾的反應如何,他們始終秉持初衷,傳遞覺得重要的資訊。

曾經專訪一位同志插畫家,我很好奇,插畫這麼強烈視覺傳達的主題要怎麼談?他們回答,主要是談「人」。為什麼會去畫?想要表達的是什麼?面對過什麼樣的問題?從受訪者的角度去談同志標籤。這讓我深刻體會到,以「人」為本的精神出發,大家就有了共同的基點,引發不同興趣的聽眾去理解更多元的聲音,有機會以更寬廣的視野,去看見這塊土地上生活著的各種人。

要讓不同背景的人可以進入節目脈絡,就要好好的做基本名詞解釋。七號跟宜蘭在主持中慢慢體會到,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輕易進入主題的情境中。像是一些公民議題,平常有在關注或是從事NGO的人就可以很快理解,又或者聊到ACG相關的話題,對動漫一竅不通的聽眾就需要說明。

寶島少年兄從不避諱談論爭議性的議題,曾經邀請鄭性澤案(在臺灣纏訟了14年的刑事案件,被告曾多次被判死刑定讞,但審理及證據被認為有重大瑕疵,於2016年5月認為沒有羈押必要,獲得釋放)辯護律師羅士祥,也曾在小燈泡事件時談論死刑。他們在臉書專頁的簡介中說自己是「來自廣播界的異端兒」!我認為這不單是節目取向的問題,更是基於對聽眾的信任,相信只要好好地談,沒有什麼議題是不能討論的。

 

lawfully authorized photo via Becky Dai @ cc License

lawfully authorized photo via Becky Dai @ cc License

 

「你永遠不知道有什麼人在收聽節目。」

聽眾背景各自不同,有些習慣收聽廣播的人其實是在工作中,像是計程車和公車司機,你不能期待聽眾全神貫注收聽節目。秉持著國外「脫口秀」以及臺灣年輕人「吐槽」的精神,節目調性維持輕鬆愉快,以絕佳的默契相互拋接,常可以聽到主持人此起彼落的爽朗笑聲。笑鬧間其實承載了深刻的期待:「寧可把一個議題談好,六成議題,四成娛樂,若是透過娛樂的取向可以讓聽眾聽到重點,我覺得嬉笑怒罵、插科打諢,這都沒有什麼關係。」

「我們其實不在乎形式,重點是如何到達?怎麼交流?」面臨廣播這個在新媒體強勢主導的社會可能遇到的困境,他們顯得坦然以對。七號表示,廣播節目的親密度始終比電視來得高,其實有很多聽眾是意想不到的類型,每個人收聽的習慣也都不一樣。他們很清楚,媒體間的連結不如常識來的直觀,有些聽眾並不追蹤臉書,有些人會為了某個主題特地來留言,有些人關心臉書但不真的聽廣播。

節目為了吸引更多聽眾開始舉辦抽獎,藉由臉書平臺公布得獎名單。曾經要寄送禮物填寫地址的時候,發現某位聽眾就住在自己家附近,於是決定親自送到聽眾家裡。才發現,這位聽眾是家庭主婦,還帶著兩個國小的兒子一起收聽節目。此後,當討論到可能有年齡限制的話題就會先行提醒,偶而遇到適合的時機,還會在節目中點名,彼此自然的建立更深厚的情誼。追根究底,新媒體或舊媒體的發展區隔,並不左右他們想做的事。

當我問到,目前收到的回饋是否足以支撐兩位繼續做下去?答案是肯定的。曾經有聽眾因為節目談了某個主題,深受感動,親自到電臺向他們道謝。寄到電臺的信件、臉書的留言分享、搭計程車時被認出聲音而不收費…等,這些點滴的真誠互動,讓他們堅持走在廣播這條路上。下週同一時間,歡迎回來!您正在收聽的是「寶島少年兄」!

 

 

 

__
撰文/許書容
攝影/Becky Dai
編輯/陳欣瑜

 

About the Author
許 書容

Related Posts

提到工作這件事,我們總有些既定想像,比如在愈大的公司上班,工作愈穩定;在公司有個職位,也比自己接案的個體戶穩定。但在閱讀從紙本過渡到網路的時代,從事文字工作的人可能得做好「大公司搞不好比小組織先陣亡」...

當我向初次見面的人介紹:「我是文字工作者,現在自由接案」的時候,偶爾會從對方的眼神裡看到某些浪漫想像:「哇,好好喔~你們不用上班,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去很時尚的咖啡店寫稿,陽光從窗邊灑下,一邊優雅地喝...

我曾經採訪一位熱愛寫作的醫學院學生,他的小說、散文拿過文學獎,在一些詩刊能看到他的詩。採訪過程中,他的同學半開玩笑地對我說,他連在籃球場三對三鬥牛都可以當文藝青年,只要一下場休息就開始讀詩,讀完繼續上...